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再論「十年」


前記:輝今爍古的徐悲鴻先生擅於畫馬,每幅作品俱被列為國寶,然而抗日時期,他畫風大轉,勇武得多,號召全國抗日!藝術理應反映作者所處的時代,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也多番強調文藝要為工農兵服務,故此林建岳主席的講法十分落伍!據悉,他認為「十年」獲奨是一件不光彩的政治綁架事件,令香港電影水平倒退了十年,那是我萬五分不同意的!

「十年」得最佳影片後,社會有許多聲音,狠評此作品比不上大衞連的齊瓦哥醫生云云,然而那不是一個合理的比較!we have to contextualize。從構思到拍成,「十年」都祗是獨立電影之規模,低成本($50萬),能夠用到的演員,除了廖啟智、周家怡之外,其他一律不見經傳…

此套戲我第一次看,是三個月前,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之後得悉某一場有映後導演分享會,我専誠去,那就是我第一次見到伍嘉良(他導演「本地蛋」),他分享推敲廖啟智的教仔對白時,參考過甚麼書!隨後,每一次有導演分享會我都儘可能去,我的感覺是:那些點滴零碎的分享,已經不再是歇後語,而是另一個文本,可以令香港社會,有本土情懷的有心人更明白「十年」出到街是多少人不眠不休,祗問耕耘的努力成果!

在社交網路我厚著臉皮呼籲朋友去看,中神一月廿九日放,我專登邀請女兒去(遺憾是太太請不動),當晚五個導演來了四個,就如在百老匯電影中心那一次,他們在Q and A時表現得體,進退有度。

我必須承認,五個單元劇本,五人對香港十年後的想像俱具創意,亦去得好盡!「冬蟬」我未看得懂,最愛的故事是「浮瓜」。

第三次準備去看「十年」(旺角望覺堂),是兩星期前,但後來票輾轉送了給朋友,他未看過,我已經看了兩次!

拍單元「浮瓜」的郭臻在中神的分享會曾如此說:「幾個月前,我剛為人父,有時望住baby的臉,百感交集!心底裏,我是準備為香港連自己條命都可以豁出去,但係我真的可以如此做嗎…….?」

容許我以一段小插曲作結。四月三日(星期日)晚上十一點半,除了好少數知情人仕如爾冬陞會長之外,無人會估到最佳影片可以是「十年」,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在其臉書表明:若「十年」獲獎,他戒吃肉一個月…..現在城中好多人排緊隊請邢福增院長吃素,我在隊尾!仲未拿到籌!可能又要打電話給盧龍光榮休院長,託吓人事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