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信與不信:有關婚姻觀的回應及建構(一)

近來因為沈旭輝的一篇訪問,引發網絡上對基督教婚姻觀念的討論。本文主要回應端木皚的兩篇文章〈信和不信不可共負一軛? :由所羅門婚禮談起及〈信和不信不可共負一軛?-:敬答諸君子〉,期望透過回應來澄清某一些對基督教婚姻觀念的誤解。

話在前頭

在回應以上兩文的內容之前,謹先提出幾個要點,讓讀者了解筆者的思路。

  1. 對於哥林多後書六14的詮釋。這經文是許多有關討論信與不信能否結婚的關鍵,但筆者之所以稱之為關鍵,因為它分別出不同信仰理念(特別是釋經理念)的信徒,而不是因為它在詮釋婚姻之上具有相當的權威性。筆者建議讀者可以參考曾思瀚博士的《壞鬼釋經(新約篇)》有關林後六14的一章解釋,1在一般性的釋經原則底下,林後六14跟婚姻是沒有關係的,甚至保羅在整卷林後也沒有直接提及婚姻的教導。筆者同意曾博士在書中所言,要討論婚姻問題,要轉到去哥林多前書七章。
    至於為何林後六14被理解為關於婚姻和作出如此教導,筆者也很想知道其源流,但不屬於本文能夠探討的範圍。
  2. 從聖經到倫理的原則。這題目(從聖經建構倫理)足夠寫一本專著,故此不會花很多篇幅來作討論。筆者認為一條教義,或者是一個教導的成立,許多時不能只建基於個別的經節,有了經文還要加上整體信仰的神學性考量。換轉一個角度,假若某一種教導不純粹是因為某一節經文,即使推翻了其詮釋的有效性(例如林後六14),不可能馬上得出「某種教導不成立」的推論。
    有一些人提出近乎天真的講法,指出聖經沒有直接反對就是容許,2又或者提出個別聖經人物的例子作為反證,將某些教導相對化(只限某時某地某人成立)。筆者認為我們必須要小心處理不同的經文及相關的教導,並不能將本來就複雜的倫理實踐 / 教導,化約為線性的邏輯。
    相關的一點是舊約敘事文體的處理,若我們要從敘事文體得出倫理實踐的教導和榜樣,我們就必需正視文體對詮釋所產生的影響,例如:聖經的評論是就個別事件,還是就整個歷史時空?是個殊的,還是普世性的?聖經對個別人物的讚賞或批評,是否等同於認同或拒絕他所做的事?正如聖經評論大衛「合神心意」,並不意味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
  3. 倫理教導的影響。筆者不只一次在網上讀到對兩篇文章的回應,回應者批評作者是企圖「為自己能與未信者結婚提供辯解」,甚至有一些反基人士藉文章批評基督教不合情理。筆者認為這種批評是不必要和無知的。從積極的層面來看,倘若教會教導有違聖經(例林後六14),指出錯誤和呼籲更正(悔改)是合宜和應當的。但從消極的層面,當我們為信仰或聖經提出更多與傳統不乎(卻不一定是錯)的解釋,我們更需要謹慎,要有充分的論證之餘,也要顧及可能帶來的衝擊。事實上兩篇文章的作者也在文章中表達他並不是支持信與不信可以通婚。

預告

筆者明白網絡文章太長只會使讀者失去耐性,所以將一篇長文分開數段,嘗試加增可讀性之餘,也給筆者多一點寫作時間。往後預計的回應及內容如下:

  1. 所羅門的婚姻(列王記上及申命記)
  2. 論聖潔(林前七章),兼談根頓(Colin Gunton)的神學3
  3. 嘗試建構婚姻神學

筆者盼望作為拋磚引玉,引發更多對基督徒婚姻的反省和建構,以致教會能夠回應當代信徒戀愛和婚姻的需要,並支持教會中的家庭活出應有的見證。

 

 

  1. 也可參考這一篇文章:〈廉價的合一又來了?林後六14與佔領香港
  2. 這正好與傳統華人基要派相反,他們認為聖經沒有容許的最好不要做。
  3. 本文回應的兩篇文章作者引用了頗多次根頓的著作,故此作出回應。筆者認為文章作者是錯解了根頓的神學。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