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基督徒在這世代有甚麼盼望?


陳重鈞 2017年6月30日

hope-is-a-star-3

這些日子,很多公共討論都在問教會的角色;和信徒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從福音和信仰,有甚麼盼望。筆者攢文一篇以分享。

先引用一下保羅在以弗所書開端的禱告。請留意保羅的禱告中對盼望的豐富:
「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他,
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弗1:17-23

入正題討論。信仰的起端,在於「分別」。「分別」也就是「聖」的意思。有譯本譯作「聖別」。
「分別」,在於「被召出來」。
而「被召出來」的人,竟然因感召一致(巧合?啟示?),而聚在一起,便叫「同路人」

以上的「聖別 / 分別」、「被召出來」、「同路人」,便是聖經中用在教會身上的三個重要概念。認識原文的朋友可能眼利認出「被召出來」=Ecclesia=「教會」一字的原文;和「同路人」=Koinonia=「團契」一字的原文。這兩個概念都基於「聖別」。
而基於聖經,尼西亞信經發展出教會是「合一、聖潔、大公、使徒」的概念(Εἰς μίαν, Ἁγίαν, Καθολικὴν καὶ Ἀποστολικὴν Ἐκκλησίαν)。而這四個概念都和「被召出來」「同路人」相關。

重點在:教會是「與世俗有別」的(即是「聖別」)。教會必需活在經常將自己分別出來的意識形態 / mentality 底下 — 活於「跟從基督」底下。
為甚麼?答:「常在我(耶穌)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約15:5
「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耶穌)不屬世界一樣。」約17:14
若非「與世俗有別」,就不是「被召出來」,也和「同路人」無關。即是也不是教會了。這個程度的多少,也就是「與世俗有別」的多少。

聽落很像常識。但現實是現代的基督徒,單說「與世俗有別」,便可能已打走一大堆 Free-rider(有關「Free-rider基督徒」詳見筆者另一文,link)。筆者在工作場所,或社交場所,甚至教會場所,都不知遇過多少若不是對方告知,差不多分辨不出對方是基督徒的人。很多基督徒,在公司同事搞辦公室政治的時候,也一起搞;傳是非的時候,也一起傳;凡事利益掛帥,每事力爭權面;然後放工就說去番教會,或去參加詩班。有時筆者都會想像上主聆聽詩班敬拜時是怎樣的感受。

可能有人問:與世俗有別,是怎樣的?
這個問題是問「屬靈生命」是怎樣的。屬靈生命,是一種基督教的「情懆」,是一種光譜為「謙卑、澹泊、服侍、信任、盼望、愛、放手、禱告、寬恕」的情操,指向的極致是「聖靈充滿」,其本質是聖靈果子(加5:22-23),是新約眾使徒形容的一種屬靈內在的情操、價值觀和意識形態。
而有不少前輩都教導,持續活在這種禱告生活中,就比較能明白上主的旨意。這也是基督向我們「分別為聖」「來跟從我」的呼召。

為甚麼這與世俗有別?
因為世俗是「自私、爭奪、爭上位」,聖潔是「放手、澹泊、服侍」;前者踩低別人向上爬,後者自願甘往下;前者弱肉強食,後者俯就卑微。基本上,與對方相處一下,很容易就感受到出來。而只有活在這樣的意識形態中,才是跟從基督的。因為世俗是血氣的,聖潔是聖靈的:保羅甚至說到,跟從血氣,就是「與神為仇」(羅8:7);請再參考另一使徒雅各「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雅4:4)。
然而,陷入世俗往往是因為私慾懷胎,然後糾纏上種種世俗與血氣的情緒:憤怒、委屈、不公、自卑。處理這些的最好方法,是深化生命的禱告與福音。從深化的禱告中,藉著聖靈與聖道,重新辨認基督,在祂的憐憫中,跟隨祂的慈聲。並將這個建立生命的愛藉行為傳播到世界上。
這種便是一個「禱告 -> 生活 -> 服侍 -> 再禱告」的循環。
而在這個福音的傳播中,便漸趨向原初的創造秩序:上主教授人類「治理、繁衍、享用」的使命(創1:26-30);而最終會在終末主再來時完成這基督的國權。

以上是基督教很重要的屬靈傳統。但問題在(也是好消息是):這是不足夠的。

為甚麼?

因為這種狀況,是種「儲氣 -> 出戰 -> 再儲氣」的狀態。而這彎曲悖謬的世界,是「卧在那惡者手下的」(約壹5:19)。面向世俗,就不斷被世俗「磨難」(弗6:13)。而是否單靠禱告以潔「心」自愛(箴4:23)?或者直接問:基督教是否在講一種「無限治療的肉盾戰術」? #deadpool

