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你心裏想着的甚麼?

2018/9/23 聖靈降臨後第十八主日

(可九30~37)

耶穌對門徒說:「人子將要被交在人手裏,他們要殺害他;被殺以後,三天後他要復活。」(可九31)這不是耶穌第一次對他們說的話。在此之前,在凱撒利亞腓立比附近,耶穌已第一次向他們這樣說(可九31)。這是第二次。在此之後,耶穌還第三次對他們這樣說(可十33~34)。

雖然如此,門徒總是不明白。當耶穌第一次向他們這樣說時,彼得還責備耶穌這樣說(可八32)。耶穌第三次這樣說時,西庇太的兒子雅和雅各請求耶穌在得榮耀時,一個可坐在他的右邊,一個可在左邊,即成為耶穌的左右丞相(可十37)。在這一次,耶穌向他們說了他要受害的話後,馬可和路加都這樣說載:「門徒郤不明白這話,又不敢問他。」(九32;路九45))馬太則說:「門徒就非常憂愁。」(太十七23)

雖然門徒不明白,耶穌都很有耐心的,多次教導他們有關他受苦的意思(可八34~38;十35~45)。在這一次,耶穌也是一樣,以耐心教導門徒。

門徒不明白耶穌的話,又不敢問,但在路上議論。不過,耶穌沒有立刻在路上便問他們,耶穌回到屋裏才問門徒,不是公開的,就是不要令他們感到尷尬。「耶穌坐下」(九35),表示耐心的慢慢的教導他們。

耶穌問門徒:「你們在路上議論的是甚麼?」(九33)他們沒有回答耶穌,但耶穌知道他們所爭論的是甚麼,「他們在路上彼此爭論誰最大」(九34)。

他們的爭論,並不是耶穌所講有關他受苦的事,他們所關心的是誰最大。耶穌的受苦與復活,是信仰的核心,他們不但不敢問,可能是因為耶穌要面對苦難,他們也有可能隨着他面對苦難,這是他們想逃避的。他們不繼續與耶穌談及苦難的事,又不敢問,反之,他們所爭論的是誰最大。

我們不要指責或嘲笑門徒,我們也可自問,當耶穌向我們論及他的死亡和復活,當我們相信耶穌時,究竟在我們心中最記掛的是甚麼?「你們心中所關心的是甚麼?」是耶穌的死和復活,抑或是我們可否得着永生,得着豐盛,或直接說,是豐裕或成功的生活?

耶穌坐下,對門徒說:「若有人願意為首,他要作眾人之後,作眾人的用人。」耶穌又抱起一個小孩過來,站在門徒當中,並對他們說:「凡為我的名接納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納我;凡接納我的,不是接納我,而是接納那差我來的。」(九35~37)

「接納」,或是《中文聖經和合本》譯作「接待」,有「服事」的意思。在耶穌時代,小孩在社會中沒有地位,只是成年人的附從。小孩是脆弱、無能、無助、社會中最小的、被邊緣化、被漠視和被忽略的人。所以當有人帶着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摸他們,門徒就責備那些人(可十13)。現在耶穌叫門徒接納小孩,服事小孩,服事小的。這正與門徒爭論誰為大剛好相反。

要為大,就是要接受人的服事。當未能成為團體中最大的一位,要向上爬時,便是奉承和服事在上或有權力的,怎會去服事最小的呢?

最近香港發生近來少有的颱風。政府在事前的警告,及為有需要的市民安排暫時遷離可能發生危險的住所。這實在做得不錯,值得讚賞。可惜的是風暴過後,沒有關注交通受到暴風的影響,只是希望勞資雙方以互諒互讓來處理返工事宜。結果打工仔在街上等了幾小時仍無法有交通工具返工,所以發出怨氣。特首指這是向她發出的晦氣,但事實上,這是政府沒有危機意識所造成。特首說,沒有法理機制在打風後定為假期,但市民找出兩年前,國家領導人訪港時,他下榻的酒店附近工程被下令停工4天。暴風過後,多個社區環境受到破壞,但高鐵和港珠澳大橋無恙,特首因而感到欣慰。她沒有去探訪受到破壞的社區,反之走去無恙的高鐵車站參觀。國家領導人的安全和這些國家級的建築物,比市民的生命安全更重要。坐在高位的,怎會顧及小市民,關心甚至服事他們?事實上,在香港回歸這二十年,我們所看見的,高官只會奉承國內的領導人,事事以他們的懿旨為依歸,忽視小市民的訴求。

不過,我也不要批評特首和高官,事實上,人都喜歡為大,或只看重服事為上和有權力者。

雅各書二章2~4這樣指出:「若有一個人戴着金戒指,穿着華麗的衣服,進入你們的會堂,又有一個窮人穿着骯髒的衣服也進去,而你們只看重那穿華麗衣服的人,說:『請坐在這裏』,又對那窮人說:『你站在那裏』,或『坐在我腳凳旁』;這豈不是你們偏心待人,用惡意評斷人嗎?」雅各所說的,在今天教會中可以找到嗎?

或許我們會覺得今天人人都重視小孩,例如父母對孩子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