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信仰對談─從劏房戶說起

圖片來源:HK01

圖片來源:HK01

筆者這幾年由前線退到後勤,從行動到執筆,到今天我仍堅信,信念和行動是息息相關。文字是信念的載體,文字所承載的是個人的價值觀、想法和願景,一方面指向其外在行動,另一面指向內在自省。

剛看到一單有關『有團體進行一項「不適切居所及租金壓力,對基層租戶構成情緒危機」調查』,雖然這些調查差不多定期都有,劏房的問題也不是什麼新鮮事,誠然,香港人都習慣了。不習慣或不想習慣的可能只是住在其中的市民。筆者曾經探訪過其中一戶劏房,今天仍然印象深刻;還記得那天天氣很熱,一步一步走上又黑又焗的樓梯,終於找到了「疑似」門口的地方 (需知道不少劏房戶是很難找),門中門的第一道門鎖著,我們用盡諸般智慧才能按到門鈴,一個沒穿衣服又全身汗水的小童迎接我們,越過第一大門後發現是一劏三(已有良心),正式進入被訪者的屋內,立時感覺是臭和熱,屋內充滿汗味和酸臭味,而且溫度比外面的熱還要更盛。大約100呎的地方住了一家四口,一扇窗子也沒有,食物味、人味、物味天天混在一起,那種味道今天好像仍感受到。我見孩子沒穿衣也汗流滿面,我問媽媽為什麼不開門透透氣,她說因鄰居常抽煙,家中又沒有窗,煙味會困在屋內,所以不能開門。屋內起碼40度,沒窗戶又不能開門,此境此況,也不知如何言說。

昨天,與友人共聚,對話一番。
友人:你對社會政治好像很留意似的。
我:是的,信仰與社會有著自然而生的關係,怎能不留意。
友人:其實都解決不了,會否很無奈和無力?
我:的確不易解決,也不期望我一人去解決。
友人:那…(筆者估計他想問我講和寫咁多野把鬼咩)
我:就當是與自己對話的時刻,令自己言行更一致的自省過程。
有位前輩曾贈我一段經文:(賽八8-16)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裏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
我就說:「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他說:「直到城邑荒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並且耶和華將人遷到遠方,在這境內撇下的地土很多。境內剩下的人若還有十分之一,也必被吞滅,像栗樹、橡樹,雖被砍伐,樹子卻仍存留。這聖潔的種類在國中也是如此。」

青山依舊,綠水長流,世界仍在轉動。筆者沒有水晶球在手,也不渴望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香港會變成怎樣,我也不知道。可是,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這是真的。筆者盼望信仰百川的文字能讓讀者們更多角度去反思信仰,歷史會給予我們答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