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Lo 盧家輝

循道友/傳道/大專生同行者
OCD地醉心聖經層層結構的讀者
另有網誌:foxlohk.wordpress.com

假如先知彌迦在,他會呼籲香港的基督徒如何投票? ——「先知彌迦投票指引」

(photo source: www.orthodoximages.com)

選舉臨近,基督徒應如何參與?
若選擇參加投票,又應投給誰?「民主派」候選人?「基督徒」候選人?
抑或政綱符合基督教價值(例如:反同性婚姻立場)的候選人?……

早前,天主教湯漢樞機發出牧函,呼籲其教友在臨近的區議會選舉、並往後的其他選舉中,需要以候選人及其政黨,對家庭和婚姻議題的立場,作為投票時的重要指標之一。 雖然這份牧函只能代表天主教會對家庭婚姻議題的信仰立場(性神學)、以及其對社會政策制訂的優次取態(公共神學),但它也頗能反映現時香港主流基督教會的價值立場。

究竟,基督徒參與政治選舉投票時,是否只有以上的可能性?
除了考慮候選人對家庭和婚姻議題的立場外,基督徒還有什麼重要因素需要慎重考慮?
社會公義是否我們也要認真考慮的因素?
而我們所謂的「社會公義」,又是否聖經所展現的「社會公義」?

筆者最近再翻開《彌迦書》,一邊閱讀,一邊想像:假如先知彌迦在,他會呼籲香港的基督徒如何投票?

先知彌迦好可能會引用他的金句說: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
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
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六8)

行公義?這是哪一種公義?好像不少(疑似)「基督徒」候選人都各有各說,各自表述…

先知彌迦好可能就會舉例說:

禍哉,那些在床上圖謀罪孽、籌劃惡事的人!
天一亮,他們因手中有能力就去行惡。
他們看上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
他們欺壓戶主和他的家庭霸佔人和他的產業。(彌二1~2)

似乎他叫我們要看候選人是否關注土地公義問題,更要看他是否在參與上述的不義事情?推動著不義的土地政策
土地就是人的生存空間、生產工具、身分…
目下的香港,是哪些人在吞噬升斗小民的土地、生存空間、生產工具、身分…

彌迦可能會再舉例說:

你們剝去那些安然行路、不願打仗之人身上的外衣,
我百姓中的婦人從安樂家中趕出,
又將我的榮耀從她們孩子身上永遠奪去。(彌二8b~9)

「那些安然行路、不願打仗之人」似乎是指那些過路的客旅或寄居者。而「我百姓中的婦人」並「她們[的]孩子」則似乎是指那些失去了丈夫/父親的寡婦孤兒。「孤兒、寡婦、寄居」這三類弱勢人士在舊約社會中所受的待遇,就是當時的「社會公義溫度計」。所以,彌迦可能會建議我們:留心候選人是否關懷弱勢社群的生活困境!更要留心他所做的「政績」是否在迫害弱勢(例如,以「綠化橋底」為名來驅逐橋底的露宿者)?

先知可能會補充:

…雅各的領袖, 以色列家的官長啊,你們要聽!你們豈不知道公平嗎?
你們惡善好惡,剝我百姓身上的皮,從他們的骨頭上剔肉,你們吃我百姓的肉,剝他們的皮,打斷他們的骨頭,如切塊下鍋,如釜中的肉。(彌三1~3)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地腐化。」(Baron Acton) 先知指出當時的官員惡善好惡,濫用權力欺凌百姓以自肥。百姓淪為他們的「火鍋配料」?!先知可能會叫我們:看看候選人自己有沒有濫用權力?候選人所屬的政黨有沒有推動限制官員權力防止濫權的政策?例如:他的政黨對特首是否受《防止賄賂條例》管制的立場。

彌迦又可能會說:

當聽這話,雅各家的領袖,以色列家的官長啊!
你們厭棄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以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
城裏的領袖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酬勞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他們卻倚賴耶和華,說:「耶和華不是在我們中間嗎?災禍必不臨到我們。」(彌三9~11)

彌迦關注到司法的運作是否公義?你要投的候選人並所屬的政黨又是否關心香港司法公義的情況?

