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傷痕文學,時代傷痕……

八十年代初,中國文壇有出現了「傷痕文學」、「新寫實主義文學」現象,不少更被拍成電影,卻又先後被批及被禁。如果今天再讀這些作品,不禁問:四十年來的中國,到底真的進步了嗎?

我印象中讀過及看過的,較深刻印象的有:《苦戀》(白樺)、《假如我是真的》(沙葉新)、《人到中年》(諶容)、《黑炮事件》(電影改編自張賢亮的小說)、《晚霞消失的時候》(禮平)、《人啊,人》(戴厚英)、《芙蓉鎮》(古華)……

這些作品,部分以文革為題材,借文學創作來批判政治及反思人性,部分則以改革開放初期為背景,反映極「左」思潮在80年代初的遺毒,同時又側寫中國知識分子的慘劇與命運……這些作品的共同點,都觸及了「人」,特別是政治運動對人性的扭曲……

《苦戀》的金句是透過新中共成立後回祖國建設的藝術家的女兒,向父親質問:「你愛祖國,苦苦留戀祖國,但祖國愛你嗎?」其實,作品中還有一位配角,是一位自我流放(逃亡)的歷史學者,對那個時代歷史被當權者改寫及扭曲,作出有力的控訴!當然,《假如我是真的》的名稱,本身已是非常有力的控訴。

《黑炮事件》是我很喜愛的,寫80年代初一位中國象棋的棋痴,在外地公幹時遺失了一只「黑炮」,結果千方百計地要尋回。他的非理性舉動(一只棋子值多少錢?)結果被人舉報,懷疑他是間諜,黑炮中藏有機密情報。在「泛政治化」的思維下,任何不能被常理解釋的行徑,都藏有政治目的……日常生活中的政治,是何等的荒謬!

《晚霞消失的時候》,應是80年代初最早以宗教為題材的文學,提及了文革期間政治運動對人性的扭曲,觸及宗教信仰的正面意義。後來因為作品對宗教的肯定而受批判。(我在20多年前,曾寫過一篇學術論文,以兩部中國文學創作切入,探討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宗教文化熱,其中便包括了《晚霞消失的時候》)……

2019年是中共建國70年,鼓勵大家細讀這些文學作品,這會是最好的國民教育。其實,「文以載道」,並不是毛澤東主張的「文藝為政治服務」,或習近平主張的文藝為人民及社會主義服務;「文以載道」的「道」,必須擺脫當權者奉行的政治立場與路線的桎梏,忠於及反映現實,直面時代的荒謬與人性的陰暗,並對當下進行反思及批判。

文學如是,宗教信仰與神學也如是:擁抱與歌頌當權者,還是本於信仰主體,作出批判與反思?

時代的傷痕,不僅是對政治的批判,更是真實人性的寫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