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or Paul Mok

一個嚴重弱視的牧者,與太太開荒教會,全家服事恩主。 靠 Voice Over 用電腦。 醉心於古典音樂,尤好 Sir Georg Solti &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之演出。 愛彈琴、愛寫歌,愛高達。 確信上帝憐憫人,深信在神凡事都能!

傳承歷史事實 8964

為甚麼筆者的文章會有不少錯別字和白字呢?

我又夢了:

在遠方的一個國度裡,有一個富戶。 他家財萬貫,僕婢如雲,更擁有整個鎮的業權。
原來富戶出身於農民家庭,後來成為土匪,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無惡不作。 聚斂了大量金銀珍寶,就棄渡從商,把一個很大的鎮買下來,做其鎮長,過其一如土皇帝的土豪生活。
並把鎮取名為C鎮。

然而,正所謂貓改不了吃魚,狗改不了吃屎。 富戶在這個鎮裡繼續恃強凌弱,欺壓鎮民, 讓一少撮靠攏他的人富起來,卻令其餘的C鎮人民進到更窮困的境地裡。 富戶及其黨羽天天進行著不公不義,貪贓枉法的勾當, 一般鎮民卻日日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十年十年十年九年又半年, 在年青的一代中,有三個熱愛小鎮的青年人小明,小強和小玲,終於忍無可忍富戶的惡行。 他們懷著一顆赤子之心,希望富戶一黨能改過從善。 他們坐在富戶有著一對石獅子作裝飾,一如皇宮的朱漆大門前,希望能與富戶溝通。 富扈出來對他們惡言相向,要把他們趕走,他們不肯,繼續坐在門前,一坐就是十天,更不肯進食。

由於富戶表面上是一個正當的商人,也不願在鄰鎮面前失了面子, 起初他不敢明明的對付三位年青人。 但十天過去了,三位年青人不但沒有離開的蹟象,他們的行動更引起了其他鎮民的注意。 有些鎮民拿水來給他們喝, 也有不少鎮民加入他們的行列。 更有很多鎮民開始對富戶一黨之惡行表達不滿。 於是富戶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不理鄰鎮怎麼看他, 做出了一個人神共憤的決定。

就在一個月暗星稀的深夜,富戶座在其書房的真皮安樂椅內,左手拿著一樽價值六十四萬元的紅酒。 右手拿著一個只有一個按鈕的遙控器, 眼看著前方的瑩慶,顯示著其大門前,三位年青人和近千名鎮民的靜座實況。 然後, 富戶的面上泛起了一個殘酷的笑容,雙眼的瞳孔突然收縮, 右手的母指就把遙控器的按鈕義無返顧地按了下去。

在富戶的大門前,年青人和鎮民正在討論著應該怎樣與富戶溝通。 門前的一對石獅子,突然雙眼發出紅光,口中還連連發出獅吼。 然後, 兩隻石獅子竟然動起來。 正當門前所有人都給眼前的景象嚇得呆了,來不及反應時, 公石獅就向人群撲去。 坐得最近的小強首當其衝,給石獅撲倒在地上。 然後, 石獅張開巨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一口向小強的面門咬下去。 隨著小強的一聲撕破夜空的慘叫聲,人群終在震驚中醒過來,沒命的四處逃命。
母石獅也向人群撲來,與公石師一起撲殺鎮民。 鎮民的慘叫聲與獅吼混在一起,撼動大地,富戶門前的大空地,頓時就變成了血流成河的人間煉獄了。

富戶把瑩慶的鏡頭特寫在小強那被石獅咬得血肉模糊的頭部(如果那還可算是頭部的話), 然後他的面上就展現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在這次石獅事件中有六百四十人被殺。 然而,由於得到很多鎮民的幫助,小明和小玲竟然大難不死,更被分別送到T鎮和A鎮去定居並逃離富戶的追殺。

對於富戶滅絕人性的罪行,鄰鎮皆非常震怒,而C鎮人民也不斷要求富戶對這次石獅事件負責。 富戶由於與鄰鎮有生意來往,看著金錢的份上,所以未敢對反對他的C鎮人民再度進行強力的打壓,以防進一步激怒鄰鎮。 但他卻一方面暗地裡對付鎮民,一方面用利誘的方法收買鎮民。

富戶的計劃在某個程度上來說是成功的。 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鄰鎮與富戶的關係打得火熱,如膠似漆。 C鎮的人民漸漸因得到富戶的好處而不提石獅事件。
以下是一些C鎮人民的言論:
1. 當年是那三個年青人攪事在先,富戶都是迫不得意的。 除發動石獅外,並無他法。
2. 我們要往前看,死的人經已死了,不能復生。 我們放下包袱,走前面的路吧!
3. 富戶其實不是你們所說的那麼壞,他給予我們很多的利益阿,我們應當感恩才對。
4. 要求富戶負責是沒有可能的,為甚麼要做沒有可能的事呢? 浪費氣力吧!
5. 我們要C鎮改變,就要令C鎮在經濟上變得更強,要比A鎮更強。 我們一起與富戶努力吧!
6. 你們全被蒙騙了,在石獅事件中根本沒有人死亡。 一切對於富戶的抹黑都是鄰鎮(尤其是A鎮)的陰謀而已。
……

住在A鎮的小玲更唯恐趕不及幫富戶一把, 說她已饒恕了富戶。 她的言論實是對被殺者之靈魂及其家人(尤其是母親)莫大的侮滅。
幸甚的是在C鎮和其他鎮裡,仍然有一些鎮民堅持追究富戶殺人之惡行。 他們不畏強權,年復年地堅持,直到海枯石爛,直到公義得以伸張。
富戶當然不會坐视不理,他一方面繼續施行銀蛋政策,一方面聯同他那些 溜須拍馬的應聲蟲傾盡全力把石獅事件篡改,
務求讓新生代永不知道歷史的事實。 可恨已有不少新生代給他蒙蔽了。

夢完,事情卻未完。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要把石獅事件的歷史事實傳承下去,這個重責就得落在你和我的身上了。 你願意擔起這個擔子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