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tor Paul Mok

一個嚴重弱視的牧者,與太太開荒教會,全家服事恩主。 靠 Voice Over 用電腦。 醉心於古典音樂,尤好 Sir Georg Solti &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之演出。 愛彈琴、愛寫歌,愛高達。 確信上帝憐憫人,深信在神凡事都能!

保羅夢遊記 — 塵世間,是誰最強?

不夢不夢還需夢:

我點亮了油燈,伏在書桌上揮筆疾書,我要在強極門派出的殺手來到之前把這紙密函寫好,然後用衣貓把之送到總壇,讓那裏的弟兄把密函以拷背神功抄寫十萬八千份,把強極門掌門的惡行以及神棒神功對江湖的影響公告天下。

*******
密函:

塵世間,你道是誰最強? 正所謂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一海更比一海深。 然而,無論一個人有多強,一座山有多高,一個海有多深, 都比不上這人。 他覆姓耳東,名極強,字神棒。 他不但是一宗派之主,也在江湖有著極重的地位,更在朝廷官拜從七品欽天監。

耳東極強所統領的宗派名叫強極門。 他所用的兵器為一枝長七呎七吋七分,重七斤七兩,由一種名叫有情鋼,經兵器名家”妙目神婆”花七七四十九年才鑄成的”神棒”。 耳東極強憑著這神棒所使出的兩個招式,就能叱咜江湖,馳騁官塲。 甚麼? 只是俱俱兩招就能這樣? 不錯,只是兩招。 令他叱咜江湖的一招叫作”臭糞密蓋”,讓他馳騁官塲的一招則稱為”盲目順服”。
“盲目順服”的威力如何,且看他能官拜從七品就能得知。 按他在這招之功力,官運一定如魚得水, 在不久的將來,莫說官拜一品,很有可能皇帝老子都有得他做呢。 對於這招,現在就且按下不表了。

好,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耳東極強是怎樣練就”臭糞密蓋”, 以至他在江湖上能有如此地位。 也看看有一些關於他的秘事。
以下呈報是強極門最高的機密,是我們的探子不顧生命危險地進到強極門當臥底而得知的。

在強極門裏出了一個敗類叫東門峰。 他需已有妻室兒女,然而,平常也對門內的師姊師妹毛手毛腳,上下其手。 一回,東門峰竟然強暴了一位同門師妹阿蓮。 阿蓮遂向掌門耳東極強哭訴。 耳東掌門擺出一副極度關懷的面孔,他氣聚鼠蹊部。 為甚麼不是氣聚丹田,而是氣聚…呢? 各位有所不知了,耳東所練之神棒神功與一般武學不同,是另闢蹊徑的。 話說回來,然後,耳東把勁力傳到神棒上, 整根由”有情鋼”所煉成的神棒發出七次幽幽的藍光(當他使用盲目順服時,神棒則會發出九次藍光)。 然後耳東掌門就使出他赖以成名的一招”臭糞密蓋”。 耳東對阿蓮慈祥且溫柔地說: “你絕對不可把這事告知任何人,萬一這事給其他門派得知,我們強極門就會名譽掃地,這個罪名,你擔…當…得…起…嗎…? 好吧! 你就原諒東門師兄吧!”

阿蓮不但受了東門夆的摧殘,更要屈服於耳東極強的好言相勸下,真的生不如死。 她終於忍受不著把其受辱經過告知同門。 幸得一些同門的支持和關愛。,阿蓮漸漸恢復過來了。 東門夆又怎樣呢? 他得到掌門的蔭庇,當然能繼續在極強門的姊姊妹妹間天天大嚼豆腐了。
另外,耳東極強也用這招”臭糞密蓋”擺平了很多在強極門內發生的觸犯王法的案件。。 比如夾帶私逃和虧空供款等。

在強極門人和其他門派面前,耳東極強道貌岸然,常常做些慈善之事。 他表面上很喜歡提攜後背, 實則要後背們供他使玩,在後背們身上取利。 到得該後背再不能供給他利益時,就把他投閒置散,還不忙不時對他說:”你很有前途,要好好跟著我阿!” 為甚麼呢? 因為耳東認為該後背可能有一天能再度供給他利益。

以上就是耳東極強的一些惡行實錄。

更糟的是不知為甚麼在江湖裏,一邦二會三門四大派,五堡六城七山寨中,竟然有人懂得修練”臭糞密蓋”和”盲目順服這兩招的法門。 當有更多人練成這兩招後,江湖勢必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

當我寫畢密函後,就把之藏在小竹筒內,並以蠟封好。然後,我召喚衣貓前來,把竹筒用一條黃絲帶系緊在衣貓的項上。 正當此時。 客棧的房門就被人重重踢開。 道貌岸然的耳東極強就拿著他的有情鋼神棒站在洞開了的房門前。 然後,就是沉默,可怕的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我氣聚丹田,猝然運起寬頻神功,用雙掌把衣貓送出窗外。 我有信心衣貓經我掌力一送,能在頃刻之間到達八百里外的總壇。 然後我便收攝心神來應付面前的強敵。

耳東極強道: “是你?”
我道: “是你?”

然後,耳東雙眼紅光暴現,他的神棒也隨之發出紅光。
我驚問,: “為甚麼不是藍光?”
耳東答道: “這是我最近新練成的神棒第三招, 名曰 — 殺…人…滅…口。 納命來吧!”

跟著,耳東就揮舞起神棒來,神棒的紅芒暴長,令我不得不閉起眼來。 正當那時,我突然聽見從遠處傳來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的聲音。 我打開雙眼,發覺太陽正偷偷地從窗簾隙濟進來,跑到我的面上,床頭的鬧鐘正不安份地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的響著。
好了,是時候起床了。

當我正在享用早餐時,我在想,如果我把剛才作的夢記下來,會否有人很敏感地對號入座呢? 但當我喝了一口咖啡後,我又想,塵世間,應該沒有像耳東極強那麼離譜的人吧! 所以,用過早餐後,我就把夢記下來。 忽然我聽見我家所養的小貓喵聲一叫。 當我轉頭向小貓望去時,我竟看見小貓的項上系著一條從前沒有的黃絲帶

- 完 -

為甚麼筆者的文章會有不少錯別字和白字呢?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