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信仰教育的關鍵:「次序」

3421684_fbimg1455967050042_jpegbb22c1cc6bf920c154b8ecf150601f2a

筆者不是全職聖職的人士。也有參與傳福音和信仰教育和栽培十多年的日子。也有研究門訓方式和長期栽培的班底。算是個業餘專心研究的興趣吧。

多年下來,栽培過成功和失敗的案例。漸感到好信徒和不好信徒的分別關鍵。在於一詞:「次序」

我寫的是兩個「次序」。

第一個是「認識神的次序」。

有些信徒,在未信者的階段,是先認識基督徒,然後認識堂會,然後認識信仰,然後認識神。
他們的信仰 — 不如說是宗教;宗教,被堂會所限制,然後認識的神又被其宗教和堂會所限制。他們以人來定義堂會,或以堂會來定義信仰,又以堂會來定義神。

另一種信徒,當然也可能走過上述這階段。但人生某個點,打了個轉折:先認識神,再從神認識甚麼是信仰,然後才認識教會,然後才認識其他基督徒。
這種信仰,以神來定義信仰,然後以信仰來定義教會和堂會,然後才以教會和堂會來定義基督徒生活,和基督徒。

Learn。Unlearn。Relearn。Re-Unlearn。Learn。

講下典內故事。
雅各的上兩代,都是在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在迦南地敬拜耶和華的家庭。雅各不可能不認識神,是藉著他的父親和祖父處認識。但到人生某個關口,他重新認識了上帝:是在伯特利的夢見天梯?還是在毘努伊勒的神人摔交?

還有基甸、約伯、尼哥底母、保羅等。

失敗的例子也有的。
例如掃羅王。他在追趕大衛的過程中,在撒母耳的引導下經歷神的靈。若在不同的心志底下,本來可能會成為轉捩契機。
例如新約的祭司和法利賽人。他們本來是贏在起跑線上,比起升斗小民更熟經卷,更有資格明白耶穌的啟示的。但就是如入寶山空手回。

那個「重新倒序」,聖經有個字是講這個的,叫μετάνοια beyond-thought,悔改。學道的路上就是不斷的「心意更新而變化」:悔改。

這個「信徒 -> 堂會 -> 信仰 -> 神」或是「神 -> 信仰  -> 堂會 -> 其他信徒」的次序是很重要的。未經過悔改的所謂信徒,從來未認識過神,或只是掃羅王的認識程度。

另一個次序,是「事奉的次序」。
有些信徒 — 或同一信徒的某些時候 — 是大部份時間、精神和心力,都先關心自己個人需要。然後身邊的一切,都是為自己的需要而有關係和利用。然後返教會團契祈禱,就求神服侍我和我身邊的世界。
我 <- 世界 <- 神。

另一些信徒的信仰,是先有神(如前篇所述,要先分辨清楚甚麼是神),先有神,然後有神愛的世界,和愛的我。然後是我參與這世界,來事奉神。這裡我是世界中的一個,留意聖經中提及信徒常是集體化的「我們」而非個人化旳「我」來關注。
神 <- 世界/我。

這個關係裡,我與世界彼此需要。而神對教會的使命的原委,也變得相當明顯:事奉神,秩序征服混亂。這是創造秩序。

「我 <- 世界 <- 神」只會惡化混亂;「神 <- 世界/我」就是以敬拜事奉回歸秩序。這也是神原本交給人類的事奉岡位。(創1:28-29 -「治理、繁衍、享用」)

上述這兩個次序,幾乎可以分辨出好壞信徒和俱樂部信徒。有時見到牧師或教師講信仰,花的精神都在高深嚴謹的釋經、歷史和神學。那些不是不好、也是重要的。但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是老嫗能解的。與其追逐艱深學識,不如走向簡化,著重生命的順序。

而太多堂會都是事工層層疊,工作多到傳道人喘不過氣;與其要百貨應百客,不如走向簡化,著重使命的本質和方向。

因為到審判台前,記得賬的,都不是知識和事工。而是真誠的生命。和因這生命為主體而活出的事奉。
對的生命,做甚麼也對。舉手投足都有顯露事奉的果效。

這個著重「生命的順序」,和「使命的本質和方向」,以此為今篇的結論。謝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