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

信與不信:有關婚姻觀的回應及建構(二)──所羅門的婚姻

既然要回應的兩篇文章,作者端木皚以所羅門的婚禮開始,筆者也由此開始逐步回應。

(端木皚曾讀過本文的初稿,所以他在第二篇回應指他的本意「沒有用所羅門確立原則」。本文在擴充初稿的前題下寫成,因此未有顧及第二篇的回應。但筆者認為討論所羅門有助理解申命記,故仍刊出這回應文。)

列王記上的所羅門

所羅門在父親大衛死去之後(列王記上二10-11),他接續作以色列的王,但就隨即開始排除異己。聖經作者以交叉結構交代他鞏固國位的手段:

王上二12                       所羅門坐他父親大衛的位,他的國甚是堅固

王上二13-46上             (先後殺了亞多尼雅、約押和示每,廢掉亞比亞他)

王上二46下                  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

值得注意,所羅門之所以這樣做,也算是遵行大衛的遺命:殺掉約押及示每(王上二5-6; 8-9),而亞多尼雅及亞比亞他則是因為他們曾爭奪王位,故遭受政治逼害。

接下來到王下三1我們見到所羅門娶妻,這是一場政治婚姻,因為不單止「結親」這個字在原文有「透過婚姻建立緊密關係」的意思,我們更能見到所羅門一個特別的舉動,他「接她進入大衛城,直等到造完了自己的宮和耶和華的殿,並耶路撒冷周圍的城牆。」所羅門的父親才剛「葬在大衛城」(王上二10),他將妻子帶進首都是一種高調的行動,與下文王上三3也提及大衛,似乎隱含某種信息(刻意喚起讀者留心大衛對所羅門的影響),而且是有期限的:等到聖殿和耶路撒冷城牆建好。這難免使讀者有期待之後發生何事,這也反映在一個較大範圍的交叉結構:

王上三1-15                      所羅門遵命

王上四1-十29               所羅門建殿及治國的政績

王上十一1-13                所羅門違命

端木皚認為

所羅門在登基之初已娶了埃及公主為妻(王上三章),但聖經並沒有譴責他,仍然說他「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王上三 3)。直到他娶其他迦南女子時,聖經才譴責所羅門「的心不像他的父親大衛那樣完全歸於耶和華他的神」(王上十一 4)和重提申七章的禁令。

要理解到底聖經,或者列王記的作者是否接納所羅門的行為(不加以讉責),單看這3節的經文並不足夠。按著交叉結構,對比王上三1-15與十一1-13:

王上三1-15王上十一1-13
通婚三1所羅門與埃及王法老結親,娶了法老的女兒十一1-3所羅門寵愛許多外邦女子
敬拜三2-5百姓和所羅門仍在丘壇獻祭(仍未有聖殿)十一4-5, 7-8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造丘壇,拜偶像。
評語三3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十一6所羅門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像他父親大衛專心順從耶和華
後果三4-15 所羅門得治國之智慧十一9-13所羅門被審判失去國位

從以上的比較及建基於經文的交叉結構,所羅門的評價是建基於他對耶和華的愛和是否遵行大衛的律例,這外顯於所羅門的行為:通婚及敬拜。當然,作了以上的比較仍是有很多可能性,但首要是先找到經文的信息。

到底聖經有否如端木皚所言「正面肯定」所羅門娶埃及公主?「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王上三2)。所羅門是如何愛耶和華,又如何遵行了父親的律例?當「愛耶和華」與「遵行律例」並列,舊約的讀者會聯想到申命記,也正好解釋為何王上十一章會重提申命記禁止與外族通婚的律法。大衛在王上二章正好像申命記的摩西,留下了遺言給所羅門(王上二2-9)。所羅門遵行大衛的遺命,帶來了前述的腥風血雨(王上二5-9)。至於王上2-4,所羅門似乎就以邱壇獻祭及預備興建聖殿作回應。當時未有聖殿(王上三2),聖經作者非議一句「只是還在邱壇獻祭燒香」(王上三3),呼應著王上十一章他的依然故我,但對象卻錯了。兩段經文所羅門都有違反律法,只是程度上有所不同。

若從大衛遺言的視角,大衛要求所羅門緊守摩西的律法(王上二3),顯然包括申命記七1-5禁止與外俗通婚的條例,更諷刺地在所羅門的身上應驗了後果:「因為他必使你兒子轉離不跟從主,去事奉別神,以致耶和華的怒氣向你們發作,就速速地將你們滅絕。」(申七4)端木皚的《由所羅門婚禮談起》一文指禁止與外俗通婚的條例背後的原因是「聖潔」(申七6),然而申命記七1-11談得更多是神對以色列的愛和對偶像神聖的嫉妒。這恰恰是列王記上十一章的信息:所羅門違背了耶和華拜外邦偶像,神審判所羅門。

端木皚就申命記七章提到

這段經文並不如我們想像中容易應用,因為它並不是關於神的子民可不可以和非神的子民結婚,而是神的子民可否和在他們中間的迦南七族通婚。但今天我們很容易分出誰是神的子民,但誰是我們中間的迦南七族(相對於其他外邦人)?而且,若「不可通婚」的禁令建基於「完全毀滅他們」,我們今天是否要完全毀滅非信徒?若否,為何我們可以選擇禁令的部分去執行?

