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

《時代論壇》青黃筆接專欄作者。NGO「社區文化關注」執委及前任社區營造幹事,學習與土瓜灣街坊共同面對重建巨輪。2018年9月起於美國費城參加結合「社會公義x社區鄰里x靈性操練x團體生活」的Mission Year計劃,繼續學習愛街坊如己。

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chorsee
Mission Year 網誌:https://www.missionyear.org/blog/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下) —— 去除標籤

原刊於《時代論壇》1600期,2018年4月29日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匠愛家園裡有不少需要高度照顧的家人入住,在房間外寫上了他們的一些故事。

匠愛家園裡有不少需要高度照顧的家人入住,在房間外寫上了他們的一些故事。

(續上篇)電影《一念無明》上映後,更多人討論,能不能讓精神病人融入社區,而非隔絕在院舍。那麼,如果可以在一個小社區裡,與幾十個像戲中余文樂飾演的康復者,加上十幾廿個曾志偉飾演的粗漢,你願意在裡頭住嗎?

精神病院常為人詬病,被視為無情地將精神病患者隔絕於社會,治標不治本。輿論提議讓病患者融入社區,去除標籤。精神病患者其實很正常,正常人有時反而更不正常。來到了匠愛家園,他們真的實現這種信念,不論精神病患康復者、身體殘障者、曾吸毒者、單親家庭等,每個「家人」都住在一起。他們沒有綁住任何人,沒有用院舍的高度分工,只是家人們互相照顧。我去年到訪時,不敢隨便過問家人進來的原因,故事或許太悲傷。我也試著不去猜,誰是身心障礙或正常?誰已從成癮的過去改變?

那時作為家園的唯一訪客,我很受照顧和注視,集各家人寵愛在一身。起初我慢慢的吸收各人的情緒和故事,心中不免泛起同情,想帶來一點點支持和安慰,想著自己可以做到甚麼。

如是者過了幾天。有次我不過拿起拖鞋問放在哪裡,有姊妹神色一變,嚇一跳似的,使勁搖頭著我放下。我忍不住猜她是有強迫症的潔癖嗎?但為甚麼我要知道她的病?我要以一個人的病去決定如何跟她相處嗎?但我怎樣才能避免冒犯她?有天我發現自己忘了收好床鋪,房長已代勞了。我想,換著是其他的家人,早已被罵了,也許她只是對我客氣。但如果我成為家人,我也可以是別人的麻煩。當我學習幫助、容忍別人,其他人對我又何嘗不是呢?有天同工跟家人說笑說我其實腦筋有問題,快要入住。我怔住,心中有種蟻咬的不安。突然發現,我是多麼需要別人視自己為正常,始終認為自己是比這些軟弱的家人強,然而保羅教導「總要看別人比自己強」。

在家園認識到一位和藹可親的姊妹,她身體會不由自主的稍微一抖一抖,聲音很小,動作很慢。姊妹有天突然問我:「你住在這裡,會厭惡嗎?」她跟我分享過,她因為上帝而充滿希望,但有時也會說些自我厭棄的話,就如這個問題。我替她心痛,當然馬上說不。但我也捫心自問,我到底有否厭惡他們?其實她說過她之前是個高材生,只是車禍後才被迫放棄教學的夢想。這不是「別人」的苦難而已,是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若我有天也遭遇這樣的事,我又會否厭惡自己?我內心深處迴響著好大的震撼,不敢輕言任何答案。原來我對別人的憐憫之時,已先將自己保護得妥貼,未準備好將脆弱的自己袒露。

匠愛家園裡有不少需要高度照顧的家人入住,在房間外寫上了他們的一些故事。

匠愛家園裡有不少需要高度照顧的家人入住,在房間外寫上了他們的一些故事。

去除標籤最重要不是社會配套改善,而是,我是否真心真意相信每個人都平等,一樣寶貴,確信上帝深愛著我們?祂自甘成為軟弱的人,被人藐視厭棄,用最不光彩的方法死去,帶來復活的盼望,只因愛著我們。我們需要來自祂唯一的標籤,標記我們是祂無條件深愛的兒女,我才能在無力愛他們更深時,接受上帝對我的憐憫;我們才能真的看清軟弱中的大能,相信自己在任何境況都不被厭棄。我真的相信嗎?面對著家人的苦難,還有他們的蛻變,這番老生常談,我原來似懂非懂,願主垂憐。

匠愛家園歡迎弟兄姊妹組隊參與體驗活動,或其他形式的探訪,希望你們也能前往認識、支持他們,見證上帝的工作,詳情可留意其臉書專頁。

 


共生社區 系列
  1.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上)—— 軟弱的奇蹟
  2.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下) —— 去除標籤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