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信徒不難理解的有關記念和回憶的道理

本文不是要推廣任何意識形態或政治立場,只表達近日一個困惑──信徒在其信仰活動裡充滿記念和回憶,他們理應不難理解以下一些道理,那些道理亦有助疏理近日有關悼念和禮儀等的社會爭論,1然而,或許除了在一篇短文裡指出信徒本應是「悼念專家」的陳韋安博士外,教內好像沒有人談過,並且不少信徒的表現正好相反。2

一,信徒有甚麼記念性質的活動?

最明顯的信徒記念性質活動,當然是聖餐,因為那是耶穌明言用來記念祂的活動。近日不斷有人提醒我們,悼念的重點是記憶,是「不敢忘記」,是要讓記憶建構我們的身分認同。如果我們這樣理解悼念或記念,信徒的記念性質活動便要包括每一年的基督教節期如受難節、復活節、每星期的教會崇拜和信徒聚會、以及一些信徒每天的靈修讀經祈禱。在那些活動裡,信徒不斷重覆某些動作,重覆唸著某幾段經文,各地教會作為信徒群體則不斷把這些活動形式化、制度化。

Última_Cena_-_Juan_de_Juanes

二,禮儀

我們也可以說,上段的活動就是信徒的禮儀,記念復活節是禮儀,返教會崇拜是禮儀,參加小組查經和靈修讀經,在過程中來來去去只是讀一本書(聖經)、思想同一些聖經人物和故事,也是禮儀。

禮儀不單是宗教活動裡的某些儀式,也是個人或群體的生活實踐規律,是practice 的一種。說到禮儀,近年北美基督教也出現一些相關討論。3這些道理並非甚麼天馬行空的抽象道理,而是信徒在生活裡不斷經驗的。禮儀的目的是要藉著重覆的活動把一些信念、敘事和想像恪印在人們心裡,建構其身分,引導其生活取向。

以信徒常用的話來說,那就是藉著各類重重覆覆的教會活動和靈修,令信徒從心底裡明白聖經教導,這個「用心去明白」的重點不是現今教育制度下的「學習新知識」(重重覆覆地說同一個故事,或不斷重溫中一時學過的數學,在學習新知意義下是挺無聊的),而是要令信徒生命藉此有所轉化,更有基督的樣式,人生觀和生活方式等從此不再一樣。例如教會教導信徒反省生活每一方面裡有沒有榮耀上帝,一位基督徒商人要思考他的生意會否只為了賺錢而妄顧社會公益,一位基督徒學生要思考他的人生計劃和知識可以怎樣與信仰有關等等。

簡言之,宗教禮儀的目的是要令耶穌基督成為信徒生命裡的指引和改造力量。讓我借用神學家龔漢思 (Hans Küng) 的話來說明:基督教以外也有真善美,追求那些真善美的人不一定是基督的信徒,唯有那些嘗試在耶穌基督的榜樣和啟導下 (in the light of Jesus Christ) 過他/她的社群或宗教生活、追求真善美、做回一個人的,才是一個信徒。4禮儀能幫助信徒按耶穌基督的榜樣和啟導來生活,不同地區的堂會,皆是充滿禮儀的組織,藉著禮儀和群體互相支持幫助信徒按耶穌基督的榜樣和啟導來生活,建構他們的身分認同。

praying-1319101_960_720

三,問答

有了這基本認識,再輔以信徒讀者平日對教會生活的常識,在這節我會嘗試提出一些問題和回答。我不期望讀者會感到那些回答很陌生,相反,那些應該是絕大部份信徒讀者覺得十分合理的。這些問答對應著近日有關悼念、回憶和禮儀的社會討論。然而,為免顯得太長氣,我不詳細指出其中類比了(亦無意暗示類比裡所有細節皆相同),留待讀者自行推敲便罷。

 

問題一:如果你喜歡所謂 traditional worship (古舊的聖詩、每一崇拜步驟都按照前人設定來作、音樂全都由管風琴和鋼琴彈奏等等),但我喜歡所謂 contemporary worship (新近的基督教歌曲、可用結他也可打鼓、氣氛有點像晚會等等),我們有必要強求我們所參加的同一堂會清一色地只提供其中一種崇拜嗎?

回應:很簡單,如果教會人數不是太少,在同一主日裡分開兩場崇拜便可,信徒可以選擇自己更容易投入的崇拜方式。甚至,信徒因為對崇拜有不同想法,因此轉了去另一宗派的教堂,也是沒問題的。今天大部份信徒均不會認為,大家分開在不同堂會裡崇拜,方式各異,就會褻凟了對耶穌基督的集體回憶,失去了對世界作見證的意義。

問題二:年年月月做同一動作,有何意義?有果效嗎?

回應:那些禮儀的意義就是把聖經裡的耶穌基督恪印在信徒心裡,不單是拒絕忘記,更要令信徒們漸漸按耶穌基督的榜樣和啟導來生活,這就是期望中的果效。這果效並不一定要包括替耶穌平反或翻案,畢竟羅馬政權已不存在,而且教會的發展本身和世界各地信徒活出信徒應有的生命,已是一種對耶穌基督的肯定。如果捍衛記憶都可以稱得上為抗爭,在基督宗教裡那個抗爭的意思應該就是信徒活出另類生命,向世人作見證,並且藉此令世界不一樣。留意,這裡講的並不是信徒唸得出一些經文或表面地每星期日會參加教會活動,重點亦非100%出席所有聖餐和崇拜或每天靈修,而是他們的生命被改變,包括在沒有返教會的星期一至六活出一個受耶穌基督影響和啟導的生活。

Candlelight_Vigil_for_June_4_Massacre_2007_-_006

問題三:不遵從我習慣的禮儀的人,是否沒資格稱為信徒?

