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不如做福音


馬斯特 2019年6月30日

語言是思想的載具,控制語言,便可以控制思想。

教會的大使命,是傳福音,傳,福,音。

所以,我們所有的佈道方法,無論是單對單的三福四律五色珠,還是一對多的佈道會,萬變不離其宗,用口講。傳道人還煞有介事,引用羅馬書:「然而 , 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 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

然而,近年教會傳福音的效果,可謂有目共睹,傾全城教會之力搞一個《主愛臨香江》大型佈道會,效果如何,過去很多文章談過,不贅。

起碼在十年之前,我已為意基督徒的公共見證出問題,只是教會內部不自覺。「上網唔好咁認真」,大而化小,小而化無。過去,基本上去任何一個大型的討論區,開新帖:「一人一個基督徒劣行」,幾乎是一呼百應,人人可以提供身邊基督徒的壞行為見證。然後,網絡上又出現「耶X」一詞,專門形容品行不佳的基督徒,後來慢慢泛指所有基督徒。

歸根究底,恐怕出在「傳福音」三隻字上。

因為要傳福音,所以基督徒以為將所謂「完整的福音」對人講一次,有人信,便完成了使命,哈里路亞,感謝主,可以放低手。

說話可以是假,行為一定是事實。

我可以說明天給你一百萬,但明天我沒有給你一百萬,那麼你便沒有一百萬。前者是說話(給你一百萬),後者是事實(你沒有一百萬)。

今日教會面對的問題是,我們講得太多,做得太少,甚至所做與所言的有矛盾。

市民不是要聽福音,而係看見福音;他們不需要聽耶穌,而係要看見耶穌。基督徒不是要傳福音,而是要做福音,做福音要求我們去做的事。

當教會講和諧合一,而出面有人捱警棍、吸催淚氣,世界就是不和諧,並不會因為你講幾句聖經而變。

當教會講公義,但面對惡法,連最低成本發聲明也不願意,要再投票,那別人自會覺得教會不是站在公義一方。

當教會講憐憫弱勢,教會崇拜個個星期講擴堂,要籌錢,其他人便知道教會看錢看發展最重要。

以上例子,我想寫到2047還可以繼續寫下去。

短短幾日,過去十幾年教會的公共見證:中產、離地、虛偽、反智、親建制等等,竟然一夜扭轉了,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連向來的反教基地連登高登,均不斷有人開帖說對基督徒改觀,一首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唱到全港無人不識,甚至取代「今天我」成為抗爭歌曲。

「眾人都希奇說:在以色列中,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

不如今日大家開始,不要再傳福音,試下做福音。你做得到,就有人信你那一套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