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信與不信(六):建構婚姻神學的框架

前言

有關「信與不信」這議題,在網上繼續熾熱地討論,不論是衛道者或反對者,其中夾雜著很多對基督信仰的偏見。筆者有以下觀察:

  1. 林後六14因著其出現在大宗派的紀律手冊,而繼續成為針對的目標經文。
  2. 教會內男女失衡,姊妹很有可能要獨身:「信耶穌,得獨身」。
  3. 聖經從來沒有明文禁止「信與不信」的通婚,教會的教導無理。
  4. 教會曲解經文,傷害不少信徒及他們的家庭。
  5. 信與不信結合也可以蒙受祝福,一樣能有敬虔的後代、配偶信主的可能。

由以上所見,現今的教會對婚姻和戀愛的教導,與教會重視家庭的價值觀似乎並不相配,包括在神學上的反省和牧養上的實踐。

筆者認為,要回應以上種種實況和問題,必須先考量和澄清基督教的婚姻觀念,這將會是本篇的任務,接著到下一篇建基於此,再從牧養的角度審視和建議教會面對婚姻和家庭問題,如何作出合適和應有的回應。筆者自覺要建構一套完整的婚姻神學,在一篇網絡文章內是不可能的任務,非常需要更多的聖經學者、牧者、神學人等來參與其中。故以下筆者只會交代一些從聖經而來的見解,先建構起一個婚姻神學的框架,作為一個給後來討論的起跑點。

建構婚姻神學的框架經文

筆者相信廣大的讀者們,能夠從聖經找到更多相關的篇章。作為建構的開始及礙於篇幅,筆者僅提出以下數段經文。

創世記1-2章;馬太福音十九1-12
創世記的經文提供了一種導向,就是婚姻是神所設立的,這一點在耶穌的言論得到肯定(馬太福音十九4-6)。而且馬太福音耶穌對離婚條例的詮釋,提到了離婚、再婚和獨身的條件。

馬太福音十二46-50
這一段經文並不直接講論婚姻,它是與家庭觀念有關。

馬太福音廿二22-33(可十二18-27;路二十27-40)
這段經文的脈絡雖然是耶穌受撒都該人試探,但耶穌論嫁娶的時候,指向將來末日復活之後嫁娶已經沒有其需要。我們因此至少可以理解婚姻只在地上的日子,才有其需要和功能,本身帶不進永恆。

以弗所書五21-六4
這段經文是一段將婚姻的意義連結到基督和教會,並因著後者而對前者提出教導。六1-4談家庭與管教兒女,是夫婦二人的職責。

哥林多前書七章
筆者會形容這段經文是婚姻神學框架的脊骨,將不同關係婚姻和家庭的經文連合在一起。

婚姻神學框架的脊骨:林前七章的顛覆性婚姻家庭倫理

端木皚在他的兩篇文章,一再提出林前七章的「聖潔」觀念具有對舊約律法的顛覆性,筆者之前已經回應過,同意方向是對的但釋經卻有問題。若我們仔細閱讀林前七章:

  1. 林前七1-10 保羅先提出獨身比結婚好的論述,將婚姻置於情慾(負面地防備淫亂)之下。保羅並沒有將獨身和結婚對立化,乃是肯定獨身是一種從神而來的禮物,正呼應馬太福音十九章耶穌的論述。
  2. 林前七10-16 就論到已婚的人,特別針對一種婚前夫婦二人未信、婚後有一方信了主的狀態。信仰是夫婦離異(分開,而不是現代觀念中的離婚)的合法原因,但必須注意決定權在不信的一方,因為信的一方仍要守婚約。
  3. 林前七17-24保羅似乎轉移了話題,但值得注意這段落是置於關於婚姻的段落之中,因此也有釋經學者認為這段是保羅對婚姻身分(單身或已婚)的補充教導,就是未婚不要求嫁娶,已婚的不要求離異。
  4. 林前七25-38保羅似乎用另一個角度去重述他在七1-16的論證,對「安於現狀」的講法,也似乎是呼應著七17-24。保羅在這裡的教導值得留心,首先他肯定獨身比婚姻好,婚姻不是罪卻會帶來苦難(七25-28);其次保羅指出末世的時候得與失的顛倒、有妻如同無妻(七29-31);其三保羅將婚姻講成對事奉主的事上分了心;最後保羅將女兒或未婚妻(較新的譯本皆選擇譯作「女朋友 / 未婚妻」,而非和合本的「女兒」)的婚嫁必然性取消掉,並重提不結婚比結婚還好(結也不算犯罪)(七32-38)。
  5. 林前七39-40保羅容許喪偶之後再婚,但加上了一個條件「在主內」(本系列第四篇曾經探討過)。

