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兩套法:無法執法,有法不依!

2018/9/2 聖靈降臨後第十五主日

(可七1~8,14~15,21~23)

日前,拜讀傳媒人徐少驊一篇文章,「兩套法:嚴刑峻法+貪贓枉法」。文章內容,主要是談及現時香港的執法準則,對於反對政府的人,便以嚴刑執法,但對於依附政權者,便寬容對待,甚至讓其貪贓枉法。

「日光之下無新事」(傳一9),現代有的,古時也有。兩套法,也在耶穌的時代出現。馬可福音第七章1~23節記載了耶穌與法利賽人和文士(昔日的法律權威,社會中的權貴),就一兩條法律問題提出的爭議。

一,用不潔淨的手吃飯:

「他們曾看見他的門徒中有人用不潔淨的手,就是沒有洗的手吃飯。法利賽人和所有的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傳統,若不按規矩洗手就不吃飯。」(可七2~3)

對現代人來說,吃飯前洗手,是衞生的原因。但對古代人而言,宗教禮儀是更重要的原因。

但正如聖經所說,這規矩是「古人的傳統」,並不是律法所規定的。出三十19~21有這樣的記載:「亞倫和他的兒子要用這盆洗手洗腳。他們進會幕,或是走近壇前供職,獻火祭給耶和華的時候,必須用水洗濯,免得死亡;他們要洗手洗腳,免得死亡。這是亞倫和他的後裔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換句話說,洗手之禮只是要求祭司獻祭時要遵守的律例。不知從甚麼時候起,洗手之禮也用在生活上。

猶太人吃飯前洗手,另一個可能的源起,是一種身分與外邦人有別的表示。利十九2這樣記載:「你們要成為聖,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是神聖的。」「聖」除了「分別為聖」,屬於上帝的意思外,亦有「潔淨」的意思。猶太人與外邦人會有接觸的機會,回家洗手是要表明自己是分別出來的選民。但利十九整章經文,所強調的是「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或是「我是耶和華」(3,4,10,11,14,16,18,25,28,30,31,32,34,36節)。雖然以色列民是上帝的選民,但對於外族,耶和華這樣吩咐以色列民:「若有外人寄居在你們的地上和你同住,不可欺負他。寄居在你們那裏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並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利十九33~34)

所以吃飯前洗手,並不是律法所要求,只是「古人的傳統」而已。但猶太的律法師竟將之看成律法,監察人們有沒有遵守。

二,孝敬父母:

這不是法利賽人和文士所提出,而是耶穌反問他們。「你們誠然是廢棄上帝的誡命,為要守自己的傳統。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必須處死。』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供奉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奉獻的意思),你們就容許他不必再奉養父母。」(可七9~12)

「孝敬父母」是十誡的第五誡(出二十12),「咒罵父母,必須處死」,來自出二十一17。「各耳板」,是一種許願式的奉獻。民三十2這樣記載:「人若向耶和華許願或起誓,要約束自己,就不可食言,必須照口中所出的話去做。」士十一29~40記載耶弗他向耶和華起誓,他與亞捫人交戰,假若他能平安回家,家裏首先出來迎接他的,他便會奉獻歸給耶和華。結果首先出來仰接他的,是他的獨生女兒,他也只好按許願所行,將女兒奉獻歸耶和華。

奉養父母的金錢,作了奉獻,便毋須再拿金錢奉養父母,這並不是律法的條文,只是「自己的傳統」(可七9),為「自己」不供養父母作出解脫。

耶穌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辯論,正好反映出兩套法:對別人,嚴刑峻法,甚至是沒有法也要執法;對自己,雖然不是貪贓枉法,但不守法,還用種種方法為自己解說。

香港本來都有法治良好的美譽,但回歸中國後,特別是近幾年,法治精神漸失,一步一步走向中國式的人治。

雖然有市民談論港獨,但基本上支持的人不多。提出港獨的人,只是言論上的意見,沒有任何具體計劃,或用任何暴力推動港獨,對國家安全看不見構成任何威脅。基本上,民族黨和其主席陳浩天也沒有犯上任何法律。但不論中央政府,特區政府,與依附政權的權貴,用盡方法去打壓,指民族黨為非法組織,但細問是犯了哪條法律,沒有人能回答,只指涉及國家安全。有所謂的法律教授,只能回應說:「請政府研究出來啦!」。假若只是談論便算是犯法,那便是「以言入罪」了。這實在有違「言論自由」的準則。外國記者協會邀請陳去演講,也遭到批評,指為非法,權貴又聯署要求政府收回協會所租用的會址。結果是:一個本沒有人注意的人物,一個沒有人注意的演講,全世界的人也認識他,他的演講,全世界也可以聽到。

這正好像耶穌時代,洗手吃飯本不是法律,平民受壓也沒出聲,但那些法律權貴強指門徒犯法,才令耶穌出口指責他們。

另一方面,我們又看到特區官員,依附權貴的,濫用權力,犯法,但自己郤寬容對待。

「行李門」、「gel頭門」、「僭建門」、「殺無赦」等,已是明顯的例子。對於前特首的「行李門」,法庭已裁決,機管局讓特首女兒行李不用「同行同檢」是不合理的。但令人感到憤怒的,就是保安局聯同機管局,在法庭還未開審前,偷偷地修改了行李檢查的規定,想以既然已修改規定,再討論只是學術而已。修改規定,又完全不公開。作為政府官員,用這種「下九流」的方式去辦事,為權貴作出解脫。

這豈不像耶穌時代的法利賽人和文士,不孝敬父母,還錯誤引用另外一些規例為自己解脫嗎?

耶穌曾這樣責備法利賽人和文士:「他們把難挑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太二十三4)耶穌又引用舊約經文責備他們:「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他們的心郤遠離我。」(可七6)

耶穌又指出:「從外面進去的不能玷污人,惟有從裏面出來的才玷污人⋯⋯因為從人心裏發出種種惡念,如淫亂、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毀謗、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裏面出來,且能玷污人。」(可七15,21~23)

的確,今天不少地位高超,穿着高貴的人,他們都好像耶穌所說的一樣。對人,無法也要執法,對人以嚴;但對己,有法不依,詭詐、濫權、狂妄⋯⋯

不久前所舉行的第90屆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其中一位講員鮑維均牧師,在講道時提出:「我們最大的試探是我們得勢的時候。」他又說:「犯下倫理的罪的,通常是一些敗類;而犯下公義的罪的則是一些有名望的人⋯⋯有關公義的罪,不單是針對有權勢的人,更讓犯下的人不自知,但被欺負的人郤感受很深⋯⋯公義的罪是很不明顯的,尤典是對掌權者而言,但旁人郤看得清清楚楚。」

人人都有犯法的試探,但普通市民犯法,影響有限。權貴犯法,除為市民立下不良榜樣外,通常也會用種種方法去掩飾,對社會的影響更深更遠。

不過,我亦希望,大家能彼此提醒,互相勉勵。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三23)我們都很容易指責他人,將「難挑的重擔」加在別人身上。我們口敬拜上帝,但心郤遠離上帝。所以要「律己以嚴,待人以寬」。「行公義,好憐憫」(彌六8),就是叫我們能放下我們自義,與貧窮,邊緣,受壓制的人同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