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件芝麻綠豆的小事:「講人自講」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這是兩件芝麻綠豆的小事,但看微知著、一葉知秋,所以我仍然將它們記錄下來。

在上個主日教會邀請了一位宣教師來分享他的宣教經驗,原本的安排是十分鐘時間的短暫分享,但結果那位宣教士足足用了20分鐘時間,結果令到後來原本的講道需要縮短。在宣教師分享了十五分鐘之後,我在座位上舉起手錶,示意他已經過了時,可能他看不見,仍然繼續滔滔不絕、「講人自講」。

這當然並不是第一次,筆者已經參加了教會很多年,有時候,若果同場有兩個或以上的講員時,第一個會完全不理會自己被分配的時間,令筆者印象十分深刻的是,有一次第一個講員用盡了幾乎所有時間,而主席卻任由他,結果第二個講員要取消演講。請容許我不客氣地說,不論這些人是宣講上帝的說話,還是要關心會衆的靈命,這是極端自私和不尊重他人的做法。

在專業會議中這是不能容忍的,最近筆者參加了一個學術會議,在其中一場演講,我被大會安排為主席,我的職責就是平均地分配時間給予每一位演講嘉賓,在那場演講總共有十個講員,我是第一個,我大可以淋漓盡致地發表自己的偉論,但在開頭我已經清楚地說明,要尊重其他人的時間,每個人只可以講八分鐘,跟著我開始演講,八分鐘之後,即使還有未曾充份表達的要點,我決定停下來,然後邀請下一位演講嘉賓上台,若果有人不守規則,我馬上中止他的演講。

有些人反對我的做法,理由是:「這是教會,這不是世俗的學術會議。」說得對!這是教會!基督徒常常站在道德高地去批判世人的不是,既然如此,那麼教會是不是應該比世俗團體做得更好呢?

在同一天晚上,筆者參加了某個基督教組織的籌款晚宴,每當有人在台上說話的時候,台下不少人仍然繼續大聲地說話,令到有心要聽演講的人難以集中精神。筆者的的那一枱人十分合作,當我們難以忍受滋擾時,有些人轉過頭來,以不滿的眼光望著那些說話的人,有些人甚至將手指放在嘴唇旁邊,做出要求安靜的手勢,但結果仍然是「講人自講」。後來主辦單位的牧師在台上直接了當地要求觀眾安靜下來,但那些人依然我行我素,「講人自講」。我知道並不是所有人對台上的說話內容都感到興趣,若果他們不想聽的話,我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們大可以選擇用手機去查閱短訊、電子郵件和瀏覽網站,為什麼他們一定要選擇互相說話去滋擾其他聽眾呢?

根據我的經驗,這種事我只是在基督教的活動中才見過,在其他非宗教性活動裡面,觀眾都會懂得一點基本的禮貌。舉例說,去年筆者在加拿大參加了一個統計學會議,其中一次主題演講被安排在晚飯時間,主講人的題目十分刁鑽,我相信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感到有興趣,事實上,有些人只顧自己吃東西或者看手機,但從來沒有發生過大聲講話的情況。

除此之外,教會文化還有其它許多與世界脫節的地方,例如遲到是一個常態,【信仰百川】的作者之一馬斯特曾經撰文分析這個問題,所以筆者不會在這裏重複討論。不過他的文章題目是可圈可點,值得一提:【我在教會學懂了遲到】。同樣道理,在愛心和包容的大前提下,人們在教會學懂了不尊重其他人的時間,學懂了不尊重其他聽眾,學懂了「講人自講」。

馬太福音 5:16說:「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試想像,如果非基督徒看見以上的情況,他們會歸榮耀與神嗎?

2017.11.7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