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信仰文字

記得昔日在大學修讀西方文明歷史,老師介紹到蘇美人發明了楔形文字的同時,強調人類歷史自始進入一個不再一樣的文明時刻。

因著文字的出現,知識和技術的傳承不再單靠口耳相傳,卻能依靠文字記錄。如此,那怕一位科學家的發現因著政局動盪或宗教原因而未能在有生之年公諸於世,只要他留下詳盡的研究記錄,那份發現依然能夠為後人所認識、以致隔空傳承。

或許是知道文字的偉大,初期信徒都願意把耶穌口耳相傳的教導化為文字,並以書信的形式向世界的盡頭分享對話。沒有了文字,昔日歐洲世界自然不能透過保羅的書信明白教會的生活方式;失去了聖經,今天我們亦只能夠邊過瞎子摸象的方式探索信仰的大概。

信徒不再閱讀文字,理解信仰便只能倚靠屬靈前輩的身體力行,藉此讓人看出基督救恩的一份真實。只是當你在教會圈子浸淫日久,愈會發現教會就是一個充斥軟弱者的群體。若你的信仰生命一直被他人的見證牽著鼻子走,當他們經歷人性黑暗的同時,你的信仰亦自然出現前所未有的震盪。

文字,讓我們變得明辨是非。上帝的話語化身成基督的生命、基督的生命再輾變成聖經的文字,後來更有不少信徒再透過聖經的反思與自身處境的整合,活出生命的見證。整個歷史的推演,似乎告訴我們信仰的傳承不能單靠生活的流露,卻也需要對文字的敏銳、理性的分析。否則,我們的信仰便墮進盲從領袖的陷阱。當那些屬靈前輩的行為見證失守,我們也自然被人為的沖擊所絆倒。

今天我們經常慨嘆教會領袖的軟弱、信徒群體的黑暗。只是與此同時,我們會否把人的行為過份放大,卻忽視了二千年來經文字相傳的信仰本質呢?是信徒失去了對信仰本質的理解,魔鬼便藉教會領袖的軟弱乘虛而入。當我們對教會領袖的操守過份依賴,他們的失守只會對我們造成難以復原的傷害。

也許我們所以接觸信仰,是被某一位前輩同儕的生命所感動。只是信徒生命的進深,總不能依靠那些一時一樣的人性舉動。惟有紮根於前人透過文字對信仰的深入思考,我們才能無懼於當下教會領袖的失德,亦不致於因信徒群體失去見證而為信仰感到迷茫。

結論:如果你想做個唔會盲從權威、只願順從上帝嘅基督徒,真心要多讀幾本書,唔係你分分中會俾人利用同傷害。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