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落的二次醒覺

原刊於牧羊犬,2019年4月10日

這兩天是哀傷和犧牲的日子。

他們不一定是,其實也不應計較,付出或犧牲最多的幾位,然而隨著具代表性的佔中九子被裁定罪成,這可算為四年多前的佔領事件,以「愛與和平」、充滿基督教味道地作結。

幸好有時間出席守望的祈禱會,星期二到了西九龍裁判法院。還未到8:30,已經非常熱鬧:四周和記者欄坐滿了記者,泛民、被DQ及落選的政界人士紛紛到場;在長長的人龍中碰到不少雨運中認識的好友,一個認同的眼神,似乎是今天大家都需要的安慰。

站在抗爭者人群當中,看著大家為候審者搖旗打氣叫口號,我沒有太多感受,大概已經對政權失望到沒有感覺了。

「公民抗命」並不浪漫,街佔領就是要現實地面對裁決。有人擔心現時的政治氛圍會影響裁決,然我認為,而且相信佔中九子發動佔領時,都懷著違法成義的理解行動;罪成是預計之內,且必然要面對的事實。某程度上,這亦是相信香港的法治精神。

回想雨傘運動爆發時,讓我經歷了第一次醒覺:既然上帝是公義的、慈愛的,我們作基督徒的,就不可能對不義的事沉默,也應該帶著使命地站在有需要的人群中,守護他們。心中也希望集結民間力量,能夠撼動政府,重啟政改,實現真普選。心知機會微但意志堅。

而這四年間,高牆沒有被雞蛋動搖過分毫,反見威權統治越來越強硬,特區政府亦越來越冇腰骨,不斷向異見者施壓。

幾多曾努力付出過的傘民,看見一切的努力徒勞無功,更被荒謬的現實衝擊得體無完膚,被無力感吞噬了所有鬥志。他們失望透了,不再看新聞,不再關心社群,只專注自己的生活。

而非建制派及其支持者不斷在博奕,以為透過民意、投票可以影響立法會,可以阻止惡法通過⋯⋯結果也是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不少泛民的支持者,包括活躍於社運的基督徒心存希望,相信寸土必爭、守住議會,爭一日之長短。

當然,信念和盼望是信仰群體必須持守的價值;然而這四年多的時間,我們的信念的核心,及盼望的源頭是否準確地連於基督?又或者我們要問,當日被傘運覺醒了的靈性,該怎樣延續?

這段日子,我有了第二次醒覺。不再心存僥倖或不切實際地FF(幻想);但同時也不要放軟手腳,反而該更認真思考和盡忠於自己所能作的事!就如以西結,儘然處於劣勢,面對必然的敗亡,他仍是拼命於自己的使命。

反思無論大使命和大誡命的重點,都在於盡忠與遵從。故此我認為信徒不應專注於成敗,要放棄博弈和功效主意的計算;而是能否盡忠於上主的教導。

愛香港的,就更應該落實地實踐愛人如己!與其假手於人,期望他人或政策為大家帶來凱旋式的社會改變,不如遵從耶穌的步伐,親自落手落腳,將改變、盼望和關愛帶到有需要的社群中。

(圖為當日我們為戴耀庭禱告時,眾新聞記者所攝。

到現場為佔中九子祈禱有什麼果效?難道認為祈禱之後有神蹟,上帝會讓佔中九子無罪釋放嗎?當然不是!然而同行與安慰,是作為傳道同工為患難者所能作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