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再思沃弗的「擁抱神學」

某教會在公告中引用沃弗(Miroslav Volf)所著的《擁抱神學》,盼望該會前牧師能看見他對他曾牧養的羊的傷痛,為他所加諸他們身上的傷害道歉,看見自己的錯。公告指:「《擁抱神學》的作者沃弗表明,真理和公義的問題得到處理,是復和的重要一步。他認為,若加害者還未被指認、定罪並經過改造,受害者的傷口還未痊癒以前,過去的不義之事不該率爾遺忘。」

個人對沃弗的神學了解不深,只從他寫的書,特別是《擁抱神學》,和曾聆聽一些有關的講座而來。個人對沃弗的神學的了解,好像剛好與教會所提出的相反(因學仰不高,可能有錯誤的理解)。

不錯,要達至復和和擁抱,實在不易。要有真相和公義,要加害者的誠心認錯,悔改,甚至受到合宜的懲罰或紀律措施等,才有真正的復和和擁抱。但不少時候,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中,有時也不容易界定。有些時候,當我們指控別人的不是時,往往我們也會犯上同樣錯誤。中國人有一句這樣的說話:「一隻手指指控別人時,有三隻手指指控着自己。」這是何等真實呢!也有些時候,今天我們感到受傷害,還會感到自己力量單薄,但有一天當我們有力量時,要討回公道,我們很可能成為另一個加害和欺壓他人的人。

所以沃氏所提出的「擁抱神學」,所強調的,不是或者是不單單提醒加害者要悔改或接受懲治,反而提出受害者需要悔改。受害者所需要的悔改是甚麼?就是要放下那顆復仇的心,或者用較溫和的說法,就是要「計數」的心。積極的來說,要存着寬恕的心。寬恕就是你點出加害者的錯誤時,是為了放下做錯的人,不與他計較。

可惜的是,當受害者點出加害者的錯誤時,往往會視自己為「善」,為「義」,加害者就是「惡」和「不義」。他/他們只從自己的觀點去指證,加上無法忘記所受的傷害時,容易「加鹽加醋」,又或是將加害者「妖魔化」。這時候,受害者便會容易成為加害者。

沃氏提出要有擁抱和寬恕加害者的決心。這決心不是要等待對方悔改道歉而有的。這正如耶穌曾說:「你在祭壇上獻物的時候,若想起有弟兄對你懷恨,就要把祭物留在壇前,先跟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祭。」(太五23~24)就算真的是對方對自己不好,也不是先等待對方的悔改道歉才有擁抱和寬恕的決心。當然願意擁抱和寬恕敵人,也不等於敵人必會悔改。這正如上帝透過耶穌的愛,並不先於我們悔改行義,而是我們仍不是清白無辜,是違法犯罪的人,上帝仍愛我們擁抱我們。上帝愛的行動,也不是人人都會接受的。

受害,當然是尋求公義和真理,但沃氏指出,惟有在愛,在擁抱,在饒恕中,才能去追求公義和真理。「擁抱的決心要優先於任何有關他人的『真理』,以及任何對其『公義』的解釋。這份決心絕對是一視同仁又永不改變的;它超越了把社會世界(social world)分成「善」與「惡」的道德定位。」

對傷害自己的先有無條件的愛和接納,便會讓我們睜開眼睛,看到對方的觀點。除了看到對方的不義,也會同時看到自己的不義,又會看到對方有可能的義。相反的,沒有寬恕,只有計算的心,會使自己盲目,只看見對方眼中的刺,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本。

擁抱和寬恕的決心,會包括尋求公義和真理,但擁抱和寬恕的決心必須先於一切。假若要求加害者先得到懲罰,然後才有寬恕,這樣,受害者有可能永遠得不到幫助,甚至一生也會被這記憶所捆綁。有擁抱和寬恕的決心,才會找出公義和真理。不過,要有這完全睜開的眼實不容易,所以需要第三者客觀的幫助。

沃氏將「擁抱的決心」和「擁抱」(復和,或用天主教的名詞「修和」)的行動分開,表明修和的不易,但決心必須先有。

教會撕裂,社會撕裂。撕裂,不容易縫補,但可以做的是:一,減去自義,不要覺得只有他人的不義,對我的傷害,而要常常省察,自己也是不義的人,會行不義,也會傷害他人。二,除去「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暴抑暴,報仇的心。三,要持守美善,擁抱美善的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