只說,筆者的上一代前輩是這樣教筆者的。筆者也是在廿年以上的恒心與磨難的實踐中,慢慢反覆禱告、研經、感悟。

這個插入點,便是聖經舊約中很多故事的重要性,替啟示加添了不能刪去的部份。
上主 — 耶和華創造的宇宙,是個很巧妙的宇宙。這個宇宙中,事理是會報應不爽的。筆者在新約要找很久才可能找到例子,但在舊約這則是個順手拈來而且重要的信仰傳統:遠在創世紀已經常出現,而且也不斷出現在士師和王國歷史中。創世紀的雅各奪了長子名份和祝福,但雅各和以掃的後裔誰多誰少?(創36;而最終雅各是應許之子)舊約約瑟也是個明顯例子:猶大主意賣了約瑟,猶大遇上桃色糾紛,約瑟也遇上了,兩人誰克試探?而後來命運又怎樣的安排?掃羅追殺大衛,最終兩人都面對戰役,是誰使大衛打敗亞瑪力人、使掃羅落敗於非利士人?(撒上30-31)奧妙在大衛一直都沒有攻擊掃羅,卻又分出了勝負。
這個宇宙,是個事理會報應不爽的宇宙。筆者稱這為「事理平衡的宇宙」。

若非這「平衡宇宙」,上文的屬靈生命便純粹是磨難捱打的虐待。而「平衡宇宙」的極致,是永恒的存在;而永恒的存在則由基督的復活所確認。保羅的話,是若基督沒有復活,所信的都是枉然,不如吃喝快樂好了(林前15:14)。「平衡宇宙」和「永恒」的存在,使上文的屬靈生命成為具意義的:內涵是上主教授人類「治理、繁衍、享用」的使命(創1:26-30),而最終這平衡宇宙會在終末審判中得到終極整全。

永恒的視野,支援了屬靈生命。而這種「具有永恒為視野,帶來的屬靈生命」,便是 ζωὴν αἰώνιον「永生」。
因為沒有永恒的視野,屬靈生命變成純粹捱打、失去意義,人心便容易墮落,趨向滅亡(約3:16)。因此信基督,並藉由祂的復活,確認了永恒和永生,屬靈生命與福音的價值觀並向世界的服侍與醫治便是有根有基(弗3:17)。
筆者講這個,並不是種理論。而是長期的實踐與觀察中,漸漸感悟並觀察到上主在現實的作為。

完了嗎?(好消息是)未。

這個「屬靈生命」與「平衡宇宙」,我們不單是跟從者。而是我們從跟從基督,與世俗有別,藉禱告與聖道與聖靈建立關係,而向世界付出服侍與愛:上主就將這個世界交給我們。

這個「將世界交給我們」的概念,重覆地出現在聖經中,包括以神兒女、或審判世界的講法出現(羅8:32;林前6:2;加3:26-4:2)。其實「奉耶穌基督的名」,也是含有這個基督的國權的含意(太28:18)。
其實這是回到人類「治理、繁衍、享用」的使命與原意(創1:26-30),也就是世界的修復。
筆者在另一篇文中(link)比喻過,今生像是個 Job Interview;忠心回到上主心意的,上主就將真實的產業交給他們。(路16:10-12)

重點在哪裡?重點在:既然有「治理」「神兒女」的權柄,藉屬靈生命去影響世界,所需要的資源就可「祈求」。「祈求」有了創造與終末論的基礎。有點像幫公司做野,就可運用公司的資源一樣。筆者相信這是「祈求」蒙應允的基礎:也就是「奉主名求」的實底意義。
上主對基督徒的心意,是差派他們「如羊進入狼群」(太10:16),如同差派基督一樣(約17:18;約20:21);但並不是任由他們被世俗虐待。基督徒是帶著祈求、權能、聖靈、神的同在,上前線作戰。上主知道作戰是艱難的,若沒有這些資源近乎是不可能;若基督徒確認被召,就應知道自己有這些資源,否則只是在企圖以赤手空拳上戰火猛烈的前戰。「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8:18),這句話的意思是:上主與「被召出來」的人*認同*,並授權他們。這份*認同*是基督教很特殊的概念,所以打上星號。
保羅對此有著和主耶穌差不多的教導:「既是這樣,還有甚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麼?」(羅8:31-32)主弟雅各也有類似的教導:「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雅5:16-17)

祈求、權能、聖靈,的基礎,是「被召出來」。若非屬主的人,祈求只是「浪費在無知的宴樂中」(雅4:3)。

完了嗎?(好消息是)還未。 #OneMoreThing

聖經的筆觸,描寫神或耶穌對教會的期盼,寫的字是很奇妙的。耶穌的話:「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權柄:原文是門),不能勝過他(教會)。」(太16:18)。甚麼叫「陰間的門」?有些人都有上文那種「禱告 -> 生活 -> 服侍 -> 再禱告」或「儲氣 -> 出戰 -> 再儲氣」的信徒方式。但筆者自白說這個形容也不是最貼切形容教會與世俗的關係:耶穌基督用「陰間的門」來比喻世俗與教會的戰爭,不是因為對方用門來攻擊教會,而是因為教會才是攻擊者,門是對方的防禦!
屬靈生命的捱打非攻,包括基督的示範,十字架上的形體,是「與世俗有別」的重要屬靈操練傳統。但聖經形容這個的筆觸,是「陰間的門不能勝過他」,真正的戰勝者,是基督和教會。在這個概念裡,既是羔羊,也是雄獅。

而耶穌對天國的擴充的比喻,是它本來比一切都小,像芥菜種,但長起來之後比一切都大(太13:32)。
這是福音,也是教會的身份與角色。

最後,貼保羅的禱文作結。
「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他,
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
並知道他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
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
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
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1:17-23

p.s. 歡迎 add 筆者 facebook 討論,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