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免費代禱真是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嗎?

信仰百川一連幾篇關於「以利亞使團」禱告服侍的文章。

先有Charis姊妹對其收費O嘴和震怒的提問,“什么時侯祈禱變成商品,要收費?

後有以利亞使團迅速回應 (值得比 like),解釋禱告服侍的事工及收費的原因,再有 Sunny弟兄分享他的親身體驗及 Chan Ho Ming 有關收費,和某些堂會講道費多學位的多收,少學位的少收對聖經 caring 的背道而馳…..看過這幾篇文章,似乎全世界都認為,代禱是不應收費,就連以利亞使團也堅稱“禱告服侍”是一種靠聖靈工作的 inner healing ,不同於祈禱

(禱告不等如祈禱,同媽咪不等於娘親,茂利不是蛋散粉腸一樣。我中文差,所以容易混淆兩者,我誤會係我既錯。)

 

但究竟禱告免費真的是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的聖經教導/傳統呢?

我O嘴地發覺,斷乎不是!

 

自古以來求問神透過兩種人,一是先知,二是祭司(除非神親自對某某啟示。其實還是透過天使)

 

先知傳統

在撒母耳記上第九章記述了掃羅失羊的故事(誠蒙網友更正: 是驢不是羊),僕人建議他求問先知。掃羅即時反應是,“我冇禮送喎!”由此可見,當時普遍共識是,找先知求問神,是要收錢或禮物,神似近没有因此向撒母耳O嘴,當然撒母耳可能冇收錢,還請掃羅食羊脾同膏他作王,這個反而該視作個别事件。

 

我若繼續問,那神是否容許先知多講的多收呢?

 

從摩押請先知巴蘭咒詛以色列人故事,先知仍然是可以收錢(至少神當時在收錢上隻眼開隻眼閉,也旁証了古代近東送金送禮請先知是有的,有錢就請個“靈”尐),但神卻嚴嚴叮囑巴蘭必須按著神的心意和教導,講真話,講忠言,而不是河蟹,不是看收費講甜言或咒詛(例如某些教會有許多高官,講者如果因此咒班異見人仕係敵擋神都跟巴蘭的所作所為近似)。

 

總之先知收不收金子代求似乎無問題,但永遠要睇主子(耶和華)面色,有時主子不是要先知發聲,而是要先知沉默不語。聖經有太多神要求撒母耳,耶利米….不要為民代求的例子,沉默是金的例子有:

(第二)以賽亞提到揀選波斯王古列作全地之主,解放各民族回歸是神故意保密;

但以理有關末世的預言是保密;

另外使徒約翰不可將七雷的說話爆俾信主的傳媒聽,不能像馮同學或斯諾登那樣洩密。

試想:如果某人有兩千蚊,又填盡所有要求的資料,我們可以老馮地以為為那人求問神就一定是神心意嗎?將一切和盤托出就一定是神心意嗎?也不一定。

 

睇主子說話和代求大概是聖經中對代求先知的要求。

from a movie "PK"

from a movie “PK”

 

祭司傳統

祭司的代求往往透過獻祭:十一,燔祭,素祭,平安祭,贖罪贖愆祭。

百姓前来獻祭,祭司以唔知流定堅的祝福作回應。

 

這個代求就更加明碼實價了!

 

平安祭,贖愆祭的脾脾,皮皮(件衫),胸胸都屬祭司;血,内臟同脂油屬神;其他百姓分享。

素祭係按燒多少牛羊定,燒完一齊擘餅送肉送燒酒。

燔祭除左篤屎用作肥田料,冇得分最白做,贖罪祭就分到件皮都唔錯。

當然,窮人有優惠價,捉隻依家會被人告虐畜的雀仔,那么祭司又係白做了。

 

神將過水濕腳是為常例,是子民對神愛的回應就是供養一班服事神的利未族人。

當然,歷史上有太多像以利兩個仔,在定例之外打斧頭或中飽私囊之人,南韓,新加坡,美國都有名牧明目張胆…..神對這些行為都極其震怒,咒詛以利兩個仔不得好死!

教會比神慈愛,當然較喜歡辜息養奸啦!

 

所以,有時明碼實價可能比自由奉獻或者什么要獻上比十一更多才叫愛主的方式更合乎聖經。以前舊公司有位猶太精算師,他説他的會堂已將十一改作位位每年幾多,因為今日人工差距太大,不似以前個個收成差不多。二來那些拉比,平時除了食,柯,祈禱同指指點點,乜都唔洗做,憑乜賺錢多過我?(我引述乍,引述乍)早知我就唔讀精算。

也不知只是他的會堂,還是所有都改了定額收費?Anyway.

 

有時我想,人真係好怪,一方面貪小便宜,想免費,另一方面想有渣拿,又想表達感激,就送禮。這份矛盾對神對人都一樣。

 

例如我曾經幫人免費理財或報税,人家要不硬要請我食飯收禮物,就怕唔好意思就不再找我了。於是我學乖,象徵式收費,結果人人找我,唯有推説唔再接“新客”,只服務“舊客”同學生,收錢亦令我同那些學生保持一種朋友平等關係,而不是一份拖捨,就好似端木皚分享一無所缺一文指出的那樣。

 

抱歉把所有讀者弄胡塗了,我似乎是引用聖經來護短。

我不介意被誤會,我只希望找出聖經怎么說。

 

於是我繼續問,如果收錢收禮是常例,為什么今日普遍信徒認為禱告與代求應該不收費,至低限度自由奉獻呢?

