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全面管治下的香港基督徒質素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8年5月17日

者選用一節經文與各位分享,以弗所書四章15節:「惟用愛心說誠實話。」思高聖經譯本:「反而在愛德中持守真理」

這段日子,習大人全面管治下的中國與香港,這樣說不大正確;應說:習主席英明領導下的祖國與特區香港,才合乎教育局標準。現今政治取向等同真理,假話謊言充斥,在此艱難日子,基督徒的屬靈質素有兩方面要堅持:

1 講實話、守真理

整本聖經明確表明一切謊言來自那絕對惡者撒旦,NIV譯本這樣翻譯:When he lies, he speaks his native language,廣東話可譯:「當佢講大話個陣,佢其實係講咁母語」(約八44),現時less evil one的官員政客不斷講母語。我不反對起高鐵,但所謂方便快捷,原來實情不是這樣。

要作持守真理,敢講真話的門徒,表明我們的母語不是謊言,我地有責任斥破謊言、尋求真相。謊言背後是存心欺騙,有意以半真半假言論來誤導群眾。謊言確實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市民不再信任政府與政客,因為慣性以「語言偽術」來欺騙人民。當滿街都是謊言時,社會必然要為此付上沉重代價,市民自然好像電影《十年》對白一樣:「呢十幾年來,我哋學得最多嘅係陰謀論,而我哋失去最多嘅係信任。」

回顧歷史,德國納粹政權為了推行「反猶政策」而不斷宣傳抹黑,鼓動德國人民相信猶太人就是國民的死敵,指責猶太人是德國所有問題的禍根,包括一戰戰敗。這種歪曲對猶太民族的論述,經過鋪天蓋地的宣傳,不少德國人逐漸認同與接受,於是大規模殺害猶太人的行動,乃依法辦理。以色列立國後,猶太人由受害者成為加害者,同樣抹黑醜化巴勒斯坦人為恐怖分子。這數日,美國搬遷大使館於耶路撒冷,引發暴力衝突,正反映謊言帶來的惡性循環。

現今戰場在教育界。主流媒體已經染紅。當群眾因缺乏知識而易受誤導,知識分子有更高的道義責任,不是默許謊言的散播,乃是斥破謊言的虛假。澳門教會學校,香港教會學校其一的失敗,培養了不少有高學歷的社會精英,大部分只看重個人的前途,重私德輕公義。更有些社會精英,為了奉迎在上,甚至歪曲事實。

薩伊德(Edward W Said)於《知識分子論》這樣評論:「在我看來最該指責的就是知識分子的逃避;所謂逃避就是轉離明知是正確的、困難的、有原則的立場,而決定不予採取。」(84頁)當公眾追逐工具與效益,真假界線模糊化,價值變得模稜兩可,是非難分,基督徒要認信其「真理群體」身分,逆流而上,敢於堅持「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五37)

信仰群體本身的首要角色,就是要「敢說實話」(Telling the Truth),及「活出真理」(Living the Truth);信仰群體要忠於真理,就要暴露與指斥一切謊言,並向權勢說真話。教會要刻意培育一群「敢說實話」及「活出真理」的天國子民,這便是教會對公民社會的最大貢獻。我們禱告是「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箴三十8),因為基督徒的母語不是謊言!

汶川地震10周年,四川成都市教會「秋雨聖約教會」為此舉行禱告會,但遭到警方打壓,王怡牧師及同同工,還有教會逾百名教友,均被帶走。原因是不容許民間社會與教會為512大地震10周年舉行任何聚會。(王怡牧師等後被釋放。)

「我們已默默地見到罪惡的行為。很多風暴掠過我們的頭上。我們學會了欺騙與說雙關語的技術。經驗使我們互相猜疑,阻撓我們彼此的關懷和坦誠相待。酷烈的紛爭使我們疲勞甚至於憤世。我們仍然有用嗎?我們不需要天才,不需要犬儒派的哲學家,不需要憤世嫉俗者,不需要巧妙的策士,而需要忠誠爽直的人。我們精神所儲存的是否夠用?我們對自己是否夠坦誠?我們是否肯不惜一切地再次尋回那簡單與正直的精神?」這番話正來自坐牢的潘霍華牧師所著《獄中書簡》。

2 愛心承載真理

基督徒質素只有真理不足夠,更要學習用愛心向異見者説真理。人容易把自己立場以外人士對立。我越是強調擁有真理,就會把别人標籤。我係黃色,你係藍色,我係深黃,你係淺黃,我係本土深黃,你係大中華深黃 … …。

最近,馬來西亞選舉,反對派組成希望聯盟。兩位政治死敵馬哈蒂爾與安華,向世人見証了為更大目標,可以放下宿怨與私歧。安華曾被當時首相馬哈蒂爾革職,先後兩次坐監。香港的反對派,有否此種政治能量,在愛中兼容差異?

愛是恆久忍耐,有譯本為 long suffering。明年是六四30周年。30年,未必可以平反。等到40年、50年可否平反 ? 台灣二二八事件,由1947年到1995年李登輝正式道歉,共48年時間。愛是凡事盼望。著名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於1968年12月10日安息。他離世前夕,寫信安慰他長期好友Eduard Thurneysen,這位好友正對世事感到灰心失望。「世界事物不是被莫斯科、華盛頓或北京管治,乃是地上一切,完全被上面所管治,由天上所管治。」50年後,政治現實一樣;基督徒要確信地上一切仍由上主管治。這就是基督徒對前景的盼望。正如有人說:「對現實一定是悲觀,但對神一定是樂觀的!」

(這是筆者於2018年5月15日六四研討會之講稿部分內容。)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