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再思福音

image

教會喜歡在聖誕節報佳音,新春佳節又喜歡傳福音。有時,總之打著傳福音的名堂,信徒就一擁而上去支持,我們很少會問,這樣做是否合宜,甚或錯謬,之前影音使團藉方舟搞佈道就是一例,又或者,可能更有些人會借福音之名撈抽水。

其實,福音本身是指當時羅馬的太子誕生或君王生日的喜訊,皇室承繼有人,舉國歡欣,就如之前英國的小王子誕生,路加福音特別將奧古士督和耶穌降生放在一起,可見其政治性。傳福音/報佳音就是宣報一個君王要誕生,他將要帶來另一個國度。所以,這是一個關乎國度的福音,而教會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將福音的焦點變為上天堂得永生,如此,福音就單單變成形而上的問題,亦變得離地和不切實際,更不會進入社群。

福音之所謂國度的福音,是因為它在宣告一個王者降臨,一個國度將要來臨,而作為先鋒的施浸約翰的工作,就是預先宣報王者要來,預備人心,歸向這個國度的王。所以,“信”其實是歸信或信靠,接受神為他們的主、他們的王,願意歸入這個國度,成為國度中的子民,並順服當中的王者,委身於此國度,精忠報國。眾人先時所犯,叛逆主神,得罪主神的眾罪,亦因為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而得到白白的赦免,成為子民,進入國度;而“永生”就是相對於得罪主神而滅亡的刑罰,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故此,永生就是得進這個永恆國度,與主神同在的生命。

因此,“悔改”就是要離開以前叛逆主神的行為和心態,歸信是悔改接受主耶穌基督的救恩,以及承認主神的主權,願意歸入他的國度,成為他的子民;這個國度--天國,既是將臨的天國,亦是已經來臨的天國;故登山寶訓--天國的憲章,也不是等到“升仙”才要遵行的,而這種已然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就成為一種現世信徒活著的張力。

所以,教會亦應反思過往我們的舊有觀念,當教會一直搞佈道和培訓,致力於倍增教會,努力掙脫小堂會的框框,要成為另一間超大型教會時,我們亦同時將很多理念化約為一堆易於掌握和背記的綱領,提供福音快餐。金句式的訓練容易令人墮入壞鬼解經和壞鬼神學的網羅,惰性思維,片面思考,更不會探究其存在的問題。我們將之變成很多不同種類的信仰罐頭,雖然方便實用,但這些罐頭,往往是根據以前宣教士或華人教會的舊有神學觀念,(利申:我很尊敬過往前輩們,只是從前他們的資源有限,相信他們是將最好的供給教會)而我們在沒有反思的情況下照單傳收,又照單執藥。
再者,教會日漸中產化,領導層多了不少專業人士和管理階層,隨著教會肢體的教育水平提升,出版業興盛,坊間各式各樣的堂會策略書藉,如雨後春筍,成功個案令人趨之若鶩。信仰亦變得市場主導,日趨實用主義和功能主義,追求效益效能,教會仿佛成為一間企業,致力在不斷倍增複製信徒,而要做到生意,最好就不要反政府,亦要保持社會穩定;另一方面,教會為要迎合市場需要,不能不將消費主義引入教會,而當人入到教會,為使其享有歸屬感及安全感,將其信仰變得私有化就最安全,務求將教會模塑成五星級溫暖的家,就最理想。(當然不是全部教會都是這樣!)
如此,福音就被約化為信耶穌得永生,我們給他得救確據,天堂入場券,今生有教會為家,來世有天堂福樂,信仰變得個人私有化,永生是逃避永死,個人得救,天國只在個人心裡,或只在教會中,甚至只是將來的事。教會變得內聚,而主神就可能只淪為隨時注資給我們發展業務的大靠山,人在教會裡找到自己的標杆人生,為之努力,賺取天堂的第一桶金。如此,教會變質了,福音被扭曲了,人成了自己的主和教會的主。福音也不再是國度的福音。

因此,我們要再反思福音的意義,重尋國度的福音,"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些都不只是口號或只是私禱,而是面向世界,向世人宣佈國度將臨,願意全然委身於主,將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實踐天國憲章,將天國帶進人間,這便是福音的公共性,將人帶進國度,這是福音的政治性。不只是口傳,而是言行並傳,不滿足於向人開完一罐罐頭福音交數,而是以身作證,帶著基督徒代表主耶穌道成肉身的名字走入人群,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當福音沒有了這種委身,還剩下甚麼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