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信與不信不能同食一餐

unequally-yoked

前言

近日,身邊又發生一樁信與不信的慘案。

拍拖時期,信徒一方是團契的職員,被教會知悉後,即時遭到停事奉處分。堅持幾年最後終於開花結果,共諧連理,亦遇上教會最常見的杯葛手段:傳道人不出席、不祝福,教會不協助,不提供場地,不提供詩班,連詩班袍也不肯外借,表面分別為聖,實則保持距離、割蓆。近年關於信與不信的爭拗,相信已經超越經典辯論題目「中學生應否談戀愛」。(係,我認我老餅)

十分奇怪是,我所找到比較嚴謹的釋經資料,均指哥林多後書那一句「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並非指婚姻,也不是要介入信徒的戀愛當中,然而普遍教會認為與未信者拍拖結婚是一項大罪,屬於教會紀律處分的範圍,處理手法由輕微的輔導,到停事奉,停聖餐,甚至驅逐出會。

以上摘自播道會同福堂紀律手冊

不過令人十分奇怪的是,在播道會總會的宗派簡介中,又找到這一段:

在初期的播道會信徒中,神興起了許多有恩賜、受過高深教育,且有深度屬靈眼光的人,在教會中作了許多栽培教導的工作。我們在整個播道會的歷史中看見了這些工作的果效。初期播道會信徒堅持遵守的原則,就是:不論在信仰真理上、教會工作的方法上、甚至在護教上,只要有聖經的教訓,我們就應當遵守;沒有的,便有權不遵守,這成了播道會一個重要的特色。

就教會的信條來說,其他宗派的信條都比播道會的詳細得多。播道會的立場是,聖經上清楚言明的真理和教訓才可以放在信條當中。聖經上沒有清楚講明的教訓,雖然有時看起來很合理,但聖經既沒有如此講明,就有可能不是聖經的教訓,而只是人對聖經的解釋。

香港教會對信與不信的婚姻持否定態度,不讓神職人員主禮,大致還能理解,但阻撓同工甚至普通信徒出席婚禮及婚宴,不單止不近人情,也找不到確實的聖經根據。耶穌在世時,也不是一直和罪人坐席吃飯,招致法利賽人的批評嗎,不是康健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要教會嗎?

倘若基督徒參與信與不信的婚禮,可能不單是去拍掌見証一件罪行!甚至是去舉杯祝賀一件罪行!如果基督徒自認為是因「愛神」或「愛人」而出席,就要再慎思明辨,確認自己是背着十字架,順從聖靈的帶領。

以上截自潮安浸信會《教會對信徒與未信者結婚的立場 》,當中講到,不單止信與不信結婚是犯罪,參與者也在慶祝別人犯罪,由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變成「信與不信不能同食一餐」。在思道平台的思talk活記錄《信信相戀的前世今生》,卻記載了一個有趣例子。

又由於人事複雜,劃一但又考慮不周的規則,很容易被逼「搬龍門」。以出席婚禮為例,教會要求信徒不出席信與不信者的婚禮,是假設了自己認識信的一方,不信的是「外人」,但若情況是一位長者信主,未信兒子卻要娶基督徒女子,不信一方是親人,信的一方才是外人,是否又不能出席婚禮?若這樣可行,豈不也成為支持信與不信的婚姻?

在這情況下,如果雙方父母堅持一軛論的話,恐怕整個婚禮會無信徒出席。

這種現象,又似乎呼應了早幾日的文章《神學生的三個荒謬》,講到神學院所教導的學識與教會做法脫節的問題,在嚴謹釋經下沒有出現的規矩,卻成為教會傳統做法,甚至視之為大罪。

本文乃係舊文重溫,當時以廣東話寫成,放在自己的網誌,行文頗為直率粗鄙,稍作修改,略為補充,再公諸同好

正文

信信聯婚的額外優勢

假如,你問我信信聯婚是否對信仰幫助,我會答你有,我無大家想像中反傳統,但我所講的幫助並非教會講的那一套。教會說有共同信仰,彼此有相同價值觀,對兩個人的感情與婚姻有幫助,即是,教會經常用反面例子舉證,信仰不同,只是十一奉獻已經大難題,日後教育孩子之類的問題,認為一定會家無寧日,類似想法實在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一個人的價值觀形成有很多複雜的原因,不可能單單因為信仰相同,雙方的想法必然接近,大家便可以做神仙眷侶。好肯定地說,一個人成長背景、家庭及社會大環境的影響力,很容易超越教會,壓過信仰。例如樓價對這一代人成婚的影響,絕對比教會教導大得多。去到我的年紀,身邊差不多所有人已結婚,一樣見過基督徒夫婦要為錢嘈交,一樣會嘈究竟比幾多奉獻,試試在教會問任何一對信徒夫婦,就知所言非虛。如果兩個信徒結婚就會交齊十一奉獻,我估計教會奉獻會升一倍左右啦。

