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信耶穌信到唞唔到氣?

Photo credits to: http://cdn4.spiegel.de/images/image-652853-galleryV9-eshr-652853.jpg

校園團契的獨特,往往造就不少「不可能」,如靈恩與基要信徒共同團契絕非終末想像,而是有可能實在地發生。牧養如此多元的群體是一躺刺激的旅程,當中遇上的學生,不時為我帶來驚喜與挑戰。

還記得與X同學的首次相遇,他就分享在網上目睹基督徒的帖子被未信者「圍攻」洗板,自己不知如何是好。我心裡嘖嘖稱奇,竟有人會如此著緊這些網路言論,難道是渴望護教?再聽他說,原來他內心的掙扎,是覺得那些未信者的留言竟比基督徒更有道理,因而既懷疑又擔憂自己正相信甚麼。他坦言有時候覺得,這個宗教為他帶來壓制多於自由,好像不近人情地限制信徒的一言一行。他在團契不時被人提醒要「言行合宜」,「說做就人的話」,每次他聽到都很反感,覺得不被接納與包容。「為何做基督徒就一定要談吐得體,有斯文形象?這些就是好見證?你們有沒有體諒我改變不了的習慣?」他真誠地問道。

與典型「乖乖」信徒相比,我更喜歡接觸這些「另類」學生,因為他們的分享往往出人意表,不但驅使我更深入思考信念與踐行的張力,也提醒我不要以為「一本通書走到老」,追求普遍的「罐頭」牧養方式,而是尊重細察每個青少年的獨特生命境況。事實上,我對X同學的掙扎也有不少共鳴,道德品格儼然成為當今教會的大誡命,外表言行成為判斷靈命成熟的標準,與世俗眼光無異,穿著大膽,說話較粗鄙的青年注定不能擔任重要事奉崗位。當見證被化約為個人操行,這豈不如哲學家康德所言,基督宗教終歸只是一個道德規訓的宗教?近年聽到教會的青年流失現象愈趨嚴重,也許教會真的要迫切反省,到底是為青年提供了更寬廣的成長探索空間,抑或在本來已是透不過氣的成長中,更深壓迫他們?我在校園團契中確實遇上不少「負傷治療者」,期望在教會外找到一處容身之所,唞唞氣。

X同學剖白自己並非不想改變,也了解自己的缺點與限制,但就是接受不到別人「迫」他改變。他希望改變是來得心甘情願,正如當初自願信主一般。我體諒他對外力的抗拒,但我反問他改變果真是單純個人的抉擇?每當我們回過頭來,原本以為是出於自身的改變,也許會嚇然發現恩典的痕跡遠超我們想像。昔日門徒若沒有經驗被福音的轉化,他們會如此義無反顧跟隨耶穌嗎?改變也許隱然正在發生,且驅動者不是別人,不是自己,而是上帝,我們又願意接受嗎?

 

文章經修改,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587期)專欄【青黃筆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