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信與不信(七):戀愛、婚姻和家庭的牧養

前言

近來「信與不信」這議題在網上來得快時,去得亦快。這大概反映出有很多信徒及不信者一直不滿教會有關戀愛、婚姻和家庭的教導,但卻除了發聲之外,沒有甚麼能夠做到。要改正教會一些根深柢固的傳統,除了提出反對之外,筆者愚見是需要著實地更新聖經的理解和神學的整合,並要在具體的牧養場景上實踐。本篇是本系列最後一篇,無論筆者的整合是否能夠為教會提供一種可供實踐的模式,盼望下一步就是在牧養場景上學者、牧者和信徒的共同努力。

家庭牧養:家庭是教會的基本單位?

筆者在上一篇提出家庭的觀念,已經由肉身的家庭,擴充到以教會為家,信徒互相成為家人。筆者認為這觀念並不是要取消掉教會對家庭的關注或家庭事工的開展,反而是呼籲教會在跨齡事工和彼此牧養上再多行一步。例如家庭/夫婦團契的焦點不再單是家庭與家庭之間的支持,反而是如何使家庭能夠牧養別人的兒女和父母。家庭的牧養不單是處理夫婦關係和教養兒子的技巧,可以更多是在家庭中的信仰傳承和實踐。換句話說,家庭,無論成員有多少人,是信仰傳承和服侍的載體和單位,而教會應強化和鼓勵其發揮這角色。

男女失衡:信與不信問題的癥結?

有很多意見指教會的佈道和團契聚會「重女輕男」(女性化),導致教會內男女失衡,強制「信與不信」不能結婚只會造成「信耶穌,得獨身」的困境。事實上,這個困境在「信與信」之下也會發生:男或女為求娶得到、嫁得出,「不理好醜但求就手」,甚至逼對方「決一次志」,導致他們往後的婚姻和家庭出現問題。婚姻根本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單單說理想的婚姻建基在有否共同的信仰,是過份簡化了其複雜性。

在擴充的家庭觀念和保羅獨身神學的理解之下,單身男男女女的確是有另一條不婚的出路。教會在將「信與不信」拿來作規範的時候,有否教導信徒如過單身的生活?有否轉化和抗逆世俗「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剩女」、「毒男」的定型?信徒又是否意識到不單只要信仰相同,更要考慮婚嫁之後能否同心事奉?

單身是福:單身事工失去焦點?

若順著這種思路,我們似乎應該要問教會的單身事工應該如何做。筆者無意要否定婚姻和感情的需要(保羅亦無意將婚姻視為罪),但若單身比結婚好,單身事工應否做一些「配對」的工作?一些掛著基督教名號的婚姻介紹工作,其實是沒有合理的聖經基礎。有一些浪漫化的教導,就如參照亞當、夏娃的始祖故事,說「上帝終會將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帶來」,其實反而是扭曲了經文的意思和對婚姻的理解,亦製造信徒對婚姻不合理的期望。

好好戀愛:聖潔與性潔(癖)?

有人提出反對,認為人天生有性和感情的需要,何解教會反而要鼓勵單身和婚內才可有性行為。聖經清楚肯定人有這些需要,只是有其需要卻很可能因而犯罪,故此勸勉信徒要過被聖靈充滿的聖潔生活,將包括了婚外性行為和同性戀等等放縱私慾的行為視為罪。若為了愛情而放棄信仰原則或放棄讓自己去事奉神,就等同於敬拜別神(見之前申命記、列王記上、以斯拉記的相關討論)。

在討論同性戀的問題,教會常提出「後同志」袁幼軒的例子。袁指出能夠成為「後同志」,是因為他可以選擇過聖潔的生活,意思就是無法改變他自己的同性性傾向,卻可以選擇在感情和性之上不出軌。筆者認為袁對聖潔的理解比端木皚的說法更貼合聖經,亦能充份應用到異性戀之上:有需要卻不一定要去滿足而犯罪

信與不信:考驗教會對未信者的接待?

在討論「信與不信」的婚姻問題,有一點經常被忽視就是教會對「信與不信」家庭的牧養和接待。再進到林前七章的討論,不信的配偶之所以成為聖潔,不是因為已信一方的聖潔「屬性」分享到不信的一方,而是因為已信一方既已歸屬基督的身體,不信的一方也因著婚姻被分別為聖,被帶進教會之內成為中間的僑居者。舊約有很多經文提及以色列該如何接待在他們中間的寄居者,並不會因為他們不是血緣上不是以色列人而虧待他們。如今教會如何對待這些不信的配偶呢?事實上在過去的日子裡,這些「信與不信」的家庭在教會受到傷害是有不少事例,包括其他網絡文章也有提及的,如不參與婚禮、被杯葛、被打壓等等。

事實上「信與不信」是有很多可能情況,例如林前七章提到已婚的夫婦其中一方信主,又或是二人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其中一方信了主,又或者是信徒與非信徒拍拖、結婚。若然教會紀律的精義是作出挽回而非定罪,最理想的處理是透過牧養教會的會眾,懂得去接待不信的配偶,讓已信的配偶能繼續自由地事奉,不信的配偶在教會之中生活,並最終能夠信主。

系列總結

筆者在這個系列已經花了很多篇幅去回應端木皚的文章,有時不禁去想是否太過執著在端文的釋經和神學問題,而沒有好好回應其信息呢?筆者同意端文,教會過去對「信與不信」這課題,教導之上的確有不足之處。除了不適當地運用林後六14節(釋經問題),也缺乏對婚姻的神學反省(神學問題),只顧著禁止不理想的關係和務實地處理已出現的問題。筆者不同意端文粗疏和魯莽地否定某些錯誤教導,從而試圖去推倒整個有關信與不信的教導和理解。1 誠然教會的紀律手冊不是教會的道德基礎(端文所指),因此我們無法視它如同聖經;但當歷世歷代的教會都持守著某種的傳統和對信仰的理解,現今的我們更值得去以整全的眼光,重新檢視整個教會在聖經的詮釋和現今實踐上出了甚麼不合聖經之處。

這個系列到了總結之時,或許因著其作為回應的性質而顯得結構鬆散,許多神學和釋經問題也沒有深度地處理。不過在過程中的確發掘到許多支持「信與不信」不宜通婚的理據之片段,也有很多失落了的理解和教訓。也許這個世代的教會其中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在世俗化之中,重新編織和演繹整個關於婚姻及家庭的教導,重拾真正的聖潔。

 

 

  1. 他在〈由所羅門婚禮談起〉一文總結指:「不能和非神的子民通婚」的命令的基礎已不復存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