信信聯婚在教會最大優勢,在於教會有豐厚的輔導資源,在出現問題時可以適時介入。信信聯婚需要教會的照顧,教會為了反擊同運,亦需要信信聯婚代其宣傳家庭價值,生養眾多,形成一種互惠互利的共生關係。你說我會否想得太功利,試試今晚即時宣佈,天主教及基督教的一眾名校信主無分加,失去入學優勢,一夜之間,你猜會有幾多「基督徒」父母消失。

而在信信聯婚的大軛下,對無法找到適合伴侶的人,無幫助下反而構成很大破壞,又可以分三大類,男信女不信、女信男不信、獨身。

男信女未信

雖然話有一軛論,但男信女不信在教會私下相當受歡迎,好少可棒打鴛鴦叫你分手,仲好有心經常叫你邀請另一半到教會,而且很少過份介入,問長問短,逼她聽福音。教會所舉關於信與不信的反面例子時,多數是「我男朋友末信」,而比較少相反。因為中國傳統想法,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大家認為女方受到男方影響下最終會信,生兒育女,變成教會實質增長,事實上這樣的例子亦比較多。

大家比較有心機放長線釣大魚,慢慢傳福音,在教會中不會像推銷旅遊會藉一般,幾個圍一個,疲勞轟炸。即使女方長時間未信都好,甚至到最後,女方係未信情況下結婚,因為教會願意接納,男方因為相同問題而離開教會的機會較低,比較少見過有弟兄,因為女朋友未信,而完全離開教會。

女信男未信

相反女信男不信,女方往往在教會承受極大壓力,擔心她被騙,經常有人以關心為名,傍敲側擊打聽她有沒有與對方上床,有沒有單獨與人去旅行,擔心她失貞,未婚懷孕,甚至被騙財騙色,嚴重的會逼你分手。雖然我明白,教會姊妹不少確是純近乎鈍,但種種「聖騷擾」令人不勝其煩。不少教會明文規定與不信的人拍拖、結婚要停事奉,停聖餐。有姊妹讓教會知道跟未信的拍拖,連崇拜上台獻詩都要暫停,但甚麼才是教導性/崗位性事奉,卻完全無仔細的準則可言,全由當是的教牧決定,姊妹通常是教會紀律下的受害者。

結果,經常出現兩個情況,第一,女方拍拖堅持一段時間,或者決定結婚後,索性離開教會,免得受人白眼,省卻心力與教會打交道。

其二,如果個男方認真喜歡女方,真的想結婚,但又真的沒有聖靈感動,背後就有強大的誘因促使他講大話,欺騙女方。有心在教會聚會一兩年,學習一套屬靈術語來應對,亦非難事。「決志」後,大家一樣哈利路亞感謝主,禱告蒙應允,流淚撒種觀呼收割。在結婚後,甚至誕下新生命之後,男人才坦白說自己其實不信。

曾經見過有位「弟兄」差不多同一時間上初信班、洗禮班同婚前輔導,洗禮後便可以在教堂結婚行禮,堪稱一條龍服務。那位「弟兄」,在妻子懷孕後,卻表示要去黃大仙還神,因為他在未信之前,曾經到廟中求姻緣,祈求可以為家族傳宗接代,結果就結識到姊妹,「許願不還,不如不許」。姊妹又可以如何呢?婚後初初或者會在教會碰到他們,之後生命影響生命,慢慢消失。

在兩害權其輕者的情況下,大家想要那一個狀況?接納不完美的狀況,然後期待對方接受信仰,還是選擇在對方大婚日子割蓆,聲言不會祝福信與不信的婚姻,警告他們的婚姻不會得到幸福,自己不出席婚禮及婚宴,不鼓勵甚至反對教友出席,總之諸多事幹,百般阻撓,將之視為靈性上的大罪。

結果求仁得仁,信者受到如斯對待加速離開教會,又再加深信與不信無好結果的刻板印象,而現象只不過是教會自我預言應驗,你覺得他們會出問題,所以千方百計去干涉阻攔,結果他們承受不到壓力而出問題。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獨身姊妹難過

至於獨身那一班如何,又可以分弟兄同姊妹兩邊。之前看過基督徒婦女協會一個調查,覺得自己有獨身恩賜的姊妹,只有6-7%,即是有大部份未婚的姊妹,並不覺得自己有獨身恩賜而「被恩賜」,引發的狀況,可能比信與不信更嚴重,甚至相信已經演變成一個社會問題。

在社會做事,大家或多或少曾經遇過一種女高層,三十到尾四十出頭,無拖拍未結婚,訓身工作,全情投入,個人mean到爆,固然覺得天下間所有男人辜負了她,為何沒有人欣賞追求,亦同時發揮強大的Queen bee syndrome,對所有後生過自己的女同事看不順眼。

再看看近日的網上情緣式的騙案,受害人大多數係此階層的女性,教會是否有需要加強這方面的教導呢?

