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藉着最虛擬的網上世界,關心最現實的生活與生命。不滿足於象牙塔中的生活,學習把聽過領會過的基督價值踐行於人間。不敢忘記貧窮的和受壓迫的。把關心化成行動,活像天城降臨人間。

傘城趕鬼 — 太8:28-34

原刊於此網站,2014年12月13日

當旺角及金鐘的道路回復正常由汽車做成的擠塞,觸動着每個港人的雨傘運動亦進入一個階段的尾聲。由佔中到佔金、銅、旺,整場運動都在各路人馬的互動中不斷地演化,甚至連它的名稱也是在佔領其間在沒有預計之下生發出來的。佔路的活動雖然可說是暫告一段落,但我們幾乎可以肯定,雨傘運動必然會延續下去。無論它日後是否被稱作雨傘運動,或是以甚麼形式出現,後雨傘運動已經蓄勢待發。

在此時活於此城的教會,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對這場運動的回應是乏力和單薄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我們自己方向迷糊。一方面,我們對社會關心
不足。過去教會在社會中最多參與的只是社關或教育活動,甚少思考社會政策或政制的事務,我們在這次回應政治的運動中不知應走那一方向。另一方面,我們對作為教會在社會中應擔當的角式亦掌握得不理想。很多人嘴唇常掛着「政教分離」,口中念念有詞,但甚至連其中的「政」、「教」和「分離」的定義是甚麼也弄不清楚(更遑論它的源起、真義及理據),便隨手拿來領導群羊。即或有認同教會應參與社會事務,在其間為鹽和光,但對作鹽作光的義意都掌握不到。我們對教會傳統教導都不甚了了,更不要說更新、滙通與轉化,又豈能有效地以上帝的道帶領世人走正路?

除了認罪,我們對雨傘運動可作的已不多。但在後雨傘運動的日子,我們必須悔改。我們要從關心個人領域的感受、安樂和得救以外,進一步關心公共領域的公平、公義和價值革命。

帶着一個悔改的心及這份醒覺,讓我們再次看太8: 28-34,耶穌趕鬼的故事。

馬太福音的耶穌趕鬼故事只有7節經文。比較可5:1-20節及路8:26-39,馬太並沒關心趕鬼的細節;例如過程或步驟,鬼的名稱,有多少鬼,或有多少豬,趕鬼後那人有無傳揚耶穌,全部都沒有提及。經文少了,可能反而有利我們集中看馬太藉着這故事想帶出的重點訊息。

馬太記載耶穌在登山寶訓開始傳道之後下了山,有很多人聽道後要跟從他。後來他治病、趕鬼,就更多人要跟從他。到第8章下半段,又記載了耶穌談論跟從的故事。作者一步一步展示人們如何跟從耶穌。這個趕鬼的故事,在馬太的手下,亦很可能是要說明跟從耶穌是怎樣一回事。

馬太這故事是發生在加大拉人的地方。而馬可及路加是說格拉森人的地方。兩個地方都是在敍利亞、十城之中。有關地理的討論,可參考專門的研究。但無論在那裡,這個被鬼附的人並不在加大拉或格拉森。那人不是在城入面。所有福音書的記載都是那裡那裡人的地方。若我們仔細看,他所到之處無人經過,只是在城外無人理會之地,在墓地埋。

馬太形容這人有兩個特徵:被鬼附,極其凶猛。這兩個特徵可從兩方面去看。他是被鬼附的,他不由自主,被約束,是受害者;他已被趕到邊緣,無人願意經過之地。但他也同時是害人者;他極其凶猛,無人能從他所在的那條路經過,「條路都俾埋佢」。他是罪人,也是被罪者。他打擾眾人,也是被綑綁轄制被鬼打擾的人。

讓我們先看那人被鬼附的情況。那個時代的人看被鬼附的人是最底下階層的人。當時的社會階層觀念很重。他們看管治者及精英是最上層,其次是商人、藝術家,再下面是日薪的勞工,(福音書記載有關日薪勞工早做又是拿這工錢,遲做都是拿這工錢,說明人是靠上主的恩典,這些人就是日薪勞工),在他們下層就是奴隸。我們往往以為奴隸已是最低下階層的人,但在我們想像以外,在奴隸之下,還有更下層的人。就是那些被看為不潔的人(如血漏的女子、痳瘋病人),及無價值無貢獻的人、「無謂人」。用不雅的潮語講得更明白,係「癈人」。被鬼附的人,就是這類「癈人」。

這個被鬼附的人,被社會看成是癈人的人,他是一個住在無人之地,無人理會的人,現在有一位從對岸而來尋找他的耶穌理會他。

而且這位尋找他的耶穌,就是滿有權柄的上帝兒子。是在時候未到就已經來尋找他的耶穌。耶穌在馬太的整個故事裡,只講了一個字,「去」。對比8:8-9百夫長的回答,這一個「去」字已說明他的權柄。這樣有權柄的耶穌來尋找他,拯救他。把他從世人都看不起的光境中救出來,使他回復上帝造人時那滿有上帝形象的人性。讓他的生命不再像死人。

馬太在4:24-25已做了一個簡介,「24 他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那裡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樣疾病、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們。 25 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太、約但河外、來跟著他。」但為甚麼這次在低加波利中的加大拉人,不但不跟從耶穌,反而要求耶穌離開?

