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香港人
性/別解放份子
棄教者

別將上主困在崇拜裡

近日,香港天主教區為抗疫而暫停二月所有堂區主日及平日彌撒,並鼓勵信眾網上收看彌撒和其他聚會(影片連結),而越來越多基督徒也熱烈討論網上直播崇拜,亦有些信徒認為網上直播崇拜未能顧及不懂使用互聯網的長者。若我們退一步去思考,會發現香港的信徒會如此熱烈討論崇拜的事宜,是因為我們普遍認為崇拜是重要的,只是我想藉此機會鼓勵大家再退一步去思考,到底我們去崇拜的動機是甚麼,我們參與崇拜的意義是甚麼;到底崇拜是甚麼。

要討論崇拜的意義,我會先將崇拜分為兩類,一類為跟隨禮儀的崇拜,另一類則為程序自由發揮的崇拜,而自由發揮的可再細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像我母會基立浸信會一樣「不知道在幹甚麼」的崇拜,它的詩歌敬拜總是編排得有點尷尬的,當中一半的詩歌為新歌和國語歌,主席在領詩時有時很high,台下會眾卻high不起來,而且我們都不太懂唱那些詩歌。另外,這類崇拜的講道很悶、沒重點且未能回應當下處境,而代禱亦較為冗長,亦只為教會內事務祈求而絕少為政局祈禱,崇拜的其他環節則淪為會眾的交談時間。若要找出參加這類自由發揮的崇拜的原因,我想那只是習慣而已,大家都習慣了參加崇拜,因此縱使崇拜多麼的糟糕,我們還是在每個星期日乖乖地提早起床出席聚會。

另一類自由發揮的崇拜是較生動活潑或靈恩的崇拜,它比較像直銷公司的活動,參加的會眾普遍在崇拜主席的鼓勵下情緒變得激昂,我認為參加這類崇拜的會眾都想在崇拜時情緒得以發泄,像我們不時去唱卡拉OK一樣是很爽的,因此會眾參加這類崇拜的原因為「爽」。亦有較為資深的會眾還會為「跑數」而參加崇拜,因這類崇拜和直銷公司的活動目的同為叫人入會,而堂會的崇拜同樣是叫人加入教會,只是美其名為「領人歸主」,故他們會攜新朋友出席崇拜,並使盡混身解數叫新朋友入會。

堂會的崇拜跟隨禮儀的話,便會非常考究崇拜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環節都有其神學意義。大部分神學生在讀神學時都會讀到崇拜學,就是學習如何設計一個崇拜,而崇拜的意義主要是離不開讓會眾在其中經歷神和敬拜神,且透過不同的崇拜環節讓會眾再思自己的信仰,從而真實經歷上主的同在。表面來看,跟隨禮儀的崇拜是有內涵的,是讓與會者有得著的,可是認真來看堂會也只是透過設計好的崇拜,讓會眾經歷和敬拜堂會領袖所認可的神,告訴並限制會眾怎樣相信這個信仰才是「合宜」的,令會眾對信仰、對上主都趨向劃一的理解。在我而言這並非好事,因為教會講的合一並非劃一。

其實在過去大半年,香港信徒都了解經歷和敬拜上主並不一定在堂會裡,像我就在添馬公園裡,在遊行和集會中唱詩敬拜過上主,而且因重視上主的公義出來抗爭本來就是在敬拜神,敬拜並非等於唱詩歌,唱詩歌只是眾多敬拜方式之一;現在我們亦了解自己能在橫街窄巷裡透過與人送出口罩或消毒用品,讓他人經歷上主,若我們都認真對待信仰且實踐出來的話,我們就能敬拜上主且讓人經歷上主,那為何我們還要執著於去教會參加崇拜?若參加崇拜只是經歷和敬拜上主的其中一個途徑的話,為何不能崇拜對我們而言造成如此大的困擾?況且初代基督徒的聚會根本還未有崇拜這回事,不可停止聚會根本並非不可停止崇拜。

堂會的崇拜是讓我們對信仰,對上主的理解劃一化;堂會將上主困在崇拜裡,並且不斷教導我們停止崇拜是有問題的,是不可以的,我們只能接受由堂會所教導我們的道理,可是香港的信徒在過去大半年也明白到眾人對信仰的理解可以非常不同,否則我們不會有身在不同抗爭崗位的信徒朋友:有做文宣的、有舉辦集會的、有出來遊行的、有做急救的、有在前線的、有勇武的;各人的領受果真不同。我只能說沒有人完全合乎真理,亦沒有人完全違背真理,因為我們眾人都在尋覓真理的旅途中,我們都被真理所擁抱,堂會崇拜絕對不是唯一的真理教導場合。

這樣看來,我們知道自己能在崇拜以外經歷和敬拜上主並反思和實踐信仰,我們也了解各人領受有所不同,但都可以是被聖靈所感動,只是在這次關於網上直播崇拜的討論中,總是有些信徒將崇拜看得比上主還要重要,彷彿他們少參與一場崇拜就會死去一樣。其實我們在街頭上所領受到,所反思到如此入骨入肉的信仰道理,我們同樣能應用在討論崇拜的事宜上,更可用同樣認真的態度反思崇拜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最後,我會用我一位基督徒前輩的話作總結:「教會一直使到信徒只能依附在教會生存,不能正常地成為一個人」。

願我們別再將上主困在崇拜裡。

Untitled desig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