網戀

截自HK01

當教會雲集了眾多的單身姊妹,所謂孤陰不長,獨陽不生,陰陽失調下,氣氛又怎會和諧呢。

我一直有個陰謀論,教會是由這一班獨身姊妹撐起,他們有很多時間去事奉,身上又好多閑錢去奉獻,所以教會養寇自重,無心去解決姊妹的獨身問題,個個有家庭要相夫教子時,還那有時間去教會事奉,有多餘錢都留給與丈夫去旅行,有多餘錢都留給子女日後讀書啦,還會有餘錢給教會擴堂?做個非正式統,讀者教會兒童學主力做服侍的信徒,是否正是這班嫁杏無期的姊妹?同時他們又會主力插花及領詩班,比較多人讀神學院延伸課程。

我無意將問題咎疚在姊妹,這是教會的共業。求學時叫你比心機讀書,不輕言談戀愛,影響學習,上帝會為你預備,要對上帝有信心。到初出社會工作,又叫你趁年輕奉獻主用,不要待年老力衰才出外宣教;當一個人結婚後,所有心思會放在家庭,趁自己還單身時多經歷一下,多嚐主恩滋味。怕你不順服還引聖經金句:「沒有出嫁的、是為主的事挂慮、要身體靈魂都聖潔.已經出嫁的、是為世上的事挂慮、想怎樣叫丈夫喜悅。」去到三十出頭,突然跟你講,那人獨居不好,要「六個一」,「一生一世,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生命才完滿。你年紀不輕,好找個伴,「有仔趁嫰生」,獨身雖好,還要靠男人扶持,丈夫是頭,看看看師母廿幾年來默默支持牧師,便知一個家庭對事奉者係好重要。但妳不能夠因為要結婚而降底標準,因為你要找到上帝預備比妳的那一位,寧缺勿濫。

結果,一眾姊妹到三十幾歲人,驀然回首,過去十幾二十年青春全然供獻給教會,教會卻無為自己的教導,負起相應的責任。姊妹專心事奉一心為神,同耶穌拍拖十幾二十年,好少同異性深入接觸,白紙一張,未拍過拖,經驗值近乎零然後叫她們打大佬,要拍拖要結婚要生仔,想緊張亦不知從何入手。

婚姻斜率下獨身弟兄一樣難過

弟兄那邊又如何,作為一個資深單身弟兄,我想講在男女比例極不平衡底下,做弟兄亦不好過,莫以為教會中很容易結識姊妹,一樣係極級困難。因為無論社會同教會之中,係鼓勵姊妹向上嫁,要找一個無論社會經濟地位、屬靈生命比自己好,年紀比自己稍大,甚至是身材一定要比自己高的男人,教會長年的教導話丈夫是妻子的頭,妻子最多是頸。

即是所謂婚姻斜率(marriage gradient),簡單來說,在選擇配偶中,男性傾向選擇社會地位、學歷、職業比自己稍微差的伴侶,而女性剛好相反,要求比自己各方面稍強的配偶。

在香港過去二三十年,女性的學歷及社會經濟地位不斷提高,在社會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也意味男性地位不斷地被追上,但根深蒂固上嫁下娶的潛意識,依舊發揮強大作用。

講金

18/05/2018 東方日報

姊妹25歲自己人工萬五,希望嫁個人工二萬五,30歲自己賺二萬五,想找過最少賺三萬五,到自己35歲,自己過三萬五,對方最少要專業人士月入五萬以上,到40歲自己亦屬專業人士時,若非人中之龍如何襯得上自己。而姊妹到這個年紀,專心事奉十幾二十年,分分鐘讀了幾個神學延伸課程,做過執事會主席,在信仰要求上,仍要要找一個比自己更屬靈的人。教內外兩者的要求相加,我不敢看輕香港教會的弟兄,認為教內無人條件如此優厚,相信每一百幾十年間應該可以出到幾個。而一個靈命卓著,月入以十萬計的青年才俊,緣何會看中一名35+,mean到爆的中女呢?

姊妹們在學識、社經地位及人數上,均比弟兄佔優,加上教會的陰柔文化,一般能力稍弱、社會經濟地位稍遜的弟兄反變為教會的弱勢社群,而且年紀越大,這種趨勢越明顯。又令到弟兄們更喜歡往外求,造成惡性循環。同樣,在底層的男性,亦同樣會遇到找不到對象的問題,不過在當代社會文化當中,覺得他們「罪有應得」,乏人關注。以往還有一招叫「返大陸娶老婆」,近年又引起新的社會問題,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而教會呢,似乎完全沒有在意社會的轉變,依舊強調宣傳「六個一」,將結婚視生仔為人生最高成就。

近年的信仰體會,察覺教會說自己是一個分別為聖的群體,但遇到的問題其實一點也不獨特,往往只是社會問題的延伸,例如兩代撕裂,越多越多人選擇/被逼不婚,只不過在教會有更多籓籬及傳統堅持,令問題更難處理。

通常寫到這裡,又必然會有人問解決方法,愚以為,解決教會問題的方法,不外是多讀經,多祈禱,多默想神,多奉獻,別無他法矣。科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