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大學敬拜隊核心隊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你Sure為義受逼迫真係咁樣?

-100%+

近日在Facebook上瀏覽不同文章時,見到一篇由「華人基督徒義顯社」發佈的文章,題目為《Gay者,樂乎!- 同性戀對身心健康的影響》,文章的作者先指出「Gay」一字有歡樂同時亦有同性戀(其實只限男同性戀者)的意思,同時作者問讀者們,覺得同性戀者是否真的如此歡樂呢,然後開始指出同性戀者有很多心理上的問題,例如患情緒病、抑鬱,甚至出現自殺傾向。之後作者指出同性戀者患愛滋病的機會很高,是因為他們「異於常人」的性交方式,最後作者就用這些資料說明「同性戀者身心健康都比一般人差,Gay者,不一定樂乎!」來總結文章。

這樣以偏概全且嚴厲指控同性戀者的文章,當然引來不論是同志網友甚至是教內人士批評,但我相信發佈這文章的人,可能會覺得自己沒有做錯,認為眾人的攻擊正是「為義受逼迫」的結果,所以即使留言區內多少網友去指出文章的態度問題、邏輯問題,該發文者仍然堅持己見,絲毫沒有願意聆聽別人意見的表示。

猶記得之前在一次講座中聽到陳龍斌教授指出香港教會有被迫害妄想症(有關講座文章記錄連結),經常害怕被政權迫害而選擇保持沉默,但今次事件讓我覺得,基督徒有被迫害妄想的前題可能是,基督徒先去迫害人才會反被「迫害」。這次義顯社的事件無疑就是他們先去對同性戀者作出一面倒的負面評價,才招惹網民的憤怒,而過往在香港教會中最「為義受逼迫」的例子,莫過於518的「愛家」遊行,基督徒雖然口裡說不是針對任何群體,實際卻是高舉旗號來公開攻擊同性戀群體,然後近期的Pokémon Go禱文亦是一例,如此「派膠」的行為,一旦冠以「為義受逼迫」的美名,這些行為就得以被合理化,再令大部分香港信徒都自我感覺良好。但真正的為義受逼迫是這樣嗎?人們真的是無故辱罵憎恨基督徒嗎?

再者,受逼害的人果真是基督徒?

persecuted for righteousness

「為義受逼迫」在原文中的「義」是和上帝有很大關係的,意思可以指在上帝的標準下的一種公正或公義,而「受逼迫」是指因著信仰的緣故而受害,我倒不認為上述基督徒的行為是在實踐一種義,更不是為信仰的緣故而受害,反同、恐同應該不是信仰的核心或真理,頂多只是教會習以為常的傳統。那麼他們的「為義受逼迫」是在做甚麼?

義顯社的文章與518遊行,實質就是將同志群體污名化,一面倒的宣傳有關同志的負面失實的數據與新聞,教會即使得不到公眾支持,也讓信徒信以為真,對同性戀者產生仇恨情緒甚至懼怕他們,覺得他們就是非常污穢的大罪人。Pokémon Go禱文同樣指控遊戲會讓邪靈入侵玩家的身體,或者撒旦會用此遊戲來迷惑人心,玩家被形容為只因跟隨熱潮而玩遊戲,卻幼稚無知的不知其中禍害,因此基督徒玩家們在教會內就會被冠以「不屬靈」、「世俗」的稱號,在教會外公眾卻拿這禱文來恥笑。再看之前佔領期間,基督徒被冠以「耶撚」的名稱,就是因為很多教會的牧者與領袖均在講道和教導中將佔領運動越描越黑,將參與佔領的信徒定性為不順服神(其實是教會執事吧)的失敗基督徒,這樣的教導當然引來社會上部分人不滿,教會卻上下一心覺得這就是「為義受逼迫」,但真正被傷害的只會是被教會定罪的人。

當基督徒再形容自己是「為義受逼迫」時,不妨先搞清楚有多少人在我們受逼迫前,已經被我們迫害了。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eugJT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