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信心,不在無風無浪之中

2018/6/24 聖靈降臨後第五主日

(可四35~41)

人是很奇怪的。天天生活平靜,人都不會喜歡。生活中有些少意外,都是人能接受的。特別是天天勞碌的打工一族,總希望久不久天空會刮起風暴,當然不是星期六或日掛風球啦!打風便可以不用上班了。

不過,人又總喜歡不遇風浪,甚至盼望生活在預計之中。當然間中發生離開預計之外的事,假若並不嚴重,不防礙生活,也會很容易接受。例如出外旅行,當然有天氣預測,但「天有不測風雲」,也會遇到突然下雨,又或是盼望陽光燦爛,但又出現天色黑沉沉的。面對這種情況,雖然不開心,但也會以阿Q精神面對之。

但如果遇到的風浪,是令你感到「快沒命了」,你會怎樣?

今主日的福音經課記載了門徒所遇到的一個經驗。他們聽了耶穌的教導後,便從海的一邊到另一邊,估計是從加利利海的西北面到東北面地方。但天有不測風雲,而且風浪之大,連這群曾是打漁的門徒也感到害怕和驚慌。聖經這樣描述:「忽然狂風大作,波浪打入船內,以致船灌滿了水。」(四37)他們感到「快沒命了」(可四38)。

不單是馬可有記載這事,馬太和路加福音都有記載(太八23~27;路八22~25)。可見這事很重要。風浪不會令耶穌驚怕,耶穌仍在船上睡着(太八24;可四38;路八23)。門徒叫醒耶穌後,耶穌斥責風浪,風浪便靜下來了(太八26;可四39;路八24)。

三卷福音書亦有記載眾人的反應:眾人驚訝,並且說:「這是怎樣一個人?連風和海都聽從他。」(太八27)「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都聽從他。」(可四41)「這到底是誰?他吩咐風和水,連風和水都聽從他。」(路八25)

神蹟的記載,當然是要指出耶穌的能力。但這並不是耶穌最關心的,三卷福音也同樣記載,耶穌向驚慌的門徒發出了一個問題:「你們這些小信的人哪,為甚麼膽怯呢?」(太八26)「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可四40)「你們的信心在哪裏呢?」(路八25)耶穌所關心的,是門徒的信心。

門徒與耶穌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聽過耶穌的教導,也見過耶穌所行的神蹟,理應他們知道耶穌的能力,但當他們遇到這風浪時,他們竟然只有這回應:「快沒命了!」不過,在這時刻,耶穌仍在睡着(四38),仍與門徒同在。明顯的,耶穌是要考驗他們的信心。

很多時候,我們都認為自己是有信心的人,但這信心都是在無風無浪的日子中。小的風浪,或許就如平靜生活中突然發生一些不如意的事,我們仍會渡過,信心也沒大影響。但大風浪來到時,又或是所遇到的困難並非短時間可解決,「快沒命」的時候,我們的信心又如何?

信心的考驗,並不在我們參與教會生活,崇拜,團契,在溪水旁,在青草地,在充滿陽光的日子中。信心的考驗,是在我們毫無預備的時刻之中,突然有很大的改變,例如生活遇上不如意,事業不理想,前途不明朗,工作和經濟有壓力,甚至是失去工作,患上頑疾,家庭變幻,失去親人⋯⋯,在這些時候,你仍會堅持相信耶穌嗎?耶穌沒有離開風浪,耶穌仍與你同在,你相信嗎?耶穌能平靜風浪,我們會否仍然相信他能平靜我們內心的不安,內心的風浪?

香港社會近幾年的不安撕裂和衝突,在現在的政權管治下,相信仍會繼續,並且會惡化。面對這樣的社會,不少人躁動不安,不但對政府管治不信任,甚至對司法制度也不相信。我們作為信徒的,能否有寧靜的心去面對呢?

我重讀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納粹打下監牢的潘霍華,他所寫的《獄中書簡》;又重看受潘霍華影響,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他被判監前所寫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他們雖然被困牢獄,甚至被逼害至死,但是他們沒有咒詛,沒有埋怨,也沒有仇恨。肉體雖然面對「快沒命」的風浪,但內心是平靜的。你也會如此嗎?

因社會的不安,對社會不公平,參與了社運,後被拘控和被判刑的青年人中,我發現有幾位在他們被判刑前或在受刑期間所寫的書信,都流露出內心沒有恐懼,且很平靜的心情。其中梁天琦在被判刑前一天所寫的(已在網上流傳),看見他對自己的言行負責的精神,又看見他對他人,特別是家人的關懷,也不忘對社會的公平公義的追求。他的內心是平靜的。

劉曉波不是基督徒,但深受基督教信仰所影響。據聞梁天琦將會參與慕道班,接受洗禮。如果是真的話,這或許是信仰給與平靜安穩的力量。

船常被用作代表教會。船要在海上行走,自然會遇到風浪。有時是可以預測,但亦有不能預測的風浪。

在上個世紀,中國教會面對文化大革命的逼迫,不少牧師傳道人被打入監牢或是參與勞改。但他們郤沒有失去信心。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教會再度活躍起來。在某些地區,基督徒人數激增。不過,中國仍是由極權者所統治,對宗教的打壓仍間斷地發生,而且比前更嚴峻。我們生活在香港,難以批判內地教會的情況,特別某些看來依附政權或是不敢反對當權者的教會,但我們看見,在打壓當中,仍有不少教會仍憑着信心,高舉福音的信仰。耶穌仍在船中,沒有離開中國教會。

反之,在香港,一個信仰自由的社會,近幾年面對社會的困局,某些教會似乎不聞不問。不但社會撕裂,教會也因政見不同,也引至與年青一代撕裂。教會面對政治風浪,似乎不知所措。有信徒更擔心,中國內地對宗教的打壓,也會在香港出現。

教會不會為政權說項,只是要與市民大眾共同尋求社會的公義和和平。現時當權者的不義,對追求公義者予以打壓。教會自然不容易在這風浪中「行公義,好憐憫」(彌六8)但聖經給我們寶貴的應許:「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聖經又這樣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賽三十15)風浪衝擊着社會,但耶穌仍在船中,仍在教會中,沒有離開,我們有沒有這信心?

不少信徒或許會這樣問:「社會情況越變越差,越來越黑暗,為甚麼上帝沒有行動?」再次想起電影《沉默》,也記起傳媒人游清原先生在Now TV的「以讀攻讀」的節目中介紹這電影和原著時,他總結提出兩個觀察。第一,「太多想做救世主的人,最終都做了出賣者。」很多人高聲稱自己是基督徒,但可能他們是背棄耶穌的人。第二點他說的是:「很多沉默的人,是沉聲不沉意,默口不默心。」在大風大浪中,在黑暗之中,雖然沉默,但耶穌仍在,信徒和教會也可能是沉默,但「沉聲不沉意,默口不默心。」我們的信心仍沒有改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