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給你 … … 沒有消失的六四記憶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9年5月30日

「耶和華啊,我聽見你的名聲;
耶和華啊,我懼怕你的作為。
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在這些年間將它顯明出來;
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
(哈三:2)

近日翻閱余慧根牧師(根叔)30年前的一篇舊文〈給你… …〉(寫於1989年6月15日的《教新動態23》),他分享當時六四發生後的情景及感受,令筆者回想起三十年前的一些片段。

猶記得,1989年5月20日當天早上天文台懸掛起八號風暴,恰巧我們社工系同學於長洲宿營中,大家整夜無眠,留心聽著電台及電視的報導,為北京學生憂心忡忡,為未能前往參與當晚的遊行而忐忑不安。

那段日子,同學們在憤怒與哀傷中,無法專心上課,還記得一位老師對我們說:「這大是大非的事情,不要呆在課室,去參與遊行吧!」之後,我和兩位同學加入了學生會的六四行動小組,協助策劃及呼籲同學們上街遊行。

我們帶著激情,由校園走到街上,看見從四方八面而來的遊行隊伍,擠滿整個城市,大街小巷紛紛傳來最新消息,已有近百萬人上街了!在烈日當空,我們隨著遊行隊伍,沿途不時唱歌,經過跑馬地、新華社及立法局等地方,喊叫到聲嘶力竭: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

1989年6月4日那天,恰巧是主日,我們帶著極其悲傷的沉重心情返到教會,在崇拜中當我們一起唱著《為國祈禱歌》:

辛苦長途,常賜新力進前,
離開黑夜,導入化日光天;
神聖恩愛,永遠充滿民生 … …

會眾的歌聲中夾雜淚水與哭聲,大聲地禱告,求主審判這不義政權,賜福中華民族。至今,情景仍歷歷在目。崇拜後,由陳若愚牧師協助帶領參與信徒上街遊行,他教導我們遊行時不住的禱告,為這城祈求平安。

筆者當年信主不到十年,六四鎮壓後,內心感到一股很强烈的信仰無力感,感到自己的信仰根本沒法與所發生的事產生連接,彷彿進入了黑洞,內心常常問自己:「在這罪惡不義的現實中,我如何從基督教信仰作出理解與回應?」

之後,筆者與教會的團友們一起出席了好幾次由香港基督徒聲援中國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愛民會)主辦的聯禱大會,我們得著不少激勵,不安心緒稍得釋放。然而,自己的內心仍不時叩問:「我的信仰在時代中的意義?」,「我為何仍要相信?」,「我相信些什麼?」

時光飛逝,三十年過去,筆者從社工到今天成為教牧,由從事社區發展服務轉到福音機構服侍基層;及後與堂會一起創建地區跨宗派教會網絡,推動社區轉化;在三年多前加入了「教新」的事奉團隊:「透過支援教牧、強化領導,達致教會更新、使命更新」;在事奉中不斷學習,過程中常要觀察和反思:「教會群體在時代處境中的角色與回應?」

筆者承認,時代變遷,自己的信仰生命仍在不斷掙扎中成長。可是,筆者所見,今天教會處於逆勢,在很多社會不公義的事情上,聲音微弱,反應遲緩;不少教會受困於「政教分離」的迷思,劃地自限;更有些教牧人員情願噤聲,也有面對牧會的壓力,回應乏力。

今年是六四的三十年,我的兩個孩子已經長大成年了,我和太太早前向他們發出了邀請:「來!我們一家共赴六四燭光晚會,一起悼念!」。堅信光明的一天,上主復興的作為,必會來臨!

執筆之際,香港人面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嚴峻局面,一國兩制明顯變形走樣,香港人在掙扎中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喜見近日不同團體中,有不少教牧與信徒起來發聲與行動。

剛連任香港浸信會聯會會長的羅慶才牧師在《會長的話》分享:「在香港,生活把我們「洗腦」,使我們只顧眼前,沒有將來。但作為門徒,我們知道是將來決定現在。當有一天,我們每個人都站在審判的主台前時,我們會呈交一盤怎樣的「賬」?我們是否把上帝的召命,埋在土裡,因為我們懼怕在實踐這召命時,遇到困難、挑戰、甚至失敗,不能「成功」地向主交賬?」這是很好的提醒。

主啊!求祢教我甚樣為自己及香港禱告,求祢更新我,復興我!祈求祢的旨意行在我們當中,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