 

from an Indian movie "PK"

Sorry, (我認為)答案不是主耶穌救贖,令人人可以自己求,宗教改革之前,冇乜人會咁諗。

加之主耶穌雖然冇枕首之處,但同樣對送贈的代求者来者不拒,令法利賽人都眼紅笑他為飲為食。他進城是順手牽驢的

主人問門徒,“你做乜攞我隻驢?”;

門徒,“主要用牠!”

Come on,你乜水呀!

食最後晚餐,跟住個頂水女子入屋,講句,“今晚打老虎”就至少十三個麻甩佬 all you can eat?

(我奇怪為什么冇人讀經對此有意見,學 Ho Ming 話齋,我覺得好匪夷所思)。

 

真正免費先河是保羅。

使徒傳統

初期教會,承接耶穌周遊各城各鄉,在慕道者家任食任住,才是慣例。

 

但保羅把口就話“牛在田耕唔好封住牛口,工人賺錢係應該”,但個口就要收錢,身體卻好誠實,講道,傳福音,醫病,趕鬼,乜都免費。

要明白為什么咁多同期旅行佈道者鬧爆保羅,話佢唔收錢自己揾食唔尊業,是個騙子?

最奇怪是哥林多教會居然不會像今日,質疑那些旅行佈道者,反而是質疑保羅。不是因為哥林多教會人白痴(當然,真係啦),而是進一步證明,收錢是常態,是保羅開始反傳統,又因為他的反傳統叫更多人對神感恩戴德,真心追求。當然,佢帶頭攪串個 party,我係當時傳道都憎死佢啦!

 

所以,收錢無論是舊約,新約都可有可無。免費不是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不過,從以利兩個仔的遭遇,我地知道,如果收費結果是令百姓厭惡神,將求問神心意並無計禍福謹守遵行,變成一種疑似與神買平安交易時,代求者就有罪了。

 

而保羅明顯再多走一里路,認為叫人不花錢得著救主為主,既能造就人,又保守自己不因受禮而反被棄絕,不是更美嗎?

 

當然,人始終要向現實低頭,你同我都唔係保羅,又不是織帳棚(唔好睇少,當年算是賣LV, 富二代企業家之後,晤係點入羅馬籍喎),油加租加人工加,機構唔夠大又唔收行政費咪聽關門大吉?我地都係想造就人,令人生命改變之餘,收支平衡姐!比條路行下啦!

 

對於這個弱弱的訴求,我認為 Micheal Sandal 那本 what money can’t buy 值得一讀再讀。

 

如果一套服務本來就是商品化,物質化,市場化。像我替人報税,若收錢,只要合理冇人會話我,如果收費勁低,不用免費亦能祝福幫助他人。

 

但有些服務和人與人建立關係掛左勾,一收錢就算出於善意亦會極容易變質,將關係變成了供求。

一旦變成供求,人就有要求,當你無法保証聖靈會必然工作,或者聖靈工作”無法”達到預期效果,又或者攪到乜靈乜靈都出晒收唔到科…..因為收左錢,人就唔會咁客氣,就會覺得貨不對板, 就會怪聖靈冇料到, 又或者謙卑地認為自己罪大到無得救, 算罷! (即係聖靈冇料到 lor)。

 

這些 Inner healing 課程, 如果像 Sunny 弟兄所陳述的,那么我亦曾經上過,亦曾經受訓,當過兩次”祈手”,我承認名字有點四不像,我間教會最初叫它“屬靈爭戰”,個名太霸氣,改叫“主裡得勝”兩日退修營。費用全免(教會 back up, 當然羊皮始終出在羊身上啦)都覺得成效上因人而異,而且大部份人認完一整日契弟,凡事都契弟之後,都係依然故我,咸濕鬼(靈。),為食鬼,怕死鬼,貪財鬼,忙到見鬼…..通通繼續伴我同行,成效難以量化,若果又要收錢,挑戰會更大,或者呢個亦值得大家代求,學保羅,free of charge,送杯靈奶當贈飲又點話 :p

 

後記

一篇相信會比人插爆的文章同釋經。
但你可以用聖經駁倒我,一廂情願認為代求收費一定錯,一定不在先知和祭司傳統中出現過嗎?

我想的時候也很難接受,但實卻如此。
但聖經因此教導了收費的限制和原則,如果你不接受那些傳統,那么在教會理財上種種,可能因此失去某些寶貴教導,這是極其可惜

有傳統不代表是最理想,就等如士師,君王,依家都近乎過去式,在人人看為冇問題的當日,聖經對人作出提點,指引,兩者有什么衝突是不可並存呢?

當然今日我們習慣免費,亦承接了保羅的使徒傳統,這可能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最理想,昔日保羅有勇氣攪局才換来我們今日既褔氣,我明白了令我更佩服保羅,更珍惜現在和代求,同時也顯明今日收費比以前更加不智,地雷重重,吃力不討好兼事倍功半,要謹思。

手法上胡言亂語太多,嘻笑怒罵,向來如是,也不想改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