就著以上的分析,筆者嘗試歸納其顛覆性如下:

  1. 婚姻不是必需的。在舊約婚姻是對女子的保障,女子嫁不出或者喪偶是不幸的;倒過頭來,男子娶不到妻子也是不合理的。然後我們知道夫婦二人無後,更像是神沒有賜福他們一般。保羅在林前七章卻一再強調獨身比結婚還好,甚至獨身的女子(未婚或喪偶),只要能避免淫亂和專心事主,也不見得缺少了保障或賜福。婚姻帶不進永恆,因為當救恩完全的顯現,罪惡和魔鬼被審判而永遠沉淪之後,婚姻也終止了;也就是說的,它的任務乃是預嚐基督與教會之間的關係,在地上沒有進入婚姻,也只是「看起來」少了其中一種經歷神國的路徑(已婚的也走不了獨身事主的路徑)。
  2. 擴充的家庭觀念。馬太福音十二46-50耶穌論及誰是祂的家人,顛覆了家庭的觀念。現代的教會取其形而視教會為「家」,互稱弟兄姊妹,但僅此而然?倘若保羅認為婚姻在神國裡面是不必然的,肉身上或血緣上的家庭也自然變得不必然,因為同心遵行神的道的(地方)教會擴充了、甚或取代了傳統以家庭作為國度基本的單位。若加入以弗所書五21-六4作考慮,婚姻作為奧秘的預嚐,基督與教會就倒過來比家庭更加根本和優先了。
  3. 婚姻與否取決於能否專心事奉主。保羅肯定獨身事主的價值,結了婚就必須顧慮配偶,這是現代的信徒也能理解的。但必須留意保羅自己也沒有將之絕對化,他也肯定並非所有信徒都要/能夠獨身,人有男女情慾的需要,為免淫亂而結婚不是罪。因此夫婦二人及他們婚後的家庭能否同心事主,就是其中一個考慮是否進入婚姻的重要條件(就是林前七32-38的意思),他們的婚姻也肩負著一種給後代傳承信仰的使命(弗六1-4)。在教會比家庭優先的理解之下,「事奉主優先」是順理成章的。

小結:顛覆的適婚條件?

就如以上所見,保羅的婚姻觀已經顛覆了舊約的教導和理解,但顛覆其實就是成全──將婚姻真正的意義,在救恩和末世之下彰顯出來。

有網絡上的朋友提出其實基督教的婚姻觀念與華人傳統的婚姻觀是大相逕庭的。例如:

  1. 華人傳統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但保羅卻說這是可以,但更好的卻是不結婚。
  2. 華人傳統盼望透過婚姻傳宗接待,但教會的增長和繁衍卻是透過照顧、牧養(別人的父母、孩童)和佈道而來的,1先於信徒自己家族的繁衍。
  3. 華人傳統在婚姻的條件上視乎經濟能力,但教會卻先看重婚姻有否讓二人能更好的事奉。2
  4. 基督教婚姻以共同信仰及配搭事奉為先,不講求門當戶對或浪漫的愛情感覺(當然兩者不必然與信仰衝突)。也就是說,將焦點放在別人身上,而不是個人和家族的需要之上。

這樣我們便不難理解為何傳統上教會禁止「信與不信」的結合,卻又能在「信與不信」的結合當中找到理想的婚姻。禁止是源於神對新家庭有很高的期望,盼望夫婦二人同心事主,預嚐和彰顯基督與教會契合的美滿。不信的配偶若然在家庭關係、夫妻相處、教會生活及教養孩童之上願意配合已信的配偶,這個家庭也能蒙福(這個就是林前七章「成為聖潔」的含意),但這對於不信的一方並不容易(筆者也認同,即使在二人皆信的夫婦中,這也不是有絕對保證的)。

下一篇是本系列的終結,筆者將會在以上這套婚姻神學的框架底下,談論教會對戀愛、婚姻的教導與牧養。

 

 

  1. 這一點,Samuel Wells說得很好,見他的《上帝的同伴》,頁88-90,119-138。
  2. 布魯姆伯格引用格林(Michael Green),指出若夫婦二人沒有坦誠地面對婚姻對基督徒生活和事奉帶來的影響,不適合結婚。見克雷格.布魯姆伯格著,尹妙珍譯,《國際應用釋經系列‧哥林多前書》(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2),頁164。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