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信與不信的緊箍咒

(本文章會從平信徒的角度去探討「信與不信」的議題,若有讀者想從學術角度討論,歡迎參考張國棟博士的文章。)

哥林多後書6:14
「你們不要和不信的人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關?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連?」

基督徒被規定不能與非信徒發展關係,是華人教會中的千年緊箍咒,亦是最常被誤用來解釋愛情的經文,但基督徒讀聖經不應該只讀一小節而忽略上文下理,而在這裡,我們需要先搞清楚哥林多後書這封書信的寫作背景:誰是寫信人,誰是收信人,寫作的原因是甚麼,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哥林多後書是一封由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公開信,這間教會是由保羅親自建立的(徒十八1-18),所以保羅就像一位父親寫信給自己的兒子一樣。而哥林多城是一個不論城市發展和學術研究都較為發達的地方,所以當地的居民大都是擁有一定教育程度的中產或小康之家,而教會在那裡所面對的處境,正是因物質生活過於豐富而引發的道德操守問題,還有因學術討論風氣盛行而產生的教義分歧。

先說保羅是甚麼人。保羅被稱為「外邦人的使徒」,因為他在蒙召時受感動,要專門向外邦人和非猶太人傳福音,若我們閱讀他寫給不同教會的書信,其實同時也是在閱讀他建立外邦人教會的記錄。返回經文的內容,若一位專注向外邦人傳教的資深傳道人,會在他寫給外邦教會的公開信中,用「不義」和「黑暗」等如此負面且帶有攻擊性的形容詞來指控外邦人,這解釋是完全站不住腳的。唯有尊重經文的背景,返回保羅的文本,釋放經文的真正亮光,才能讓與非信徒發展關係的信徒得到平反,令他們在錯誤的指控中得釋放。

那麼究竟保羅在這段經文中,是要表達甚麼意思呢?讓我們從教會所面對的處境中入手探討。有關道德問題的教導,保羅在前、後書均表達了自己的意見,而分黨分派的問題正是保羅在這裡要處理的問題。哥林多教會龍蛇混雜,雖說教會是由保羅所建立,但教會的信徒最起碼分為四大主要派別,分別是「屬保羅的」、「屬阿波羅的」、「屬磯法(彼得)的」、「屬基督的」(林前一12),另外還有不少假先知和假教師混在教會中(林後十一),可見教會分黨分派的混亂程度非常嚴重。

從比較屬靈的角度來看,保羅是在斥責搞分化的信徒,特別是針對那些假教師和假先知來說,因為他們混在教會中教導與保羅不同的福音信息,並藉此攻擊保羅,所以保羅才使用如此強烈的對比來斥責他們,指他們是不義的、黑暗的、彼列(撒旦)、不信主的和偶像,同時勉勵教會的信徒們能堅持自己所信,不要因假教師而動搖信仰根基(林後十三)。

從比較不屬靈,或教會政治層面來看,保羅是在藉此公開信來鞏固自己的地位。哥林多教會除了有假教師派外,還有不少其他使徒的黨派,而在保羅的其他書信中,我們不難見到他與其他使徒是有衝突的,例如保羅指責彼得因怕猶太基督徒而不和外邦信徒同檯用膳(加二)、指責其他使徒強加摩西律法在外邦信徒身上(腓三1-11、加二1-7),同時保羅亦被雅各派提醒過要關顧窮人,做好見證(加二9-10)。保羅擁有純正猶太血統,自小在法利賽人家庭長大,長大後亦跟隨當時耶路撒冷舊約名師迦瑪烈學習,所以他早期亦以法利賽人自居,以自己學識淵博為傲(林後十一22-28),甚至在傳福音時期,只要其他使徒與自己所傳的稍有不同,也會受到保羅的攻擊,可見保羅要用哥林多後書在分歧嚴重的教會中來鞏固權力是有可能的。

回到現在的香港,很多基督徒仍然因這段經文而受苦,他們因愛戀而一起,卻因宗教而分開。為何我用「宗教」一字而非「信仰」,是因為世上每一個宗教,都涉及大量繁複的規矩和條文,而掌權者每每就利用這些規矩來迫使信徒遵守,我們需要知道聖經根本沒有禁止過「信與不信」在一起;有人可能會拿舊約的律法來爭論,但問題在於律法書成書的年代和背景都與現今香港大為不同,律法書成書目的亦是上帝希望祂的子民,能在其他民族中分別為聖,單一的愛上帝;另一問題是雙重標準,因律法書所記載的規則並不只有禁止以民和外族相交一條規定,所以我們憑甚麼要求「信與不信」不可在一起,但同時我們又可以吃豬肉和豬紅呢?甚至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中,其實也曾贊成過「信與不信」可以在一起。

基督徒要過信仰生活是應該的,但信仰並非基督徒所有的生活,我們有信仰生活,但不代表信仰就等於了全部人生,若信仰和愛情都是重要的,我們卻因重要而失重要,那樣值得嗎?況且兩者根本不應是放在對立的層面來討論。

最後,因宗教規條的逼迫而受傷的年輕戀人們,我盼望耶穌能夠像昔日醫治受傷的靈魂一樣,親自對你們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因宗教而受傷,因信仰而振作。

沈旭輝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