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借刀行禮

5497adaa4131cd093bd31fe6c51dab0f

借刀,網民術語,原是高登討論區用詞之一,意思即借刀殺人。它是指網民利用網絡社群、其他網民甚至傳統傳媒陷害目標人物,令目標人物無論在名譽或財富等均有所損失。1

筆者所牧養的堂會容許非本宗派,甚至一方未曾受洗的新人舉行婚禮。因此,近年身邊多位準備結婚的朋友不斷聯絡本人,好了解租借婚禮的情況。這些朋友所以查詢租借教堂行禮事宜,只因他們希望婚姻能夠得到上帝的祝福,加上所聚會的堂會並非合法註冊場地,也只好聯絡其他願意租借予非同宗派的教會。

然而在眾多故事裡,也聽過好些朋友所以需要外借教堂行禮,只因自己聚會的教會在行政上並不允許他們租借。簡單來說,就是自己的未婚對象雖然已經參加教會聚會好些日子,卻因各種原因尚未接受洗禮。在他們教會行政上,惟有雙方均已受洗、其中擁有所屬教會的會藉,他們才可以在自己聚會的堂址舉行婚禮。

結果,這些渴望在教堂舉行婚禮的朋友,在教會傳道同工的提議下,總會嘗試尋找一些沒有以上規條的教會舉行婚禮。作為相熟的傳道朋友,筆者牧養的教會,往往是他們首個查詢對象。

這些傳道同工的提議,往往是出於教友們對婚姻的著急、並信仰的重視。故此他們知道會友未能成功在聚會的堂址舉行婚禮,也致力為他們提供各種可行意見、讓他們依然可以在別的宗派會址舉辦他們眼中惟一一次的人生大事。

有趣的疑問在此發生了。到底這些教會為何只容許雙方均已受洗的情侶舉行婚禮,卻不允許未曾洗受的一方參與這麼一場神聖的儀式呢?若堂會排隊申請婚禮的會友眾多,故此未有空間接受一方非會友的申請,感覺大家尚能明白;只是更多情況下,這些教會多指出他們並不鼓勵信徒與非信徒建立家庭,洗禮作為界定信徒身份的象徵,行政上也自然難以允許這些準夫妻的申請。

不過,既然這些教會並不鼓勵信徒與未曾受洗者共組家庭,為何他們不鼓勵對方的另一半先積極參與慕道班,待受洗過後才思考二人的婚姻大事?當然,每對新人所以決定結婚,總有旁人未能參透的理由,故此他們迫切於洗禮前舉行婚禮也未可知。只是另一方面,若教會認為只有信徒建立的家庭才值得被祝福,為何又願意轉介他們到別的宗派教會行禮呢?難道上帝看待對方的教會比己方教會來得寬鬆,所以值得推薦?抑或是一種不願意承擔某種對信徒的責任,於是把它推卸到其他教會的概念?

若是後者,這種動機其實與借刀毫無分別。畢竟他們從未有把信徒與非信徒的婚姻視為祝福,卻僅把整件婚姻大事看為一種己方堂會難以承擔的詛咒,繼而把這份詛咒推卸給那些神學理解相對寬鬆的群體,那怕未受洗的一方可能早已慕道多年。

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我另外有羊,不屬這圈裏的,我必須領牠們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為此,我父愛我,因為我把命捨去,好再取回來。」(約翰福音10:11-17)

耶穌的生命,從來未有把他眼前人作「自己友」和「唔係自己友」的二分法。那怕對方並非牧養於眼前的羊圈裡,他亦願意視對方為自己的羊、盼望對方能夠與羊圈的眾羊合成一群、也願意為對方的緣故為他們捨命。

到底,今天教會作為耶穌基督追隨者結集而來的群體,我們又如何看待那些非本宗本堂、甚至尚未受洗的非信徒呢?若我們說鼓勵教友未信的另一半接受洗禮、承認他們同樣是耶穌所愛的兒女;另一方面卻排除他們於婚禮的程序當中、視他們的婚姻未能得到上帝的眷顧,那麼我們在處事方面又會否過份虛偽?甚至,我們不願意為對方的婚姻承擔任何責任、把對方人生最要的一刻外判予一個他們未曾認識的群體,這種形式又會否是一種責任的推卸、失去了為羊捨命的見證呢?

或許,教會從未有借刀殺人的意思。現實上,這類教會行政上的「嚴緊」,也為願意借堂行禮的教堂提供多一份收入來源。不過怯於承擔信徒的生命、並把自己不願意承擔的責任推卸給神學意見相對自由的群體,本身就是一種借刀的心態。

  1. 香港網絡大典:〈借刀〉 (瀏覽日期:2018年4月27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