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佬

一名在市井打滾多年,仍在尋找天命的耶能;在教會也少上主日學的不入流信徒。

你的信仰未必是我的信仰 ── 回應薛孔奇「這就是我的信仰」一文

看罷薛孔奇弟兄(下稱“薛生”)刊登在時代論壇的「這就是我的信仰」一文,發覺當中轉折太快、落差頗大。一時大數自己的信主歷程、之後說只是一名普通信徒;先說做任何事都應考慮到後果、及後又說「是否按真理而活乃是最大的考慮,後果並不重要」。到底薛生想表達甚麼?這些轉折引發筆者數點暇想。

一、「普通信徒」?

以薛生過往的信仰生活(薛生自己說的「信主已有六十年,一直以來,從未中斷參加主日學,不是學生,便是教員」)及侍奉經驗(時壇編輯筆按的「作者為前福音證主協會總幹事、前國際福音證主協會總裁及會長」)來說,薛生不用/不需要自謙為「一普通信徒」。這些不對稱的自稱,筆者想到的是鄧小平那個「普通黨員」稱呼。難道薛生想仿照鄧小平以「普通黨員」身份代表黨說話、指點江山?

二、順服掌權者的態度

在下同意權柄是出於神、是神的用人,但保羅在羅馬書十三章中並不是要求信徒無條件地順服掌權者。「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羅13:3)保羅在此有一個前設 ── 掌權者是要賞善罰惡。當信徒身處一個能夠賞善罰惡的政權之下時,按保羅的教導當然要順服。但當信徒身處一個不能賞善罰惡的政權之下、而且政權只會選擇性地遵守其國家的憲法及法律、及按其需要任意解釋其國家的憲法及法律時,信徒應該跟隨保羅的教導還是彼得與約翰在使徒行傳四章的教導呢?

識得讀聖經、一定識得讀埋舊約聖經。在舊約中,當出現任意妄為、專橫不義的政權時,神便興起先知代表神說話,指出他們的不是及呼籲他們從錯誤中回轉。今天,香港的教會內有多少教牧會指當今政權的不是,要求政權從錯誤中回轉呢?

三、兒女要孝敬父母

請問薛生,聖經那一處的經文說要「孝順父母」?

保羅在以弗所書六章1-3節,教導兒女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在第4節便教導父母「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誡,養育他們(兒女)」。父母按「主的教訓和警誡」去教導/養育兒女,回應著五經的要求「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申6:6-7)。當我們將這幾節一併閱讀時,便會發覺保羅想要指出的是不論父母的教導或是兒女的聽從,都要按真理而行。目的是要父母及兒女按神心意生活。但當父母不是按真理教導/養育兒女時,兒女是否要盲目聽從呢?

四、年老是否無用?

薛生在其文章的末段題到他在一個政改商討日後,從一些中學生身上看見了一點點的未來希望,好像自己已經沒有力量再走下去一般了。薛生不用這樣悲觀,聖經中不乏年老又被神使用的人的例子,如摩西、約書亞、迦勒、亞拿等等。以薛生過往的歷練,只要按正意分解聖經,與信徒對信仰、對生活、對時事不斷反省及討論,已經是很好的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