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八號風球下的哀愁

-100%+

如果我們有足夠的誠實
對某些弱勢而言
香港是人間地獄
此地獄叫康橋
在那裡天不應,地不聞
最赤棵的不是院長的肉體
而是數據:兩年之內死了七個院友
(真係有當他們是友嗎?)
最醜陋的,不是殘留精液的紙巾
而是咁笨拙的砌詞,都可以含渾過關
社署的公文聲明是千年如一日的涼薄
而涼薄的是整個社會
還有涂謹申/梁耀忠之高薪禮聘馬騮戲
嘈吵,霸咪,但一點作用都沒有
風,不論多大,俱吹不散一整代的沉鬱
我們並没有另類選擇
海馬不是耶穌
耶穌也不是海馬
耶穌可能忙於追究謝偉俊尊貴議員
曲解了「㓗淨聖殿」的真義
香港可能已經變了現代版本所多瑪
需要重一點的藥,例如:焚城
振英兄可能最雀躍:
我在焚呀!
游蕙,梁頌就是新柴呀!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6Ptgm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