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傻婆

兩袋沉重家當,寒酸的舊衣,矮細的身影,步伐隨著兩袋家當的重量,兩手一起一落以有限的長度扯起放低,節奏緩慢地拾級而上,目的地正是一場敬拜上帝的崇拜。

音樂緩緩奏起,身影剛到門前,選上一個上好寬敞的坐位,兼能夠有足夠的空間放置細遠,一種諧和的氣氛流動,從最前頭以琴聲傳過來,身旁、前坐和後站的人都以一份祥和微笑的樣子迎人,當你的視線與他們的眼神觸碰,他們就會輕輕點頭,或說聲早晨,或說聲祝福的語句。嚮往這種相聚,也享受身處其中,感到就在群體的當中,沒有被孤立,沒有被遺忘,擺放在旁的家當,更不會像在街頭熟睡時那樣被人滋擾,以至令到深夜無法抱頭大睡,誠徨誠恐地看守著它們。

這裡就是一份莫名其妙的寧靜與安全感,令靈魂甦醒,內心喜樂,一首首口唱心和的詩歌,唱進心裡喚起共鳴,感受到主耶穌的愛甘甜又豐富,正承載著我殘破的身軀、敗部的心靈與零碎的尊嚴,街外被叫作瞓街婆、垃圾婆,這裡卻稱我為姊妹,對我而言,這是一份禮物,是一種尊重。上帝的兒女就是有這份禮待,欲要恢復你作為人的尊嚴,也要肯定你的存在,何等的尊貴,何等的豐盛,有誰能像你,耶穌只有你能感動眾心。

崇拜完結,與身邊的肢體互相問安與祝福後,我帶著這份滿滿的祝福,懷著平安的心靈準備離開,重回充滿絕望的人間。欲先前往小解然後離開,關上厠門後,聽到有兩種腳步聲進內,並開始對談,有人扭開水喉,說 :「呀,今日都幾多人嚟崇拜喎,同埋嗰個傻婆,拎住兩袋嘢嗰個呢,都有嚟喎…」

想不到竟然在這個地方聽到有人主動的提起自己,和給了我一個莫名其妙的稱呼。

原來我在他們心目中是一個傻婆。

其實,我是有名字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