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光穿越烏雲乍現-寫在罷課日之前

原刊於關你政事,2014年9月18日

chungchipolitics
「黑夜的盡頭,就是黎明的到來」曾是我人生的座右銘,但人生的遭遇使我更傾向「光穿越烏雲乍現」。在接受大自然的規律下,「黑夜的盡頭,就是黎明的到來」強調以耐性和等待的盼望迎接黎明。至於「光穿越烏雲乍現」,一方面,光從沒有消失,只不過暫時被烏雲遮掩。另一方面,光在不同時候穿越烏雲乍現,讓在陰鬱的日子中,我們仍能蔽見光。不論持著等待的盼望還是體驗光之乍現,光已照在黑暗中(約翰福音一 5)

以上兩個隱喻不是基於甚麼客觀分析,而是來自上主已介入人們歷史,並人們對價值的信心和自身超越的精神。所以,在回應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就2017年特首選舉作出的決定,大專界聯署聲明- 《對話之路雖盡,民主之心不死-致全港市民書》-給予安慰和鼓勵。

我們可以憤怒,但不可以衝動;我們可以失望,但不可以放棄;我們可以難過,但絕不可以心死。

雖然黑夜漫長、烏雲蓋天,但我們不要被嚇壞,因爲人大的決定剝奪我們的普選,但没有能力剝奪我們的盼望、對美好社會的想像和對人性美善的擁抱。保持盼望、想像和美善就是我們本錢。

我們接受歷史的事實(一國兩制),也接受歷史的無奈(人大的決定),但卻不以歷史偶爾來生活,因爲我們的生命與生活已溶入香港歷史,香港歷史就是我們的歷史。事實上,我們沒有選擇與香港歷史擦身而過的自由,反而自願地以自限、投入和承擔在歷史中行使自由。當知道同學選擇以罷課來表達他們對人大決定的憤怒、失望和難過時,我們也在他們身上看見陽光乍現,因爲他們的罷課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我們每個人、下一代和香港社會。當有一代人願為這時代和下一代無條件付出時,我們就肯定「Hong Kong is not dying, never dying」。這時代的人要反問:不是同學們的行動是否有需要和有效,而是我們的社會出了甚麼問題,以致同學們要選擇罷課。

和平佔中教曉我們以「行動現場」,「參與性圍觀」認識和參與社會行動。那麼,就讓我們沒有參與罷課的師生和市民考慮以「行動現場」,「參與性圍觀」支持和關心同學,共塑香港的願景。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