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出櫃兩周年感言

2018年十一月是我「出櫃」兩周年,我所指的出櫃是我公開說自己是一名支持同志平權的基督徒,也是俗稱的「直同志」或「同志盟友」。好多人可能以為只有非異性戀者才有資格出櫃,但其實在這個以異性戀意識形態為核心的社會和教會環境中,當一個支持同志的基督徒也不容易,如果你跟我做了很久的臉友,就知道我剛出櫃時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那壓力比我2014年去金鐘佔領區後被教友非議是更大和沉重的,也因此有了不少情緒的問題,而現在的我看上去可能情緒已經比較有改善了,但確還在面對教會某些領袖對我的不友善態度和決定,例如停止我的教會事奉。不過我會說,我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實每一次在我受到攻擊而心情不好時,除了祈禱和跟親友分享,我會去看一部美國電影「為巴比祈禱 Prayers for Bobby」,那是一個關於一名同性戀基督徒兒子Bobby跟他的基督徒母親Mary愛恨糾纏的故事,Mary因為傳統的基督教價值而不接受自己的兒子是一個同性戀者,導致兒子的輕生而讓她在悲痛和掙扎中慢慢改變自己以往對同性戀的想法,最後成為了一名終身為同志權益奮鬥的基督徒。這電影是根據真實事情改編的,在現實中Bobby同樣是因為母親的不接納而去自殺,這是一個非常悲慘卻可避免的事情。而Mary在兒子自殺前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不會要一個同性戀的兒子(I won’t have a gay son)」,就是她在最後一刻也展現出她對兒子的不接納和完全的否定,讓她不得不迫使自己去問,兒子死後會因為同性戀而下地獄嗎?可是他生前就是很善良和樂於助人的人,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她便開始沉痛的掙扎和反省。

Mary的反同行為其實和現在大部分的反同基督徒一樣,都是由不了解而產生的恐懼而導致的,而我雖然現在是支持平權的基督徒,但我也會明白那些反同基督徒的想法,因為我在以前也曾經是反同的基督徒,就是在2014年參與佔領運動時我還在反同。因為我那時候還是「乖巧」的基督徒,就是教會講甚麼我都會不經思考而全部接受,所以我那時因為不認識同志朋友而覺得他們都是淫亂和不合神心意的壞蛋,但就是佔領運動的發生讓我開始懷疑是否教會所有的教導都是正確呢?因為我跟我大學團契的朋友都有參與佔領,我們很大部分都是因為自己所相信的信仰價值而走出來的,我們覺得耶穌是會與受欺壓的香港市民站在同一陣線,而去呼籲那邪惡政權去反省的,但教會卻只見到我們在破壞和攪亂香港,他們當務之急就是想香港「和諧」而不惜和政府妥協。

經歷與教會對信仰的看法不同後,我開始會對每一件事情都進行多角度的思考,可我那時還是覺得同性戀是罪,只是我不認同教會要這樣對待同性戀者,教會的態度實在太惡劣了。真正讓我改變對同性戀者態度的是,我在現實生活中認識了同志朋友,讓我從與他們的面對面接觸和交流中知道他們不是甚麼妖魔鬼怪,他們都和我們一樣是人,甚至也可以是被神所愛和使用的基督徒。老實說,當我第一次接觸同志基督徒時,我是覺得很驚訝的,因為我一直的想法都認為同志跟基督徒是兩個對立的身份,一個人要不然是同志,要不然就是基督徒,不可能也不可以同志亦基督徒的,但我所接觸的同志基督徒就是那樣實在的出現在我面前,他們就是那樣活生生的、立體的出現在我面前,打破了我以往只從道聽途說中所認識的同性戀者的印象。及後我更認識了不少的同志牧師,更肯定上主的愛並沒有性傾向之分,沒有說人需要是異性戀才會被愛,而是因為我們都是上主愛的創造。

我感恩自己的改變並不是像電影裡的悲劇一樣,因為身邊有跟自己關係很好的同性戀者的逝世而改變,我只是嘗試站在同性戀者和同性戀基督徒的角度去看待事情、看待信仰,重新反省自己以往所認知的一切信仰價值,我的世界便迎來翻天覆地的改變了。而電影裡Bobby的死讓Mary最終成為了美國著名平權人士,但我覺得這樣的代價實在太大,因為那需要一條寶貴的生命永遠逝去才可換來的結果,可是任何一條生命都不應該因為歧視和汙名而逝去,一條也太多了。可是這樣的慘劇在現實中還是不斷在發生:台灣最有名的葉永鋕事件發生於2000年,是關於一個溫柔又體貼的男生在學校裡被霸凌至死的悲劇;2016年台灣的畢安生教授自殺事件,說的是教授所愛的另一半逝世,他也不能繼承任何遺產的無奈和絕望;香港在2017年曾發生跨性別者自殺事件,死者Jaco是一名男跨女的跨性別者,她在死前在臉書上留下了「每天都質疑能否活下去的我,每天醒來都偷偷地在被窩裏哭泣的我,每天看著世界如常運轉仍覺得格格不入的我,每天都在扮演別人心中角色的我。要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對不起」簡短的遺言就去自殺了。

這些犧牲所換來的教訓總是沉痛的,生命的逝去總是讓人更懂珍惜生命,也讓部分人更懂去尊重與自己不一樣的生命,可是這些犧牲都不是必須的,只要我們都對身邊跟我們不一樣的人更友善,認知到彼此雖有差異卻是相同之處比不同為多的話,我們就可以在他們的生命中找到愛、找到上主恩典的痕跡。電影裡Mary說了一句這樣的話:「同性戀孩子或許會不斷向耶穌祈禱,祈求身邊的家人和朋友會接納自己、愛自己,可是我們基督徒對同性戀的恐懼和無知、我們發出的反同喊聲將會蓋過他們祈禱的禱聲,他們將會失去盼望而不再禱告。」其實我這兩年堅持去做那麼多平權的事情,除了要讓更多的基督徒去了解同性戀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也想給那些還隱藏在主流教會裡,這刻正感受到絕望甚至不再向耶穌禱告的同志基督徒打氣和陪伴:

我知道你們都很捧,在擁抱著自己身份掙扎同時,仍然願意堅持自己所相信的,我知道你們受的痛苦都是很真實的,我雖然未能完全明白你們這刻的經歷和感受,但我想對你們說,不論你們曾聽到過教會裡的人怎樣說同性戀是不好的,你要記得耶穌真的很愛你,祂願意用雙手去擁抱你全人,就是你此刻的感受和你現在的性傾向或性別身份。耶穌願意擁抱你,也願意使用你去成為傳揚祂的愛的使者。

FB_IMG_1539336142333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