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分唔分色?不如面對現實?

FFB3BC5D-B08E-4021-A7C4-7F216AF1512A

近排參加了一場牧者分享會,談到有關面對堂會修補撕裂的問題,有專業輔導學者分享,也有台下討論。我相信講者也沒有把握講好這個talk,從言談之間,他自己身處的堂會亦處理不了這問題,但責任所在,他還是搬了好幾套群體/個體復和及相處理論出來,理論本身都好,相信讀過輔導的人都有點認知。總而言之,就係尊重別人,放低自己,學習聆聽,盡量去聽,放低自己的意見睇法。

其實,這倒有點符合現況,問題是現時堂會多採取一種息事寧人(消極而言)的做法,當中有沒有、有多少真正的聆聽和尊重?我相信我們很想,但卻事與願違;甚至有些人會諗:「放低自己?但這是關乎公義,大是大非,人命關天。」所謂放低自己就變相認同惡事。又或者,小組團契原本是個可以坦誠分享的地方,今日也變得噤若寒蟬,甚至有人慨嘆:「又話呢度咩都可以講,要坦誠乜乜乜,但又講明唔好講而家社會啲嘢或政治,咁即係乜都唔講得啦!」又例如,相信現時不少教會請講員都會好留意其個人的政治立場,講道前也會「溫馨提示」一下講員,請他不要講論任何有關現時社會的事或政治,免得發生衝突,有時就算講員只是在解經,講一下聖經背景,台下的人就會用腳投票,離席抗議,向堂會領袖投訴等等。

其實,不能講,又何來有真實的聆聽?又何來有真正的所謂多元包容合一?相信讀過神學的,不多不少也知道相關的神學理論、原則和歷史,但當理論要落實在處境 – 甚至是非一般的處境,是否又容許我們簡化或廉價地應用這些知識?這豈不是變得像紙上談兵,或變成另一種消費?在真理宣講上提醒講員自我審查,或是堂會對講員的政治審查,當然我也反對人利用講台達其政治目的,但這種審查豈不是另一種「斬腳趾避沙蟲」和本末倒置嗎?

在上述分享會中,講員提出了一點是我非常認同的,就是「偽群體」(Pseudo-community)的觀念。社會事件其實在反照出社會或堂會群體關係的一種實況,原來我們的關係是那麼虛偽和弱不禁風,這種虛弱的偽關係,是逃避政治就能增強嗎?或許,這種狀態,更顯示本港堂會的信仰實況,可能我們一直在培養一種「偽門徒」(Pseudo-discipleship)的信仰,以至我們未能回應這種特殊狀況,甚至不喜歡就選擇放棄和投訴,而非回到信仰思考,更非十字架,於是我們就只是基於「卑賤的真理」作信仰思考(例如「好來好去」、「平平安安」);而我們的十字架,可能就是勇敢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令我們繼續享有平靜和諧的生活。

其實,所謂「分色牧養」,早就發生在堂會中,不過分色可能係指政治以外的其他睇法,當然,我不是認為要推崇一種圍爐取暖,「唔啱就走」的淺薄又無承擔的信仰,而是因應現實處境的需要,向現時在社會運動中的人宣講真理,給予安慰盼望,鼓勵勇於背起十架,作主門徒;不論是那些可能早已受到信仰衝擊和傷害的人、離開堂會的人、在社會衝擊中極需尋求福音盼望的未信者、又或在堂會苟延殘喘,透不過氣的信徒。因此,就算是分色牧養,應教導群體脫離「偽群體」、「偽門徒」的淺薄,亦應鼓勵信徒返回自己的堂會,又要領人認識上帝,教導信徒信仰思考,實踐真理,宣揚和平的福音,做個承擔使命的門徒,學習坦誠分享和聆聽。

回到上述分享會,按現時的撕裂情況,似乎除非轉型正義或類似的社會狀況發生,否則問題很難得以緩和或解決;若為了實踐「合一包容」,強行將兩極的人放在一起,豈不是有點不切實際,甚至弄巧反拙,合一不成反而令關係更加撕裂,教會更加分裂?但若我們在這未能即時改變社會局勢的情況下,為避免更嚴重的分裂發生,或為了給人一些喘息的空間,重建生命,然後回到堂會,再有力量實踐聆聽和包容,豈不是更加適切?

寄望有一天,社會運動完滿結束,不再有顏色、宗派、群體間的分野,大家可以經歷真正的教會合一,即聖經所講的「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不用再分甚麼,生命在基督裡連繫在一起,誠心所願。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