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再度同負一軛的信與不信

1200px-CuttingABarMagnet.svg

前文提到信與不信在堂會内同負一軛。本文談他們如何在堂會外,再度同負一軛。

儘管他無宗教信仰,但他是無神論者的新攻擊對象。原因有三:

一、他表明神話本身是一套獨特語言,為宗教帶來價值,這和一般人用神話來貶低宗教有所不同。

二、他運用現代腦神經醫學、量子力學,推論最基本的不是時間、空間、能量,物質等等,而是意識

三、他推論如果意識是基本,那麼人身體死後,意識可以存在

無神論者擔心,思考不鋒利的群眾,會因為相信以上三點,便順道以為有神的存在。更要命的,是他寫的東西獲得國際知名學術期刊科學雜誌刊登,可登大雅之堂,令到無神論者頭痛不已。

順手拿一個知名無神論者兼哲學家 Massimo Pigliucci 做例子。Pigliucci 曾出 blog 文評擊他,但 Pigliucci 根本沒有詳細看過他的期刋文章先有唯物哲學立場,不理論據,便去評擊他。他邀請 Pigliucci 在中立平台來做一個一對一的辯論。但 Pigliucci 說他是偽學者,不會和他辯論,最後更在 facebook 封鎖了他。

近年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氣到某些無神論者七孔噴氣的,不是甚麼基督教護教大師,而是一群沒有宗教信仰,甚至對基督教沒有好感的學者。這些學者只是按自己的理性和興趣做學問,但無意中踩中這些無神論者的長尾巴,於是引來攻擊。

查實他絕對願意給物理學家和哲學家批評他的學說,前題是對方先要看過他的著作,才作定論,而不是先有立場,然後評擊他。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當我和信徒提及他的學說時,信徒給我三個「噢」的反應:

一、噢,又是 New Age。(不懂的事 = New Age?)
二、噢,又是幾千年前哲學家提到的二元論。(根本不是二元論。)
三、噢,和某某的神學有抵觸。(那家的神學是老虎屁股?)

這些信徒全是才高八斗,有碩士、神學畢業等。但沒有先讀他的期刊文章,而是先有神學立埸,不理論據,立刻排擠他,和無神論者做法一樣。信徒擔心他的學說是「人間小學」,會和「正統」信仰和神學有抵觸。

無神論者的目的是要公眾放棄宗教,信徒的目的是為了維護「純正」信仰和神學。儘管目的不同,但是手法相同:寧殺錯,不放過。

前文說到,信與不信可以在堂會一起唱詩事奉,同負一軛。在堂會以外,信和不信,一起先有哲學或神學立場,不理論據,聯手攻擊這類學者,再度同負一軛。你說奇不奇怪?

如果你是無神論者,要明白他的三個論說(或其他同類似學者的學說),只是純學術研究,不是用來證明神的存在(根本無法證明),只要老老實實做好公眾教育便行。

如果你是信徒,不要隨便標籤自己不明白的學術研究做 new age,也不要用「正統」神學去抗拒你不明白的東西。你嘗試叫那些神學家把自己的學說送去非基督教國際期刊或科學雜誌要求刊登,肯定立刻被打回頭。只懂用神學去檢查對方的學術是否可接受,最終只會貽笑大方。

前文到此,看官,以為信與不信再沒有可以同負的軛。不!日光之下,天天有新事。有些無神論者在進行反教的時候,居然效法某些信徒學者和教牧的不誠實護教方法。反教和護教成一家,同負終極的一軛!下文談。

同負一軛 系列
  1. 傳福音與泡女不可同負一軛
  2. 同負一軛的信與不信
  3. 再度同負一軛的信與不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