然而在列王記上十一章,讀者已經見到列王記作者詮釋申命記的時候,一來不限於那七個種族(申七1),二來強調外邦女子引誘離開神才是罪的中心(申七4;王上十一2)。所以申命記除了毀滅和禁止通婚,還有打破假神的命令:「你們卻要這樣處置他們:拆毀他們的祭壇,打碎他們的柱像,砍斷他們的亞舍拉,用火焚燒他們雕刻的偶像。」(申七5)

所羅門愛妃嬪,甚至「……為了愛,緊緊跟從他們。」(王上十一2下,《和修》)從前所羅門愛耶和華(王上三2),如今更愛外邦女子;原本跟從大衛的遺命和神的律法,如今跟從妃嬪和她們的偶像。因為所羅門的行為,埋下了王國分裂的伏線(王上十一11-13);更值得留意,神興起了以東人哈達作所羅門的敵人,他也娶了法老妻子的妹妹(王上十一19)。有一些釋經學者認為所羅門的後宮一千,有很多也是如埃及公主一樣是政治婚姻,在有限的經文描述之中,我們實在無法知道所羅門愛他的王后有多深。但一夫一妻滿足不了他,神對他的愛也不是他所要的。

綜合以上所言,筆者傾向視列王記上三章所羅門的異族通婚和邱壇獻祭並不能分開討論,而分別在於王上三章所羅門是為神建殿而犯誡命,王上十一章卻是為自己和妃嬪而犯誡命;換句話說,所羅門最應受讉責的罪是他離棄神,而兩次的婚姻記錄是導火線和引爆點。所以筆者不同意端木皚所言聖經是「正面肯定」所羅門娶外埃及公主,聖經正面肯定的是他沒有因為離棄神而犯誡命(只是愛神的方式出了錯)。為何所羅門沒有跟從埃及公主拜埃及神?或許聖經只給我們想像的空間:對比王后與妃嬪,所羅門可能不愛這個政治婚姻娶回來的妻子,沒有認真對待她和她的信仰。

所羅門的婚姻是怎樣的模範?

筆者就以上的分析:

  1. 聖經無意以此婚姻作為婚姻的模範或例外的例子。聖經的確沒有責備所羅門的政治婚姻,一來可能這段婚姻在某種意義上是有名無實(無愛),二來經文的焦點落在所羅門是否愛耶和華之上,當他不再愛耶和華,聖經就記載神對他嚴厲的譴責。
  2. 神關心的婚姻,並不是聖潔或禮儀上是否潔淨,祂關心異教通婚會使人愛配偶過於愛神。當然這也是源於神的忌邪(嫉妒)和聖潔。這對於舊約以色列而言,通婚的確會將異教的信仰帶進以色列(不止是那一個家庭)。換句話說,不可通婚的焦點在信仰,而不是肉身的宗族
  3. 有關所羅門在列王記上的敘事,帶出個人的榮耀和成就並不能成就神的國,只要他一離開神,一切也沒有意義。相信所羅門的婚姻和愛情觀是錯誤的,較相信可以成為特例來得容易和合理

因此,筆者認為即使端木皚對列王記上的觀察(聖經沒有讉責所羅門娶埃及公主)是可能成立,但經文本身的信息並不支持娶外邦女子的合法性。

後記

有網上讀者在端木皚第二篇文章的評語部分,留下了一篇有趣的期刊文章:’Solomon and the Daughter of Pharaoh: Intermarriage, Conversion, and the Impurity of Women‘,較拙文更廣泛地討論所羅門及他的埃及妻子。筆者留意到期刊作者提及有猶太拉比視婚姻作為「歸依」猶太教的方式,但他認為聖經卻不存在這種觀念。期刊作者亦指出到第二聖殿時期,猶太人開始認為國家滅亡始於所羅門娶妻後拜偶像,故意將埃及公主也列在眾外邦妻子之列。

下回預告

端木皚的文章在討論列王記上和申命記的經文,也談到何謂「聖潔」,所以接著進入林前七章是順理成章的。要討論新約信徒能否與不信者結婚,仍然需要更多的考量,至少我們得處理:

  1. 舊約律法對以色列民的規範性,如何應用到新約教會。這大概就是保羅在林前所關心的。
  2. 婚姻能否使外邦人 / 不信者成為歸信者 / 成為聖潔。舊約暫時看來似乎沒有此向度。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