因為跟從耶穌不只是聽滿有智慧的人生道理,或是得醫治、得安慰、得能力、得幫助。那些跟從耶穌的人,以為自己是在跟從,但不一定知道甚麼是跟從。

了解在那個時代豬是甚麼的象徵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跟從的意義。猶太人看豬是不潔的。但在這個地方有豬,是因為這裡是猶太人與外邦人「和諧」生活的地方。這是十城的地帶,已發展的富庶之地。這裡有豬,意味着有羅馬人、有士兵、有權貴、有外邦祭祀、有財富。豬、雖好像污穢,但正是政通人和的工具,好比權勢與財富的象徵。

城裡的人一直都沒有出來看這被鬼附的人。他們與他們的豬都在很遠處。他們不介意有一個被鬼附的人在墓地出現;只要他不要過來城市。

但有一日合城的人都出來。不是因為他們樂見有人把被鬼附的人釋放,有人使人可以由被轄制中得自由,可以重新享有人性的尊嚴;而是因為他們的豬被「動」了。他們賴以過安逸生活的繁榮、財富被攪擾;他們與羅馬官員一同享用、一同祭祀的祭品消失了。不只官員與富人愁煩,日薪工作的人,他們可能無工開,奴隸也會因整體經濟及主人的處境而受影響。

他們不介意有賤民在很遠處,但他們介意有一個幫這賤民的耶穌,因為這耶穌正在挑戰他們的安樂生活。

鬼說:「時候還沒有到」,好像正在控訴,「合城的人都未成氣候如此跟隨你,為甚麼要來攪我叫我受苦!」。城裡的人不介意一位治病的耶穌,一位說教的耶穌,一位和稽的耶穌。但只要這位耶穌影響他們的經濟、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影響他們與權貴間的政通人和,「耶穌,請你不要來」。那管他來把一些受害者釋放,能解決受困者的問題,能解救社會中最需要幫助的一個階層的需要。重點是,請勿以我的安逸生活作代價,勿以我的政治、經濟、人脈、生活作代價。「你救他,不要以我作代價!」

合城的人看人的價值與尊嚴,是用整體經濟來衡量。但耶穌從遠處,比豬更遠的遠處,就是加利利海的另一邊來到,要尋找生命。

但合城的人卻沒有這樣的心思。他們只看見被鬼附的人是害人的人,而沒察覺他們同時是受害者。因為他們只從自己的角度看其他人。其他人令他們不方便,他們便遠離他。這些人不會在自己的生活圈子中出現,便不成問題。他們從不會在別人的處境觀看,所以他們永不會明白別人如何受害。

有人要幫助這受害者,他們其實不介意。但按他們的心思及思慮,最重要還是我有沒有受影響。

合城的人都未預備好真真正正跟隨耶穌。因為他們還未想過要負代價,或想不到竟要負上如此代價,甚至要改變自己看世界的價值。

兩個有血有肉的人的生命,與合城的政經活動受影響,他們會說:「耶穌,我還是求你離開我們的邊境吧!」

我們卻看見耶穌會關懷遠處的人,就是那些無人紀念,用資本主義的說法,對社會沒價值的一群小眾。他們雖然不在我們的生活圈子中出現,但我們要學會去看他們的困苦,關心他們,體恤他們的需要。

並且,我們可嘗試理解那些為了解救他們而可能損害我們慣性安逸生活的人。在眼中尋找按上帝形象被造的人,而非只看見利益、發展、經濟、繁榮、隱定。

當我們要評價或批判一件事或一群人的時候,讓我們先留心察看,關心那些好像在攪擾我們、影響我們的人。想想他們的困苦在那裡?又或者,他們在守護或解救那些受苦的人?他們是否為了更高的價值、甚至是為了活生生的人、為了有血有肉的生命,在不情願下,不得意攪擾了我們?我們要常常記着,雖然每個人都是罪人,但其實亦同時是被罪者。

我們的關懷可否伸到社會上遠處的另一個階級;可否嘗試理解他們,從他們的角度、體會他們的困苦。我們有了這些理解,再思考我們可如何為他們尋找出路,解除轄制;然後再思考,我們願負上甚麼個人的代價,甚麼社會的代價。

當日,我們回想上帝在我們身上的恩典,我們就願意跟耶穌。今日,讓我們再一次回想上帝在我們身上的恩典與拯救,然後好好想清楚,我們願意如何負上代價跟隨他。

若再有一日,耶穌要在傘城趕鬼,傘城教會預備好可能要用上傘城的豬作代價的時候到了沒有?還是我們也要把來趕鬼的耶穌驅逐出境?

林廣雄
寫於雨傘運動金鐘被清場之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