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ac Goh

馬來西亞基督徒,在新加坡工作多年,如今回到馬來西亞。
喜愛閱讀和思考,並渴望把這兩者消化為書寫的文字。

先救了再說——羅興亞難民的人道危機

help-the-stateless-rohingyas
上星期日以來,一群約有上千人數的難民乘船來到我國北部海域,企圖登陸我國。這些被非法人口販賣集團棄船的難民已在大海中漂流多日,甚至陷入無水無吃的危機。在被泰國和印尼拒絕的情況下,他們來到了馬來西亞,要求被接納上岸。這些被人口販賣的難民來自緬甸的羅興亞族群(Rohingya),一群多年以來一直被緬甸政府拒絕承認身份的邊緣穆斯林少數族群。這些由於長期受到欺壓的無身份子民,無家可歸,毫無希望,唯有選擇透過非法人口販賣的途徑來到鄰近的國家,試圖尋求繼續生存下來的機會。

馬來西亞政府採取與泰國和印尼同樣的政策和立場,拒絕接納這些前來的羅興亞難民,不許可他們登陸。然而,政府提供了他們食物和燃料後,打發他們離開,回到公海去。馬來西亞政府對這些難民的拒絕,引來了兩極化的輿論和立場。

有不少人認為政府不應多事,自己國家已問題多多,怎麼還有能力去處理他國人民的問題。若容許上千的難民上岸,這多多少少正暗示:馬來西亞至少會「接納」難民上岸,這將會引來更多的難民選擇奔向大馬,到時問題會變得更加難以應付。

也有一些人站在人道的立場上,要求政府立刻拯救這些難民,至少在當下的情況下提供緊急的物質救援,然後再做決策,尋求解決方案。換句話,就是先救了再說。至於是否該容許他們上岸,有些人則有所保留。

rohingya-boat-koh-lipe-thailand 4

這是個蠻複雜的問題。我國並沒與聯合國簽署收留難民的條約,因此並沒義務收留任何難民。一旦接納了難民,我國是不可遣送難民回國,除非那國已確定安全。因此,「暫時讓難民上岸」是否意味著一種非正式的「接納」?上了岸後,我國是否可以再打發他們離開?

雖然馬來西亞沒有義務收留難民,但由於緬甸這十年來的問題導致許多受打壓的群體逃亡到鄰近的國家求生,而馬來西亞已收留了約有15萬的難民,其中超過14萬來自緬甸,而羅興亞人也佔其中一部分。馬來西亞作為緬甸鄰近的國家,比起泰國和印尼,也算是羅興亞人不錯的首選,尤其我國也是以穆斯林居多,而且我國也是個「外勞天堂」的國家,對外勞的高需求,導致更多羅興亞人願意踏上這條「流亡之路」,即使付上高達超過一萬馬幣的代價被遣送到馬來西亞尋求生存的希望。

從經濟層面來看,馬來西亞仍是發展中國家,資源有限,是否有能力承擔收留難民這樣的問題。更何況本地人一向對外勞並不歡迎,政府需要考慮到人民的接納度,以及這對本地人就業機會和競爭所帶來的影響。

從社會層面來看,主要是如上述提到的外勞問題。看看吉隆坡的一帶,不難發現一些社區已存在緬甸人群體,與本地人一樣地生活和工作。由於文化上的差異,有時也帶來不必要的衝突。

而治安方面是多數人的關懷。恰巧地最近在沙巴又發生掳人事件,尤其沙巴過去發生多宗外來者侵掠的國安問題。況且外勞所帶來的治安和犯罪問題也是個有待解決的課題。在印度就曾發生有羅興亞穆斯林難民加入回教極端組織而導致治安的問題,而把羅興亞難民引進社會,是否會是引狼入室?

作為政府,馬來西亞政府必然會以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為優先考量,而國家安全是首要。老實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會偉大到願意收留上百萬的難民,即使新加坡這樣富裕的國家也不願意。就算政府願意,人民也未必點頭。

我不怪罪馬來西亞政府的立場,因為這不應該只是馬來西亞的責任,這應該是整個東南亞國家的責任,尤其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如果各國家都以自身利益為重,那麼所謂的ASEAN Citizen高喊來幹嘛?諷刺的是,上個月剛過的ASEAN高峰會議在討論「羅興亞難民」的議題上,由於緬甸的「固執」,而最終大家選擇維持現狀,下次再談。

當然,緬甸要負起主要的責任。這個難民問題永遠無法解決,如果緬甸不停止繼續「生產難民」。每一個羅興亞小孩的出生,就意味著多一個無身份的難民產生。

在這件事上,昂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需要站出來。作為緬甸總統候選人,身為諾貝爾和平獲獎者,甚至也曾同樣經歷過被壓制的她,應該為這些長期活在毫無尊嚴和希望的弱勢群體發聲。當她被打壓時,世界為她站出來發聲;此刻當她自己的人民被打壓時,她不也應該為他們做同樣的事?

rohingya-boat-koh-lipe-thailand

回到我們自己本身。若先救了再說,那我們接下來該說什麼、談什麼?若站在人道立場上,我們應該要接納這些無身份的子民,但問題是我們是否準備好——這不是行動上的準備,更多是在心理上的準備。而教會作為上帝天國子民的群體,該如何回應這樣的難民人道危機?教會是否在心理或心態上做好準備?

若教會一邊呼籲「收留難民」,而另一邊自己的教堂和場地卻掛著「私人場所,閒人免入」,那有何意義?

若我們一邊呼籲政府收留這些難民,在人道上容許他們融入生活和社會,而另一邊我們卻埋怨非法外勞的問題,拒絕這一大群令人不舒服的外來者,那有何意義?

這樣的爭議性問題就好比一個不小心懷孕的未成年少女,從利益和保障上來看,她會選擇墮胎,而從人道立場來看,她被要求保留並生下孩子。她最終選擇生下孩子,但在無人願協助她的惡劣環境條件下,她無法養育好孩子,因而導致孩子成為了社會問題,她卻因此而被譴責為社會問題的導因,而當初那些要求她生子的人道主義者卻沈默不語,或者也加入譴責。

若我們呼籲政府在人道上接納這些難民,
我們是否做好準備,成為政府的後盾,在各種需要上給予支持和協助?
我們是否做好準備,成為他們的鄰舍,在各種需要上給予支持和協助?
我們是否做好準備,容許他們成為社會的一份子,在各種需要上給予支持和協助?
我們是否做好準備,在也許會犧牲自我的利益和權利下,給予他們需要的支持和協助?

龔立人博士說道,人道危機是個「正義」的問題,但正義不該只被解作對自我利益的保護,而更需要憐憫之心。一個有正義而沒有憐憫的社會,是一個冷酷的世界,人與人之間不談犧牲,只講權利。耶穌「工人得工價」的比喻(馬太福音20章)說明了對公義的討論在於對貧窮者、受欺壓者以及被邊緣群體的憐憫,而不只是關於公平的權利問題。它向我們揭示了一個天國的真理:我們的社會是否願意為弱勢群體放下自己的權利,而多做一點、多走一步。憐憫不在於我們有多少能力,而在於我們對正義的嚮往;不在於我們擁有高尚的道德,而在於我們對有需要者的憐憫。耶穌並不是要我們效仿它的運作模式,因為這是天國,不是我們可以做到的,但至少這真理為當下的社會提供一個視野、一份嚮往——一個以憐憫為基礎的公義社會。

面對這群「無身份的子民」,你是否願意邀請他們共同成為「天國的子民」?

rohingya-boat-koh-lipe-thailand 2 rohingya-refugees rohingya-refugees-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