彌迦亦可能會告訴你他所關心的商業公義

惡人家中不是仍有不義之財和惹人生氣的變小了的伊法嗎?
我若用不公道的天平和袋中詭詐的法碼,豈可算為清白呢?
城裏的有錢人遍行殘暴,其中的居民說謊話口中的舌頭盡是詭詐。(彌六10~12)

候選人並所屬的政黨,是否關心香港現時的營商環境是否公義?是否向富人傾斜?對於差不多日日「語言偽術」的官員,他們是多方包庇,抑或是儘可能地問責、追究?

聽完「先知彌迦投票指引」有關土地公義、關懷弱勢、權力制約、司法公義、商業公義的建議後,你會如何思考基督徒社會參與的可能性呢?
你又會如何選擇投票給哪位候選人呢?
希望聖經的資源能豐富我們的想像!
我們也能夠在實踐社會公義的路途上,醒定地與神同行(彌六8)!

對於假如先知彌迦在,他會呼籲香港的基督徒如何投票? ——「先知彌迦投票指引」有3個回應

  1. Cheung Kin Hang Cheung Kin Hang 說:

    很同意基督徒參與社會事務時,要本乎社會公義。

    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中一個會影響到的弱勢社群,是兒童,因為同性戀「婚姻組合」在合法化後有權領養兒童。

    而學界對於兒童會在同性戀組合帶養下怎樣成長,存有極大爭議。有研究就指出對於兒童成長最佳者,必然是異性戀父母的家庭,那怕是非親生父母,因此有註冊心理學家質疑,同性戀組合可能為領養的孩子,帶來成長上的問題﹙註一﹚。

    個人認為,只要爭議尚在,就不可以拿兒童的福祉冒險。

    另外,基督徒應該言行一致。當基督徒一如馬太福音二十八章「大使命」的教導般,傳講耶穌所有的教導——這當然包括耶穌對於異性戀婚姻的要求,基督徒亦應該在社會事務上支持異性戀婚姻。

    這樣才不致絆倒他人,亦是一誠信表現;否則這絕對是人格分裂,乃至不道德。即如一個財務分析師沒有理由,建議客戶購買某一股票,但就在個人有關的賬戶沽出該股票或買入任何空頭頭寸的產品。

    基督徒對支持異性戀婚姻,反對同性戀婚姻的立場,應該是清楚、毋容含糊的。

    註一﹕Hansen, Trayce, 2012, Same-Sex Marriage Is Harmful to Children
    http://ic.galegroup.com/ic/ovic/ViewpointsDetailsPage/ViewpointsDetailsWindow?displayGroupName=Viewpoints&zid=a9764475de34e422c34761f9631ce865&action=2&catId=&documentId=GALE|EJ3010014234&userGroupName=viva2_tcc&jsid=d04d591dd6a4ce083f01f30163846491

  2. Ivan Ivan 說:

    同意基督徒應按聖經教導支持異性婚姻制度。

    不過,現時我們最失見證的是:我們只在婚姻制度議題上表態,卻在其他方面的社會公義議題上沉默。

    這種關注的傾斜,讓人見到:基督徒關心社會=反同。

    若基督徒如馬太福音二十八章「大使命」的教導般,傳講耶穌所有的教導——除了耶穌對於異性戀婚姻的要求外,也當然包括耶穌對於愛人如己、愛仇敵的要求,基督徒亦應該在社會事務上支持異見人士的生活權益。

  3. Garlic Kwan Garlic Kwan 說:

    作者對牛彈琴了。

    當教會許多人眼中只留意他們的議題之時,不知「鄉紳」怎不義霸佔土地,用黑社會手段和人;不知土地正義聯盟如何上山下鄉深入民間幫助村民,行著上帝的教導;不知廉署被一人及白執事兩手遮天….之時,只懂不正面回應,又懂扭曲原意,導引人思想方向,只關心他們偏狹不全面的議題之時,有普選都好,再一次選希特拉上台,不是不可能的了。

    可能他們是對的,當民主派人士都是魔鬼驅使的時候,要敗壞世界的哩,敵擋民主派就是替上帝行道,不正面討論,故意扭曲人原意,都是上帝喜悅,得獎賞之舉。阿們,願主的旨意成就。

    主佑香江,願主早日降臨。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