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別對傷心的人唱歌,也別強迫受害者饒恕

之前寫過一篇《對上寬容對下殘忍》,並無放上信仰百川,就近日事件,想抽一段出來討論:

點解教會入面,對有權有勢(甚至有埋錢)嘅領袖百般寬容,永遠用最善意的方向同佢地解釋,「佢地都唔想嘅,佢地都有好多限制,佢地盡左力架,教會係一個罪人嘅群體,唔能夠滿足晒所有人(下刪三萬字)。」總之千錯萬錯,教會沉淪唔係佢地錯。而對果D信徒無權無勢嘅信徒,真係忍無可忍呻幾句之後,我地又唔介意用最凶狠最惡毒嘅誅心之論同陰謀論去睇佢地。

為意教會內一種現象,受壓迫、受傷害的一方,在教會輿論之中,經常「原告變被告」。事情通常如此發生:甲方得罪乙方,甲方不願認錯亦不願道歉,教會介入無果,卻要求乙方先原諒甲方,引用道理例如「不可含怒到日落」、「別人打你的左面,要給右邊面讓人打」、「要原諒人七十個七次」、「愛你的仇敵」。一定要乙方放下事情,無條件下寬恕對方,不再追究,若乙方堅持要討回公道,便是犯罪,得罪弟兄,得罪上帝,不肯饒恕,不願效法耶穌,沒有愛心,一大堆罪名,逼令乙方悔改。對於先犯事的甲方,很少會追究到底,要求對方改過,或補贘損失,再尋求原諒。

技安天天欺負大雄,搶他的午餐錢,在廁所打他,從來無老師過問,大雄忍無可忍推了技安一下,立即比老師記大過,要求大雄向技安公開道歉,天天欺負大雄的技安反成受害者。

對於無權無勢的普通人,教會不介意用最嚴格的道德標準去審視,譬如今次抽死人水的事件之中,我也覺得部份言行過火,但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恨。不去追究政府近年的倒行逆施,民怨沸騰,卻隨便應用「愛你的仇敵」、「替逼迫你的人禱告」,將饒恕變成不可違背的訓規,違者千夫所指。要求大雄愛技安,雞蛋接納高牆,弱者恕宥強權,會否又過於不近人情,甚至違反人性?

之前大家談論電影《一念無明》,其中信仰百川轉載了道風山基督教叢林靈修導師許德謙的文章,當中講到一點:「饒恕不是壓抑忿怒的手段。教牧常太早叫人原諒得罪我們的人,原先受傷和忿怒的情感,都以為一併消滅了,這是偷步,也是自欺欺人。把受傷後的忿恨視作阻礙饒恕的魔鬼,這是不折不扣的『壞鬼神學』。」只要轉一轉場境,大家又忘了。

是否每一次有人抽死人水,教會內有一同的反應呢?

譬如過去梁燕城稱西藏人自焚是「消極恐怖主義」,香港教會界的一眾江湖大佬,有那一個跑出來曾經公開指摘梁「死人都唔放」,認為此舉是「一種文明社會應該譴責的行為」,繼而割蓆。

沒有啊,甚麼事都沒有發生,梁燕城繼續四出講道,大搞alpha course,幫教會傳揚「福音」。正如梁家麟院長在建道通訊內寫過的:「個人的發言空間,跟他的江湖地位是成正比的。」梁燕城有江湖地位,自然受到一眾江湖大佬敬重,互相緩頰,無權無勢,只好自求多福,謹言慎行。因為一旦做錯,不止強權不會放過你,連教會也不會放過你。

用詩篇58篇作結:

世人哪,你們默然不語,真合公義嗎?
施行審判,豈按正直嗎?
不然!你們是心中作惡;
你們在地上秤出你們手所行的強暴。
惡人一出母胎就與神疏遠,一離母腹便走錯路,說謊話。
他們的毒氣好像蛇的毒氣;他們好像塞耳的聾虺,
不聽行法術的聲音,雖用極靈的咒語也是不聽。
神啊,求你敲碎他們口中的牙!
耶和華啊,求你敲掉少壯獅子的大牙!
願他們消滅,如急流的水一般;
他們瞅準射箭的時候,願箭頭彷彿砍斷。
願他們像蝸牛消化過去,又像婦人墜落未見天日的胎。
你們用荊棘燒火,鍋還未熱,
他要用旋風把青的和燒著的一齊颳去。
義人見仇敵遭報就歡喜,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腳。
因此,人必說:義人誠然有善報;
在地上果有施行判斷的神!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