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兩類網上流行論述

在個人閱歷裡,我常遇到或進行的網上論述有兩類:一是以求知求真為目的的討論、另一類是友好閒談(或朋黨間的談話),可包括說笑、造勢、渲泄情緒和噓寒問 暖等。乍看之下好像沒必要作出這區分,畢竟很多人的實際處事手法裡也沒有明顯分別,但有一些差別還是值得留意的。

一,以求知求真為目的的討論

1. 大家的期望既是要找出最恰當的觀點,而不是爭取人們支持或稱讚自己的立場,這類論述便應該有更大公共性,可以的話應該歡迎不同立場和意識形態的人發言。

2. 同理,不應隨便禁制言論,也不應該因為相關題目的主要論述者不是自己Facebook上的朋友,便拒絕讓他知道或拒絕與他對話。又或者,當別人間接獲悉和 作出回應後,若你的反應只一味批評有人侵犯私穩,卻不理會他的回應有反駁過你的言論,彷彿那沒資格構成反駁,也是不恰當的。

3. 這類論述沒有鮮明的時間限制,假如有人一個月後才想起一些相關資料,或一個月後才讀畢一本書來再回應,他發言還是恰當的,因為大家主要關心的,是更深入認識該課題和判斷相關命題之真假。

4. 人們發言時,應努力顧及全面的資料和証據,避免流於片面。一般思考方法裡講的謬誤,也要認真避免。

5. 這類論述強調每一個人要獨立思考和不須(也不應)依靠朋輩關係來說話,只要有理,好友與路人是無分別的。因此,這不須要有主持人來像個大家長般主持公道,來照顧其他發言者的感受。

二,友好閒談,可包括說笑、造勢、渲泄情緒和噓寒問暖等

1. 這類論述只屬朋友間的小圈子活動,參與者有責任不張揚,公平與否、理性與否,並不是這類論述最關心的。(固然,講笑也有講得好和講得差的分別,但這絕不是學術寫作方式的咬文嚼字。)

2. 因此,朋友圈子以外的人被拒發言後,無權以「你這些假惺惺的人裝扮理性開放但實際上卻禁制言論」來抗議。

3. 這類論述過了氣就沒有延續下去的意義。故意挖回來談的話,往往會顯得像個不知情識趣的搭訕者。

4. 人們言論出現一面倒傾向是很常見的,固然,大家還想保持頭腦清醒,只不過,在那裡早就是同聲同氣的人走在一起,大家最關注的也不是對某課題作出比較全面的評估,而是分享一些情緒。

5. 你能否在那圈子裡發言,端在乎你與主場人士的關係。你若要批評另一留言者,也要給主場人士面子,有時甚至要先獲得他批準,並留意另一留言者與主場人士的關係,否則很容易會被視為無禮。

三,清晰區別的困難

了解過兩種論述的分別後,讀者大概會明白到這兩類論述很難同時並存和進行,就算講的人自己沒有混淆起來,讀的人也很容會弄錯。我恐怕只有十分相熟和聰明的 人,才能在同一個場合的談話裡(例如Facebook裡的一個條目)游走於這兩種論述而不會產生無謂的誤會和口角。

設 若某甲在其Facebook裡定期發表有關教會或社會的言論,選用了一種議論文的語調和格式,儘管文字有口語化但卻以一篇完整文章的形式示人,彷彿像個 有識之士做普及教育或寫報紙專欄似的,而他的面書設定是公開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也可以留言。這自然會令人以為那是第一類論述。但當讀者留言反對時,甲 卻感到意識形態敵人出現了,架起防護機制,認定有仇家斗膽犯境,於是以語言暴力、禁制言論或unfriend對方的方法來處理。在這裡,錯的應該是甲。

又例如,信徒乙來到一個基督徒討論區,他以為會得到教會裡常見的噓寒問暖。當別人二話不說便嚴肅地批評他的觀點時,他又覺得主場人士有責任出來安撫。若主場人士不出來做點事(例如各打五十大板),他便認為主場人士偏袒。在這裡,錯的應該是來訪者乙。

在 社交網絡世界裡,類似的混亂十分流行。社交網絡的原意、以及大部分人使用社交網絡的意圖,皆為進行第二類論述,但發展至今,不少專欄作家和喜歡發表偉論 的人均選用Facebook作為平台。另一個原因是,很少人會嚴嚴區分兩類論述,喜歡在講笑時突然夾雜嚴肅分析,在理性辯論時突然想詼諧地搞一搞,這有時 會令其他人無所適從。我個人做法和建議還是希望講的人要清楚自己在做甚麼,讀的人也要小心察覺當前的語境,但恐怕大部分人也不會這樣做的了,唯有鼓勵大家 小心,以及期望有一些比Facebook更恰當的公共輿論平台出現。

 

(原文刊於這裡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