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窄門:傳福音與信徒為人的反思

51Mr1AEqhUL._SX331_BO1,204,203,200_這星期連續有幾個場合,分享過我以前一路上幾個重要的信仰反省。其實都是些很基本的事。

最重要的一個,可能就是:以前傳福音、生活見證,方向是引導對方返教會,讓對方在教會中得到照顧和學習。(前設是自己慎思明辨信仰是真實的)
現在,若有人向我問信仰之後信了基督(過去一年發生過幾次),我現在會很猶豫是否鼓勵他返教會。因為我覺得我若鼓勵他去,他有 >95% 的機會會跟那些人學壞。學得滿手虛偽和假信仰,從此就以為自己認識神,而不再找尋真理。沉醉在舒服(輸到服)的家庭團契,唱下詩歌做下所謂事奉,有兒有女有聖經讀的生活,就此一世。而這種生活中,神似有還無,沉溺在半真半假的信仰,浪費時間金錢人生光陰,無使命可言。直到習慣虛偽、心靈麻木,點救都救唔番。而本來的他是塊找尋真理的好材料,而他就在我面前,我要為他的前途負責任。我雖然不才,但往往覺得我自己帶著他,比他去上教會有建制照顧,來得要安全。
不過坦言我通常是兩樣都做。

另一話題。事實上,很多基督徒都覺得基督教(新教 / 更正教 / 抗議宗 / 抗羅宗)才是正統,甚至很多人覺得自己堂會是惟一的真理啟示者。教外人聽落會覺得很誇張,但更誇張的著名房間大象:很多美國人都覺得 KJV 是惟一神啟示的聖經,甚至聖經原文本來就是英文的 KJV (忍不住笑左)。他們甚至覺得翻譯其他聖經的人會落地獄,而代他們祈禱求神赦免。試想想,連 KJV 這種論調都有普遍受眾,基督教才是正統反而似乎有根據得多。
成長過程中的反省,新教始終只能說自己是一個宗派。它有它的限制,不全然是假,但也不代表全部真理。以前我向摩門和耶證那些街頭佈道人士反傳福音的日子,我就覺得,雖然摩門和耶證有些很明顯違反大公會議和主要信經基本教條的地方,但新教和公教(天主教)同樣也有不少違反真理的地方。
假設真理包含 ABCDEFGH,ABC是核心教條。耶證違反 AB,天主教違反CDE,新教違反 EFGH,哪一邊是更接近真理?這只是總括,新教的個別信徒可能違反 ABCDEF。我就認識過某位信了十多年以上的信徒,是教會內中堅與領導層、堂主任的常設禱伴,但就是不接受耶穌是道成肉身,復活事件亦半信半疑。

另一個學道路上的信仰反省,就是神存在的證據。
和信徒非信徒討論信仰,很多時我會這樣說:事實&坦白地,神在聖經中是個前設。聖經沒有考慮提出神存在的證據。聖經一開始就是「起初,神創造天地」,一開始就先前設了有神,然後才講信仰。
這對流傳聖經下來的猶太人是無問題的,因為他們從幼兒階段就學習聖經,而且生活在一個充滿信仰的環境,這個前設無需考慮。
有點像我們幼稚園就學數學,1+1=2。「1」「+」「1」「=」「2」這些 constructs 全部都是前設。e.g. 甚麼叫做 「1」?「1」這回事根本就不存在於現實中(神反而是存在於現實中),例如兩個蘋果可以完全一樣嗎?無分大小嗎?可以完全約簡為「1」嗎?可以加起來嗎?一堆稻草加一堆稻草也是一堆稻草,「1+1=2」一定成立嗎?而「1+1=2」若不成立,從幾何到微積分整個數學系統都會倒塌,而建築學、物理、電腦等等學術系統全部都會倒塌。人類的社會本身就是充滿著,亦建設在前設和假設上面。
可能有人說,不是啊,數學建立出來的建築學、物理、電腦有經驗主義,可以用經驗考證。會回答,其實同理,基督教的前設是有神,它的整套論述都一樣可以從經驗考證,只是先拒絕了前設,就不會信件事,也不會去求證。例如若你很質疑建築學中建構出來的電梯的安全性,幻想它會隨時下墮,那麼連用經驗考證的機會都無。數學和信仰的分別,只是幼稚園就接受了前設。這在猶太人中是沒有問題的。

大約十年前我和一位專修哲學、又足夠客觀又能理性討論的朋友有個長談。我們都信任對方,而他是位堅信無神的專業哲學人。我和他做了個實驗: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我們可否認真客觀地,亦從純哲學方法下,找到有神或無神?我們討論的結果,是發現無論有神或無神,邏輯上都是講得通的。
我們發覺,有神和無神是種前設。和「1+1=2」一樣,凡是前設就只有接受與不接受,不能考證。而因為人類邏輯理解的局限,選擇前設後會使它以上的整個邏輯系統向前設的選擇傾斜,self-fulfilling prophency 自我成真的吊詭,而不得見全相。一葉敝目。無論選擇有神或無神,也一樣。

赤棵而殘酷地。
撇除神學上的詮譯來說:信仰,本身是個選擇。

(咪後微聲:是誰的選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