回應:別的禮儀也可以是有效的,例如不同宗派的聖餐和崇拜、或另類靈修方式等等。而這裡也不一定每次均為群體活動,獨處默想亦為禮儀之一。因此,我們不能因為別的信徒不參加我堂會的崇拜,不遵從我習慣的禮儀,便斷言他不是信徒、沒有捍衛記憶、或生命沒有繼續受耶穌基督影響和啟導。另外,行禮如儀地恆常出席教會活動,進行各類禮儀,的確不能保證一個人的生命被耶穌基督影響和啟導,正如大家都懂得的, Sunday Christians 未必就是好基督徒。然而,要留意這也不一定是那些禮儀的錯。

問題四:某宗派有牧者聲稱可以廢除某些禮儀,豈有此理!我是否要攻擊他們?

回應:首先要檢查一下,那牧者是否代表那宗派?若否,毋須大驚小怪。其次,他聲稱廢除某些禮儀的背後是甚麼原因?如果他仍然十分強調他那裡每一信徒的生命均要被耶穌基督影響和啟導,我們批評之先須要反問,這是否真是一個大問題呢?

問題五:一位信徒不太曉得或不太記得耶穌史料細節,還可以是一個生命被耶穌基督影響和啟導的人嗎?

回應:當然可以。歷代有很多信徒沒有倒背如流地熟讀聖經,但他們卻能實踐信仰,甚至比某些熟讀聖經的人實踐得更好。基督教神學和聖經研究也經常討論到,假如某些聖經記載不是史實的話,究竟會對神學和信徒生活帶來多大衝擊?當一個回憶的意義在於它對人們身分認同的塑造力,那回憶裡的歷史細節就會顯得不太重要,反而,我們看到在歷史過程裡有很多創造性元素加入其中,成為今天的傳統一部份。因此,執著有人竟然弄錯一些聖經史料,以此來批評那人生命沒有被耶穌基督影響和啟導,是概念錯置的批評。

問題六:某些新教教會只剩下很淡薄的禮儀味道,這是否偏離信仰?

回應:抽空地說會是很難一概而論的。我們須留意,至少在新教的理解下,禮儀是可以隨著時代和文化需要而大幅改變的(不要忘記,直至幾十年前,天主教仍堅持在彌撒裡用拉丁文,這是緩慢改變的上佳例子)。另外,按上文對禮儀的較廣義理解裡,即使今天那些只剩下很少禮儀的教會,其實還有很多禮儀,包括記念聖誕節、復活節等,包括每星期的崇拜和教會活動,也包括信徒私下的每日靈修禱告。另外,判斷是否偏離信仰,也要視乎我們站在甚麼神學或宗派傳統去談,有些傳統(或有些神學人)十分狹隘,會把略有不同想法的人立刻判為不理解信仰真義,因此不得擔當教導或其他事奉崗位,在那裡,那就是偏離信仰了。

問題七:如果有人認為耶穌基督的生與死跟他無干,那又如何?

回應:很難再說他是基督的信徒了。然而,這卻不等於他沒有追求真善美,或他「無人性」。正如基督教徒不能單單因為別人是佛教徒或無神論者,便批評那人沒有追求真善美,無人性,在理性、道德或良知上有虧缺。

最後,讓我引用已故的著名神學史教授 Jaroslav Pelikan  有關傳統的名言作結:”Tradition is the living faith of dead people to which we must add our chapter while we have the gift of life. Traditionalism is the dead faith of living people who fear that if anything changes, the whole enterprise will crumble.”

quote-tradition-is-the-living-faith-of-dead-people-to-which-we-must-add-our-chapter-while-jaroslav-pelikan-52-88-71

 

(感謝一位朋友對本文初稿提供意見!)


「教會時事隨筆」系列是2015年起的新嘗試,為〈信仰百川〉而寫。自九十年代我一直有發表對教會事情的評論(參考),隨著學術生涯發展,自我要求高了,文章越寫越長,動輒逾萬字,例子可見2013的〈何謂因人廢言?〉,其優點自然是條理分明,缺點卻是再難找到時間這樣寫,也令一些讀者卻步。在本系列裡,我會儘量以簡短和大眾化的方式表達少許觀點,若有讀者回應或批評,屆時才深入討論。

 

  1. 「悼念」往往是指悲痛地懷念或記念逝去的人,「記念」的意思則比較廣泛,即使可適用於記念有人逝世,焦點也不在於對那去世人士的悲痛。那麼,說「悼念耶穌」是否恰當呢?我認為仍是部份地恰當的,因為,雖然耶穌有復活,但祂的確曾經受難和死去,信徒記念祂時,必對此有悲痛之情,並且,祂設立聖餐時,也要求信徒記念祂為人捨去生命,祂沒有因為祂將要復活,便叫信徒不要記念祂的捨生。「這是我的身體,為了你們的緣故;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林前11:24)因此,我認為「悼念」是部份地恰當的,只是基督徒並不會停在悼念,因為基督徒也相信耶穌復活。另外,在近日社會裡的悼念和回憶討論裡,這個分別也不重要,毋須對此大費周章,因為我們也可以只是記念一件歷史事件,記念活動裡不一定要有悼念其中死者的環節。
  2. https://www.facebook.com/theologia.autumnitas/posts/454158834793555。我看到此文時有點共鳴,因為發現有人也跟我一樣從這角度去思考,並且比我早寫出來。
  3. 參 James K. A. Smith 的近著。http://www.amazon.com/James-K.A.-Smith/e/B001IQWGXY/ref=dp_byline_cont_book_1
  4. 這主張源自其名著 On Being a Christian ,網上有些簡介,參http://www.auburn.edu/~allenkc/challenge.htmlhttp://www.catholicireland.net/on-being-a-christia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