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傳福音不用裝備,只要肯傳就夠?——回應傳福音就是王道的說法之《序言》

近來無論是梁家麟院長在宣訊的一文《混亂世代中教會的角色》,還是筆者聽到不同信徒的分享,都是認為,基督徒傳福音,最重要並不是傳道者的信仰水平,而是傳道者的心志。筆者一直想回應不同「傳福音」的迷思,如果筆者有時間,將會多寫數篇文章作討論。

記得筆者大學一年級時,也是想着傳福音不用太多裝備,肯去傳就可以,那筆者就帶着一顆赤子之心跟人傳福音。有一次,筆者跟一位大學的師兄分享信仰,他問了我一條問題,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點解上帝要咁對約伯,拎走哂佢老婆仔女?即係係咪可以殺哂我全家,然後俾番雙倍仔女我就可以當無事?如果件事真係發生,咁上帝應該幾恐佈下喎。」

即使當時筆者己經讀過約伯記,聽到這條問題時,依然目瞪口呆,因為他對我們的信仰提出了很合理的疑問,而筆者不但不能解答,還覺得那一位師兄的回答言之有物﹙筆者當時也有說過約伯記是神話多於歷史,但筆者不肯定,所以不敢講﹚,筆者甚至覺得基督教在此問題很「羞家」,直頭想「揾窿捐」。傳福音到底是不是「自古成功在嘗試」?還是應該「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如果筆者當年的信仰知識足夠,說不定可以令那位師兄對基督信仰有新的看法1

今日香港人的知識水平已經比以前高了,普遍香港的新一代也有大專教育的水平。很多是如果我們對信仰的認識還是停留在十幾年前的水平,那是很難令人歸信。梁牧或者其他信徒也許會認為未信者只是內心剛硬,或者聖靈未作工;但筆者卻認為,是我們作為基督徒的,沒有盡好自己的本分,將基督信仰當中,有問題的神學梳理好,那別人當然不會相信如此「有問題」的信仰吧。

筆者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基督徒在反同的立場上,高舉利未記,申命記中,認為同性性行為是罪的經文,將之視為永恆的真理;但同一卷書提及不可食豬肉,穿混合物料的衣服,卻不見得信徒遵行;基督信仰的公信力在大眾的心目自然大減。即使信徒說食豬肉和穿衣服只是文化因素,稍有知識水平的非信徒也會問:「為什麼只是食豬肉和穿衣服是文化因素,同性性行為沒有受文化因素所影響?」筆者並非在此討論基督徒應否反同,而是想指出,我們信仰中很多的立場缺乏扎實的聖經或者神學根據,而這些立場一用未信者的「眼鏡」來看,只會認為是十分「可笑」。

筆者主張的是,並不是信徒不去傳道;反之,筆者十分希望信徒多點傳道,跟身邊的人分享信仰。如果有人認為筆者從根本反對信徒以任何方式分享信仰,那是捉錯用神。只是,信徒傳道前,請多加裝備,認識信仰。也請將信徒們將信仰由頭到尾梳理清楚。「泥水佬修門口,過得自己過得人」,要別人相信自己的信仰,也要信仰是可信的,要不然,為何他們不去信其他宗教。

傳道者,要有一定訓練,要有一定的信仰基礎。為何我們教會會要求上台講道的牧者需要有一定的神學水平,且要「神學正統」,且跟足自己宗派的神學傳統﹙例如保守的敎會不會請信仰上開放,或者在某神學院畢業的傳道﹚,但對傳福音的人卻沒有什麼要求﹙例如主愛臨香港則認為應全民參與﹚?筆者也不是認為任何人要跟人傳福音就要到神學院修讀道學碩士,但如果傳福音的人,對信仰的理解不足,那又可以如何傳揚基督教呢?筆者不反對﹙也鼓勵他們可以以此方向嘗試﹚信仰經驗較淺的信徒跟身邊的人分享基督信仰、上主在他們身上的作為,這是個人生活經驗,很難判別對與錯。但如果講及耶穌為我們的罪流寶血這些比較神學的事,那不如先好好裝備自己好了。

到這裡,筆者想用過往一次團契的經驗作結;

有一次團契分享,領會者問團友去短宣需要什麼?有團友的回答是「熟聖經」,立即有另一位團友問:「吓,需要嘅咩?」。筆者聽到有人認為去短宣不需要「熟聖經」,是感到吃驚,不認識聖經,如何宣講聖經中的福音信仰?不認識基督,如何宣揚他捨身的愛?在聖經中,耶穌也多次吩咐不了解信仰的門徒就別要宣講信仰2。如果我們在傳道時,不了解基督信仰,那我們傳的可能不是基督信仰,就像聖經中的瞎子領路的比喻一樣了。


  1. 筆者並不認為解答到約伯記的問題,那師兄就會立即信耶穌,但會不會令他以後對基督信仰的看法有所不同?這個筆者覺得是有可能的。
  2. 張祥志老師也多次指出耶穌多次吩咐門徒們不要跟其他人宣講耶穌的身份,原因是因為他們不認識基督信仰,當然,可能有很多信徒不同意筆者的看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