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Ho

在一所位於牛頭角的"某"浸信會聚會、熱愛生活、對神學有小小心得。希望與大家分享、工作是悶悶的IT人。敬請賜教。

傳統與革新的矛盾——《星聲夢裏人》的啟發

-100%+

二月初,適逢每年一度的奧斯卡盛事前夕,榮獲十四項提名的《星聲夢裏人》(La La Land)自然「聲」名大噪。但筆者在這裏不是談夢想,乃借電影的一個情節發揮。男主角Sebastian(Ryan Gosling飾)是一位熱愛爵士樂的鋼琴手,他心底不悅高中同學Keith(John Legend飾),因為這位朋友把非爵士樂的元素加入他心中的「神聖音樂」,為求贏得大眾的目光。他立志開設一所自己的俱樂部,演奏真正的爵士樂,為當下「不純正」的爵士樂世界帶來革新。面對這種批評,Keith反指Sebastian不肯放開過去:「你是如斯一個傳統主義者,又如何革新?(How are you going to be a revolutionary if you’re such a traditionalist?)這句對白,不也正在提醒我們的教會領袖嗎?

星光

早前建道神學院梁家麟院長撰文〈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惹來不少人關注。為甚麼?原因可以有很多,筆者比較在意倒是梁院長的歷史視野:

「必須不客氣地指出:出道數十年,我從未見過在福音派的陣營裏,新自由主義與新包裝的社會福音的論調竟如此高亢,而捍衛聖經權威和傳統教義者竟如此怯懦。」

現在;過去。「『今天』教會不能… 因為總是有人指責我們… 」。「今天」不能,「昨天」卻能。是的,是的,不是說昨天的教會完美無暇,但因為今日的信徒太愛高談闊論,阻礙了教會成為教會。「今日不如昨日」,這是上一代的潛台詞。筆者也是八十後,不否認,我們這輩有不少對教會的評論缺乏深度的神學和政治基礎,未必每次都能針砭時弊,然而老一輩常認為年輕人只能製造問題而不會給予答案時,他們說,真正的答案是「回到《聖經》」,——不,他們更多時其實是回首過去。

香港的教會確實繁盛過。看那些大教堂、教會學校、慈善組織,又或者現在身於高位的會友,回味當年「主將得救的人數天天加給他們」的日子,他們要革新,但指標卻是守舊。問題是:一個傳統主義者,又如何革新?固然,很多人會辯稱:不,不,我們不是傳統主義者,我們只是重申「回到《聖經》」。他們不能,或不敢承認,他們的「從前」,也不一定是遵守《聖經》。教會老一輩向後輩述說引以為傲的記憶,但難道就是真理的指標?

夙昔當然有值得新一代學習的地方,這毋庸置疑,但當下的泡沫爆破——年輕人出走、教會社會形象趨壞——泡沫當初的形成,不正是年老一輩所做成的嗎(泡沫未爆前往往令人陶醉,日本「失去的十年」之前就是典型例子)?但他們往往對之視而不見。相反,他們常有意無意懷緬過去。他們當然也並非對現況非撒手不管,所以表明自己要帶頭「改革」。他們購買音響、修改崇拜模式、招攬年輕人進入權力架構,之後振振有詞:我們實在開通,新一代不接受教會,問題大多不在我們——一班在大多教會最有勢力的人。他們以為,只要配套有變,架構予以年輕人學習的機會,就是實踐了革新,惜頭腦沒有變,仍是指點江山的思維。

你們是如斯一個傳統主義者,又如何革新?若你們不能承認舊日的「美好」滲透人類自亞當以來揮之不去的罪性,窺探不了現今世情的變化,你們如何革新?在筆者這一代學習成長的同時,期望老一輩的肢體亦能躬身自省,承認自己的經驗並非真理,不要把舊日的美夢當作追求的對象,才真能使教會隨着時局更新而變化。

——————-

作者憲知、ChrisHO 編修:自由撰稿人,神學文憑,間中於臺港兩地傳媒評論國際局勢。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2wqSY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