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六四,進行式中的抗爭……

由於安息年關係,人在台灣,無法出席維園悼念六四燭光晚會,得悉台北自由廣場有紀念六四聚會,就這樣第一次參加了在香港以外的悼念。今年是六四29週年,也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故活動的主題定為「人權宣言七十年,中國壓迫在身邊」。

貫穿全晚的主題是「六四進行式」,六四不僅是發生在29年前的屠殺慘案,事實上,「六四」的迫害仍然持續,沒有停止。一方面,中共政權仍然全面打壓各種形式的悼念活動,不少中國公民僅僅因為公開悼念六四而被監控甚至判刑。另方面,中國維權律師、異見人士及其家屬、民族文化維權運動(藏族、維族及南蒙)、基督宗教等更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壓。這一切對人權的打壓,在在說明「六四」,仍然是「進行式」……

六四進行式更以不同方式,在中國以外發生。隨著中國崛起,銳實力(sharp power)及中國因素的效應更無處不在。晚會特別有東南亞的觀點,邀請了來自馬來西亞、越南、日本的人權工作者,以及無國界記者組織代表發言,呈現中國的「雲極權」(即網上監控)、「一帶一路」對周邊國家的言論自由、人權狀況的干預。因此,必須正視中國新獨裁對世界人權及民主的威脅。

晚會最後回到台灣,聲援被中國政府無理判刑的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多位外國發言者均指出,必須珍惜台灣得來不易的人權及自由。但是,中國對台灣正進行全面打壓(「去台灣化」)。這一切在在說明,中國對台灣無處不在的壓迫。

李明哲所屬的文山社區大學校長鄭秀娟,是整晚最後一個發言,也是令我最觸動的一位。鄭原在眷村長大,六四那年高三,因著六四而改變。後來參與野百合學運,大學畢業後,因覺得人權太沉重,專心於環保運動。但她體會到,原來每一場社會運動(環保運動)都其實跟人權有關(農民、漁民的人權),她發現社區對人權「無感」,於是他便進入社區大學,希望社區教育入手。李明哲就是在40歲時來到社區大學,希望從事公民教育及人權教育,甚至在網上推動中國的公民教育。結果,就是這樣,被中國政府以莫須有罪名起訴。她指出,李明哲事件,在本質上跟六四、709一樣,就是中國政府想怎樣就怎樣,「下一個會是誰,who know?」。「下一次呢?我終於懂了,人權就像空氣一樣,它這樣的輕呼,你沒有感覺。就是當空氣開始充滿了霾,PM2.5,當它傷了你的眼睛,當它傷了你的鼻黏膜,會有甚麼感受?這時候,像溫水煮青蛙一樣,如果我們只是閉上眼睛,蒙著眼睛我們就以為看不見,如果我們把耳朵堵著,就聽不見。如果你以為真的有一條紅線,不跨過去就沒事嗎?就像陳光誠律師講的一樣:『不把自由跟民主進到中國去,它就把獨裁送過來』。台灣不就是正在處於這種處境嗎?不管你是在那一個國家,不管你是在網絡上,如果你沒有去參與去貫徹這些事情,它馬上就到你眼前,馬上就會出在你下一代的眼前!不會自己,為我們的下一代著想。」

是的,整晚參加聚會的人數不多,大約只有百餘人。但晚會卻傳遞出一個重要的信息:六四,仍是進行式,中國的威脅,就在身邊,無處不在。 70年前,聯合國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即強調「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東吳大學陳瑤華教授發言時指,這一條跟一般法律條文不同,原應放在前言,但最後仍列為第一條,可見當時對普世人權價值的重視及肯定。)但放眼中國,當權者面對29年前為追求民主自由的訴求,竟以屠殺鎮壓回應。29年來,中國政府對公民社會的打壓更形嚴厲,為維護一黨專政而無所不用其極。極權對人權自由民主的踐踏,不僅在中國,更以不同形式在世界各地進行。

正因為中國的威脅無處不在,對人權自由及民主帶來重大威脅。因此,不管來自任何國家、種族,抱持甚麼政治立場,只要立足於普世價值,都應該連結在一起,彼此充權,捍衛人權自由,來對應中國新極權的打壓及分化。 面對強權,我們沒有內耗的本錢,否則,民主自由價值將被逐步侵蝕,取而代之,是中國式的專制與獨裁。 香港當下的情況,不正是這樣嗎?

六四仍是進行式,任何形式的悼念,都是抗爭……為了自己,為了下一代,必須抗爭,向中國強權說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