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囚禁上帝。


Charis Hung 2014年12月31日

From: http://china.ucanews.com/wp-content/uploads/2012/06/W_torturenew.jpg

對於信仰與我這個人的形成,我想,是無法分割的。我不敢大口氣講我在生活當中把上帝所有的真理完完全全的實踐了,但如果說我在生活當中時時考慮上帝的真理與教導,我想也不為過。可能我會做得不夠做得不好,但上帝在我的第一位,是無庸置疑的。或者因為這樣,我時時充滿掙扎與痛苦。

話說早前寫了一篇《耶穌一出世已經害死哂伯利恆入面兩歲內既男仔》,說是寫,也不過是把詩班各人的分享拼貼而成而已。沒想到引起了一點點迴響,有共鳴或促成一點點反思,著實令我感到欣喜。因為在與班員分享的過程之中,同樣令我對聖經的理解更立體更深刻,不再只看為一個故事。但有些留言頗令我詫異,叫我再重新思考何為信仰。

有人說:請不要把聖經/信仰/耶穌拉進政治之中。政治很污穢,我們的神是很聖潔的,請不要混為一談。政治污穢;神很聖潔,獨立來看,我十分極度超級同意,但信仰是否容不下政治?我是毫無保留地反對的。信仰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信仰是傳福音嗎、信仰是關愛弱勢嗎、信仰是憐憫慈愛嗎、信仰是公義審判嗎、信仰是認罪悔改嗎⋯⋯?信仰都是這些,但信仰不單是這些吧。信仰不就是影響你整個人生嗎?你考試溫書關佢事、你孝順或憎恨父母關佢事、你將來搵工關佢事、你拍拖對象關佢事、你做每一個決定都關佢事,基督徒最喜歡講的不是「所有事情都在上帝手中」嗎?

既是這樣,何以獨獨政治不能牽涉信仰?上帝的大能豈有一部份竟不能插入?上帝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強大很多。你說政治很污穢,我卻覺得污穢的從來不是事物,是人。然而,耶穌面對人的污穢,祂說的是:「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太2:17) 我倒覺得污穢的地方才更需要信仰與福音,因為上帝是光,能顯出黑暗,能改變黑暗。我認識的耶穌從來不是明哲保身的人,否則祂不會潔淨聖殿,不會在安息日治病,更不會走上十字架,祂大可以作為木匠的兒子安份守己過完一生。但祂沒有。

有人說:民主沒有在聖經出現,上帝不曾支持民主。憑我淺薄的知識,我相信是真的。不過我也想問一個問題,聖經是否有一處曾指出上帝反對民主?如果有,我倒是虛心受教,我會再調整自己在爭取民主道路上的心態。在我的信仰經歷中,很多時候,上帝往往給予我們很大自由,只要不違反真理,上帝總容許我作任何選擇。既是這樣,為何要對民主存有如此大的誡心?我不厭其煩再講,支持民主的人沒有覺得民主萬能,只是就香港現在的情況而言,民主暫時是最好的方法,以解決上位者對人民的剝削,僅此而已。因此我們爭取,因為我想起上帝講愛人如己,我自問,沒有變態到喜歡被人剝削,所以我們要為不公義發聲,甚至抗爭。聖經確有講要順服掌權者,但聖經不也記載更多反抗不公義的行動嗎?否則,以色列人現在還在埃及為奴。你說,那是神的旨意。那麼,你如何得知現在抗爭不是神的旨意?我不確定,但我按著聖經所教的,去行我當作的事。

有人說:我在擔心有人把民主置於比神更前的位置,成為偶像。似乎這樣的擔心,在傳道人牧師當中尤為盛行。我理解,但又有一點不憤,也覺少少的悲哀。我理解因為聖經或很多例子總引證了不同人都因過於重視某物而漸漸遠離神,例如以色列人拜金牛犢求平安、學生為考試不返團契、團友和不信的人拍拖離開教會等等等等。而我不憤在於持這樣信信念的人似乎仍然不明白我們為何要走出來。我們站出來,不單為爭取民主,更是因為看見社會種種的壓逼及不公義。如果要舉例子十萬字也不夠我寫,簡單的就像唐英年梁振英僭建事件明明證據確鑿,居然到了現在這刻,還是沒有受到任何處分,其中一個居然仍是特首。知法犯法,講破壞法治,誰與爭鋒?這些,你可看見?你可曾發聲?

與其說我們把民主置於前,不如說因為我們深刻領略上帝所教的愛與公義,所以再艱難,我們也不曾放棄。我們沒有遠離神,我們是在學習更像耶穌。然後悲哀的是,我看見很多牧者對自己的羊竟如此沒有信心,不信我們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也不信我們是為著上帝的緣故在努力。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信仰只局限於教會,只局限於事奉,只局限於傳福音?9月27日,我選擇了坐在添美道沒有返團契,牧者第一時間提醒,不要置民主先於上帝,其他的都沒有說。我知道牧者們都是出於關懷之心,但你們必須要弄清我們不是因為爭取民主而走出來,我們是因為上帝的愛與公義走出來爭取民主。我懇求你們的明白。

最後,我想這個誤會只屬於少數人,但我還是想講講。有人說:你不是神學生、傳道人、牧師,你不可以解經,不可以引用聖經,以免絆倒他人。我同意解經、引用聖經要好小心,但作為一個平信徒,我肯定我可以分享聖經的。我不敢說我理解聖經一定對,但如果有錯即管糾正我,如果我不說,我可能一世也不知道自己錯了。而且一個信徒不可能不講聖經吧,因為聖經是我們信仰的經典,很多討論最後也是回歸於聖經的。

有人問我,年青信徒,你今天要牧者為你做甚麼?我說,不用太多,請用聖經走教導我明辨是非,不要因為敏感而不說,佔中不佔中、警察是否過份暴力、信徒如何回應,掌權者是否不公⋯⋯我不相信聖經居然沒有答案。然而願意談論的竟是少之又少,即使講又欲言又止,極盡曖昧,在如此需要聖經指引前,竟是請信徒自行思索,明明在同性戀在交友與戀愛在戒賭戒毒在慈善事務上前教會是毫不怕洗腦之嫌,大講特講的。

其實教會不需要政治中立,中立是留給公務員的(雖然我不覺得香港公務員有),教會只要教導我們在上帝的國中,祂是如何看待的,已經足夠。最後要做甚麼,才交給信徒作決定吧。很多人說,請體諒帶領教會的牧者,在上位是有很多限制與顧慮的,如果這是事實,我由今天開始禱告上帝,懇求祢叫我在信祢的永作最卑微,如此我才可以肆無忌憚去思想去分享祢所給我的領受。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