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信仰電影《The Shack》.公義.與基督教

Shackover

電影《The Shack》(中譯:天堂小屋;書譯:小屋)看了,個人評分 2.7/5.0。若未看過書的話,可能評高至 3.7/5.0。因為筆者覺得電影中主要的情節和對白賣點都是來自小說而非電影本身,2.7/5.0 純粹電影評價。Rotten Tomato 綜評 4.4/10。

賺分位:小女孩的選角、四個上帝加埋智慧的選角、幾個主角配角的選角,都很有說服力,抵讚;畫面、鏡頭、音效,不錯。但講故事技巧麻麻(情節電影大忌),電影劇場感一般,Stage Management麻麻,幾個場景有點畫虎不成,還帶有宗教膠味,是失分主因。

《The Shack》故事講男主角一家五口,么女在某次野餐時被兇徒拐殺,只在警方追縱搜尋後,在一間木屋(shack)找到幼女遺下的血跡斑斑的衣裙,確認遇害。

之後某年某天突然收到無郵印的信件,以妻子對上帝的㥾稱 papa 署名,邀請回到「那間木屋」(the shack)的約會。男主角帶著憤怒、疑惑和左輪手槍赴約。而遇到的竟然是上帝以三個角色向他顯現:聖父以非洲黑人女性 、自稱名為 Elousia — 熟悉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人可大概看出 El-(泛指神)和 -ousia(Being)的影子;耶穌是個猶太青年;而聖靈以東方女性 Sarayu 出現(Sarayu 為梵文「風」),演員為松原堇。

故事的焦點在於討論苦難和生命的救贖。筆者約在十年前有位姊妹送此書而在 starbucks 幾小時看完,感覺不錯。而此書當年曾被神學批判為異端和新紀元。此書也曾被指暗示普救論。

#劇透慎入
筆者喜歡小說版故事的鋪陳,閱讀起來確是份享受,有思考亦代入浪漫的故事情節中。而無帶任何期望或前設進入戲院。電影 135分鐘,用了50分鐘介紹背景,其餘時間講與上帝會遇的細節。雖然畫面整體還算悅目,但筆者稍嫌太長,在100分鐘內講完還是可以的,有幾處都有累贅之感。

而電影在情節上犯了個嚴重錯誤:原著作者彷彿是夢醒而回到現實,但尾段按著 Elousia(以男性身份出現)在「夢中」曾帶的路,他在現實中按原路,終於找到小女的屍體,而且因此捉到兇徒,將之繩之於法。而這段情節在電影中被抹去沒有採納,最後沒有證據說主角會遇過上帝。因為如此,觀眾的觀感就彷似是從頭到尾所謂上帝顯現只是南柯一夢,情節特殊性大大稍弱。

電影的另一問題,是電影中的耶膠味甚濃。主角一家五口是典型美國一家星期日上教會的基督徒模範家庭。唱的是典型古典敬拜詩歌。連他的父母那一代都是一模一樣。主角的好友教內弟兄都是典型的相處方式;故事從頭到尾都在說典型基督教故事,主角問的都是典型基督教問題,連問的語氣和角度都是傳統典型。當太多的典型模範重疊在一起,便會給尤其是非信徒一份不敢恭維敬而遠之的造作之感;太過神聖,不夠入世。

但若說《The Shack》走堂會路線,另一劇情又有矛盾之位:男主角跟聖子耶穌說,你們和那些基督徒不太像。聖子回答他,是的,我們和那些基督徒不太相同。The Shack 電影似乎在對堂會立場上有點矛盾。

與上帝共渡的週末去到尾聲,Elousia 要求主角寬恕殺害他女兒的兇手。主角最後說出一句「我寬恕你」就當結束。筆者稍感輕率,感覺意猶未盡。而不期然聯想起情節差不多的韓系電影《密陽》(Secret Sunshine)。《密陽》中的女主角,本來覺得自己已寬恕殺害兒子的殺手,還故意去監獄去向兇手示好,結果面對兇手信了主,兇手滿面喜樂地向女主角說:感覺上帝已寬恕了他,得著喜樂平安,天堂大門為他而開。女主角登時變了面色,決意離棄上帝。筆者不禁心諳:《密陽》是否說出了《The Shack》電影未說完的下半段故事呢?小說版是沒有這個感覺的,但電影就給了這份感覺。

基督教教義對現代社會,有著兩個原罪:小氣的排他性,和大方的完全赦免。過去二三十年時有坊間討論,尤其是每當有些著名的兇徒獄中信主。例如九十年代台灣陳進興案,兇手是連環姦殺犯,連環姦殺幾十個婦女,甚至母女一起強姦,落網後41歲被槍決前信主。當年台灣的基督教被輿論狠罵:姦殺被槍決可以上天堂,但被他強姦殺害的受害者因為無信主就落地獄?這是甚麼道理?香港的明顯例子則是近日離世的葉繼歡弟兄,本地著名討論區高登有段時間因為一篇潮文而大幅討論。筆者自己心諳,我們所認識、所跟從、所信服的耶和華上帝,「公義和公平是祢寶座的根基」(詩89:14),祂總會有最美好的裁決;教會現在所傳的福音,經常被人詬病為「廉價福音」「幸福音」,輿論和坊間的討論也正是反映這個問題。筆者相信,真正的福音,如耶穌基督在馬太福音末、論到審判的三個比喻說,審判必然是門徒必需警醒、必然是分辨出綿羊山羊的。所以我們今生應慎思所行,踏入社會,勇敢承擔,不辱使命。這樣才是合乎福音的精神。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