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信仰不是一刻的豪情

2018/8/26 聖靈降臨後第十四主日

(約六56~69)

約翰福音第六章是福音書中最長的一章(當然聖經章節是後人加上去的)。六1~15記載耶穌施行神蹟,以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六16~21記載耶穌在海面上行走,給予門徒在狂風大作時的拯救。兩個神蹟象徵着人生常遇到的處境:在缺乏時,上主給予供應;在危難時,上主給予看顧。

六22~40記載群眾來找耶穌,盼望能耶穌能為他們長期供應糧食,但耶穌提醒他們,「不要為那會壞的食物操勞,而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操勞。」(27節)

六41~58記載反對耶穌的猶太人議論耶穌所說的話,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使人吃了就不死。」(48,50節)耶穌又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在你們裏面就沒有生命。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53節)

六56~69記載了不同的人對耶穌的話的回應。不單反對耶穌的猶太人不接受他的說話,連他的門徒中也有人這樣說:「這話很難,誰聽得進呢?」(60節)也有門徒「退郤了」(66節)。當然耶穌知道「哪些人不信他,哪一個要出賣他」(64節)。不過,耶穌仍向他的十二位門徒發出這個問題:「你們也要離開嗎?」(67節)這讓門徒可再自問,他們是否真的願意繼續跟從耶穌?

彼得,他不但代表自己,也代表其餘十一位門徒,回答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上帝的聖者。」(六68~69)這是約翰福音第一次記述彼得的說話。彼得第一句說話已是那麼堅決肯定,這實在難得。

要記得,這句說話並不是在耶穌施行五餅二魚的當天說的。在那天,群眾甚至要來強迫耶穌作王(六15)。在那天,彼得要這樣說並不為難。有誰不願意跟隨一位能行神蹟,又被人擁戴為王的人呢?但彼得說這話的時候,正是耶穌被群眾唾棄的時候,甚至連其他門徒也要離開的時候。彼得仍說要跟從耶穌。不單代表他自己,他還代表其他門徒(最低限度其餘十一位門徒)這樣說。

彼得說這話,可能是由於他率直的性格。路加福音五章1~11節記載彼得接受耶穌呼召時,已顯出他的率直。耶穌吩咐他把船開往水深的地方下網打魚,他雖不情願,指出他已整夜勞累,也沒有打着魚。只是按耶穌的吩咐而行。當他能打到裝滿兩雙船的魚,他便明白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個閒人,他就立刻俯伏在耶穌面前,說:「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

彼得衝動的性格也可以從下面幾件事看得出來。

在往凱撒利亞腓立比的路上,耶穌問:「人們說我是誰?」彼得便回答說:「你是基督。」但他並不明白「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三天後復活」的道理(參看太十六13~28;可八27~38)。

與耶穌與門徒守最後的一個逾越節晚餐時,耶穌預言他的門徒都會跌倒分散,但彼得郤說:「雖然眾人跌倒,但我不會。」耶穌指彼得會三次不認他,彼得郤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絕不會不認你。」(參看太二十六26~35;可十四22~31;路二十二31~34)他的確不是得個「講」字,在耶穌被捕時,在客西馬尼園,只有他拔劍護主,砍下大祭司僕人的耳朵(太二十六51;可十四47;路二十二50;約十八10)。不過,在耶穌被捕後,彼得真的三次否認與耶穌的關係(參看太二十六69~75;可十四66~72;路二十二56~62;約十八15~18,25~27)。

彼得還有其他的軟弱。與其他門徒一樣,他會爭論誰為大誰為小(參看太十八1~5;可九33~37;路九46~48)。缺乏謙遜,事事都要作領導,代表其他門徒發言。他沒有問過其他門徒,也不能肯定其他門徒都不會離棄耶穌,他便說:「『我們』還跟從誰呢?『我們』已經信了⋯⋯」(約六68~69)事實上,十二門徒中,猶大出賣了主。耶穌也心裏知道。「耶穌起初就知道哪些人不信他,哪一個要出賣他。」(約六64)

彼得經歷三次不認主,應驗耶穌所說的話後,彼得失去了信心。耶穌死後,他和其他人一樣,回到加利利重操打魚故業。但危機也是轉機。雖然人離棄耶穌,但耶穌仍常常期待着人的回轉。彼得三次不認主,但耶穌「仍過身來看彼得」,這讓「彼得就想起主對他所說的話:『今日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彼得因此感到難受,「痛哭」起來(路二十二61~62)。

耶穌復活後,在提比哩亞海邊找着彼得,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彼得是:「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約二十一15~19)這回答沒有像以前那樣的誇口,他知道自己的軟弱,他知道自己的驕傲。他能愛耶穌,只因耶穌先愛他,也是靠着耶穌對他的愛。

信仰,有些時候,是會有剎那間的豪情,甚至會認為自己信了耶穌後,會為耶穌做這些,做那些,甚至會像彼得那樣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絕不會不認你。」(太二十六35)但這豪情能持續多久?

一首很豪情的詩歌,「至死隨主歌」,歌詞有這樣幾句:

「主聲問道:你情願嗎?與我同釘十字架。慨然起應同聲異口:願隨主至死方罷。

主仍問道:你情願嗎?柔聲低語話猶存,我願獻身毫不保留,從今一直到主前。

主我今情願,把心靈獻上,求使我聖潔,效主榜樣,黑暗滿塵寰,求主賜真光,賜我忠與愛,永遠向主仰望。」

但口中所唱的,能否堅持到底?

今天在教會中,常會出現兩種信徒。第一種是很豪情的高舉自己是基督徒。「我是基督徒,每一步都遵從自己的信仰」、「是否當官,聽從上帝旨意」、「上帝叫我參選」、「做一個建制派的基督竹人土人,就有如背着上帝所給予的軛」⋯⋯我不能批評他們所說的是假話,但我們能為主作工,何須那麼高調?此外,自己所作的,是乎真的是「行公義,好憐憫」,是否真的是上帝所喜悅的呢?我們最多只能說,是按自己信仰的理解而行。

另一種是帶着失望離開教會,甚至是信仰。幾年前雨傘運動後,部份信徒認為教會沒有回應時代的問題,離開教會。有些雖然沒有參與教會生活,但心中仍相信上帝;有些會自組教會,繼續信仰的追尋;有些可能連信仰也放棄了。他們當中,有不少也曾熱心參與教會,對信仰非常認真。

面對繁雜的社會處境,我們的信仰怎樣回應時代,不同的信徒會有不同的看法,彼此尊重和聆聽,保持合而為一的心,是非常重要的。雖或離開,也不要彼此批評論斷,更不要以為自己是上帝所留下「未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人」(王上十九18)。信仰的追尋也不一定是與哪間地上教會永久連上關係,我們信仰的主角是耶穌基督。他會常常問我們:「你們也要離開嗎?」但也會好像他回望彼得和三次呼喚彼得那樣呼喚我們:「你愛我嗎?」只要莫忘起初對主的愛,存謙卑的心,不隨便放棄,我們都有可能會像彼得那樣回應:「主啊,你知道我愛你。」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